妻子在四年前意外车祸去世,四年后妻子回来见我,我终于知道她的遗言是什么,接着我却拿刀子刺向她...


我的妻子在四年前去世了。

某天晚上她和朋友聚会,开车回家的路上被酒驾的车子迎头撞上,她的车子被撞得失速旋转撞上灯柱,最后扭成一团废铁。即使如此惨烈的场面,据说她在被撞后还存活了几分钟才死去。


这几分钟内她完全没办法移动,身体扭曲又破碎,沾满鲜血,她知道自己再也不可能见到我和她4岁的女儿。

她在救护人员把她移出车子前就断气了。


                               

在这四年内,我悲痛、我诅咒,几乎就要放弃自己的生命,但我知道为了女儿我得活下去。我的小女孩,米兰达,她现在是我世界的全部了。

每次看见米兰达绿色的眼眸,就像在看着我的妻子一样。好几次只要想到米兰达会孤孤单单的一个人,我就没办法自我了断,为了她我寻求了各种帮助,经过了一段时间和治疗,我渐渐好起来了。

                                                                                                        

我走下窗台,戒了酒,成为米兰达需要的父亲。


                               

我总是在想如果妻子在死前可以见到我们最后一面,她会说什么话。在我身陷黑暗的那段时间里,我想像着她最后的那几分钟,对此我还是有阴影,但也充满了好奇心。

今晚是她逝世四周年的日子,我想像她和我还有米兰达一起看电影,《星际大战五部曲:帝国大反击》,这是她最喜欢的一部片,看来我的小女儿也有一样的品味,不过她在片子结束前就睡着了,毕竟已经超过她的睡觉时间。


我带她回房间,帮她盖上被子并道了晚安。

我关上门回到客厅,电影还继续播放着,正好播到了黑武士和天行者路克决斗的高潮,就在一切真相揭露前。

路克在屏幕里哭喊著,就在这时候,我听到左边传来了粗重的呼吸声,不是电视里的声音,是其他的东西...

我转过身去看着她,我的妻子,她就站在我面前。                                

“不,这不是真的...这不可能!”电视里的路克哭喊,而我站在原地震惊的无法言语。

她的身体以不自然的角度扭曲著,她还穿着她死去那天晚上穿着的那套衣服,衣服已经褪色还沾染了她的血迹。她那头曾经耀眼的金色头发现在既肮脏又纠结,乱糟糟的披散在她身边。


她的脸庞浮肿,双眼充血,几乎就快掉出眼眶,而她的皮肤苍白的就像月光一样,嘴角松弛的下垂。

“我不想要独自一人...”她哽咽的吐出这句话,摇摇晃晃的向我走来。

我吓到连尖叫都没办法,也没办法做任何事,只能害怕的站着。

我的妻子死了,这是什么残酷的玩笑吗?这不可能...


                               

她又更靠近我几步了。                                

“我想要我的家人...我想要我的女儿...”她经过我身边走向走廊,朝米兰达的房间前进。


不管这东西到底是什么,我马上回到了现实,我不能让她接近我的女儿。

我抓住她的手臂,触感就像冷冰冰的坟墓一样,我可以听到她的骨头在我的手下扭曲的声音,她把脸转向我,眼睛没办法在我身上聚焦。

“我不想要自己一个人死掉,我好孤单。”她呜咽著说,我问她“你想要什么,洁西?”

她把她的手臂从我手里移开,全身以令人作呕的方式缩成一团,“我想要我的女儿来陪我。”

接着她以惊人的速度跳向走廊,我又再一次的抓住了她的手臂,她的手臂几乎就要跟肩膀分离,她转向我对我露出诡异的笑容。

下一秒她将我推倒在地上,发出愤怒的嘶嘶声,她试图想要举起脱臼的手臂攻击我,但是失败了。


我将她从我身上踢开,听到她的腿撞击地板断掉的声音,妻子开始发出痛苦的啜泣声,我趁机跑到厨房抓了一把刀子。

我又一次杀了我的妻子,我深爱的女人,她曾经是我的全部,四年前就死了的洁西。                                

我哭着让她回归尘土,现在米兰达才是我的全部,她不能带走她,她不能带着米兰达回到她该回去的那个恐怖地方。

她的身体一会儿就没了动静,幸好现场没有留下什么血迹。妻子的尸体在我怀里分崩离析,化为尘土,就在这时候米兰达走进客厅问我在做什么。

她说她听到打架声,我告诉她她只是做了个梦,该回到床上去了。


                               


“我爱你,爹地。”她在钻回被窝前微笑着说。

现在我将这些事写下来证明它真的发生过,不是一场梦,这整件恐怖至极的事都是真的。

她再次哭着死去了,在我的怀里,血从她红肿的眼球流过,她试图用双眼看着我,久到我能想起这双绿色的双眼曾经多么迷人。

她对我说了一些话,这些话我一直试图忘记,那些被我藏起来的威士忌可能会有帮助。

经过这些年,我终于知道我的太太在死前到底想说什么,“我不想要独自死去,我想见查理和米兰达,别让我独自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