有一個學僧道岫,雖然精於禪道的修持,但始終不能契悟,眼看比他晚入 參禪學道的同參,不少人對禪都能有所體會,想想自己實在沒有資格學禪,既不幽默,又無靈巧,始終不能入門。 心想還是做個行腳的苦行僧吧! 於是道岫就打點二斤半的衣單,計劃遠行。 臨走時便到法堂去向廣圄禪師辭行。        

道岫禀告道:“老師!學僧辜負您的慈悲,自從皈投在您座下參學已有十年之久,對禪,仍是一點消息沒有。我實在不是學禪的根器,今向您老辭行,我將雲遊他去。”        

廣圄禪師非常驚訝問道:“哦!為什麼沒有覺悟就要走呢?難道到別處就可以覺悟嗎?”        

道岫誠懇的再禀告道:“我每天除了吃飯、睡覺之外,都精進於道業上的修持,我用功就是因緣不合。反觀同參的道友們一個個都契機的回歸根源。目前在我心的深處,萌發一股倦怠感,我想我還是做個行腳的苦行僧吧!”        

廣圄禪師聽後開示道:“悟,是一種內在本性的流露,根本無法形容,也無法傳達給別人,更是學不來也急不得的。別人是別人的境界,你修你的禪道,這是兩回事,為什麼要混為一談呢?”        

道岫道:“老師!您不知道,我跟同參們一比,立刻就有大鵬鳥與小麻雀的慚愧。”        

廣圄禪師裝著不解似的問道:“怎麼樣的大?怎麼樣的小?”        

道岫答道:“大鵬鳥一展翅能飛越幾百里,而我只囿於草地上的方圓幾丈而已。”        

廣圄禪師意味深長的問道:“大鵬鳥一展翅能飛幾百里,牠已經飛越生死了嗎?”        

道岫禪僧聽後默默不語,若有所悟。        

諺云:“人比人,氣死人。”比較、計較,這是煩惱的來源,怎能透過禪而悟道呢? 聰明、機智,大鵬鳥一展翅千八百里,但不能飛越過生死大海。 因為小麻雀與大鵬鳥是比較上有快慢、有遲速,但禪要從平等自性中流出的。 所以道岫禪僧一旦除去比較、計較,回歸到平等自性中來,就能有所悟了。        


我把道場建立在虛空,虛空表如來的法身,法身由智慧來證得.要怎麼樣能夠開智慧呢?要聽經聞法. 歡迎邀請朋友到法永師父的粉絲專頁按讚 ,分享結法緣, https://www.facebook.com/wsctsfu https://www.youtube.com/user/wsctsfu/法永師父 (法永師父部落格,慧律長老佛學講座)http://wsctsfu.blogspot.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