陰曹地府有一幅給陽間人的對聯!        

地府有幅對聯:        

上聯云:「陽間三世,傷天害理皆由你」        

下聯云:「陰曹地府,古往今來放過誰」        

橫批是:「你可來了」        

 古訓云:「積善餘慶,積惡餘殃」、「作善降祥,作不善降殃」,古人深信因果,對於天地神明都是心存敬畏,認為行善去惡是本份內的事。        

  然而有的人不善於觀察,卻說那個人行善卻沒見到好的際遇,那個人做惡卻也沒見其得禍,因此心生疑義,懷疑善惡報應。        

  這是因為他們不知道,報應有早有遲,比喻形與影是說報應是必然的,一般說來,早報較輕,遲報從重,一切都在天理的安排之中。        

  人如果能明了因果事理,把報應二字反覆思考,擇善而從,自然就會避免惡報,得到善報。        


       



       

  明末清初著名理學家、教育家朱柏廬,一生好道揚善,立品端方,生平不欺一人,不誑一語,「黎明即起」這篇家訓,就是他做的。人們都很欽敬他的人品,神明念他為人正直,有幾次被陰司命去審事。        


  一次,朱柏廬朦朧睡去,見有很多人來迎接他,來到了一個大的衙門,回顧自身,冠履袍服,便即升座。這時看到一個被勾到的人的神識,卻是原來認識的一位鄉人,知他原來曾敬奉神佛,禮誦過經文,然而後來棄善從惡,造業很多,又無善事可補,按冥律註定轉世投入狗胎,變為畜類。        

  朱柏廬見了,心中不忍。便問道:「汝向習經典,還記得么?」要他記得,便是本心不昧,或可挽回。那人答道:「全不記得。」又手寫一「佛」字與他看,道:「汝還認得此字么?」答道:「不識得。」又道:「你持誦的經典,難道也忘記了?」答道:「不知。」只得叫左右把張狗皮披在他身上,只見那人向地一滾,已變了狗形,搖頭擺尾而去。醒來心下戚然。        


       


       

  一到天明,即叫人到某家去打聽,回說:「其人已於半夜急病而死。」為之咨嗟不已。朱柏廬本不欲說這事,所以說者,欲使周圍人引以為戒,庶免墮輪迴。        

  又一天早晨,朱柏廬連呼某人可憐,也是原來認識的人。他的學生問道:「某人現在某處做官,聞他地方上遭遇荒年,賑饑安邊,賺了若干大元寶,正是得意時候,您為何說他可憐?」朱柏廬道:「正為這節事上,不久就有滅門之禍了。」        

  學生問道:「何至於此?」        

  朱柏廬道:「你想百姓遭了凶荒,流離困苦。朝廷令發米賑濟,那地方官實心奉行,一家數口,多領一斗二斗的米,就多延了三日五日的命,便可不至餓死了。今乃瞞心昧己,只顧一身,該給兩口米的,克落了一口;該給一石粟的,克落他五斗;設廠施粥,逼迫大戶捐米捐銀,開消公用;粥中和入冷水石灰,又限定一人一碗;還有到遲了吃不著的,白白的趕來忍餓,倒弄得死者無數。官府漠不關心,只願死者多,食者少,便可多落幾擔米,多賺幾萬銀子。這罪孽哪得不重?昨夢呈到一宗案卷,冥官叫我判定畫押,上奏天曹。予細閱卷宗,乃是侵盜賑米的官吏罪案。罪之輕重,照他侵盜多寡為定。輕者暴死,重者滅門,貶入地獄中,轉世為牛馬,為犬豕。今某之罪,正犯極重一條。親友幫辦分著的,罪亦不免。不久就要勾到,故我深為嘆息。地府有幅對聯上聯雲『陽間三世,傷天害理皆由你』,下聯雲『陰曹地府,古往今來放過誰』,橫批是『你可來了』。冥報全視人為,命好者必循天理而行,命歉者尤不可再傷天理也。你們日後倘得出仕,總要愛民之心,切勿假公濟私。我恐某人的一家,就有凶信到了。」        

  果然隔了月余,傳得信來,說某人合家染了時疫,父子四五口,不上數日,相繼而亡。學生始嘆朱柏廬的話果然一毫不差。        


       


       

  善惡有報是真理!而當今卻逆天叛道,破壞傳統信仰、道德和人們的正信,更不尊重生命,鼓吹無神,無佛,無道,無前生,無後世,無因果報應,製造了無數人間悲劇,把人們拖向一條不歸路,為天理所不容。        

  回歸天理、道德、良知,個人和社會才會有光明美好的未來,這才是明智者的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