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陽高高掛在天上,晴朗朗的天空中一絲雲彩,照在人身上暖洋洋的。這天,馬俊和未婚妻小米高高興興乘車去縣城購買結婚的家電。


       

馬俊和小米是一個村裡的,都在蘇州打工,兩人利用這次回來看望小米生病的父親,約好了先把家電買了,元旦回來就結婚。兩人手拉著手下了車,甜蜜蜜地憧憬著未來的幸福生活,說笑著不知不覺已到了家電大世界廣場前的十字路口。


       


       

翻拍toments下同

只見廣場邊的一個路口圍了一堆人,馬俊以為又是廠家搞什麼促銷的,剛要走過去看看,小米緊拉了他一下,小聲說,人多的地方別去,身上帶著一萬塊錢呢!


       

好奇的馬俊也不知是不是沒聽見小米的話,忍不住還是擠進去踮起腳伸長脖子朝裡張望,原來是個70來歲的老漢跌坐在地上,血把一條褲腿都染紅了一大塊,老人顯然是被車撞了,正抱著受傷的腿大聲呻吟著,疼得臉都扭曲了。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老人向四周圍觀的人求救著,「好人啦!幫幫我,我不會賴上你們的!」可圍觀的人聽了一個個直往後退,這種事還是別沾上為好,誰也不肯上前幫助老人。這年頭好事做不得,你幫助了他,到時他一口咬定是你撞的,你渾身是嘴也說不清。就等著倒霉吧!

小米緊緊抓住馬俊的手,手心裡滿是汗,一不留神馬俊已經衝了上去,「大爺!你沒事吧,我送你去醫院!」說著抱起老人攔了輛的士直奔醫院,站在一旁的小米急得滿臉通紅,只好也跟著鑽進車裡去了醫院。


       

老人進手術室之前拽住馬俊的手說 「小夥子!你是個好人!好人會有好報的!」

醫生們得知馬俊是做好事把老人送進醫院的,都說這個社會見義勇為的人還真不多,說著向他投來敬佩的眼光,小米心裡也美滋滋的。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醫生們推著老人去CT室檢查了,兩人這才想起今天來城裡的正事是購買結婚用的家電,看看時間十一點多了就準備離開。正要離開,卻被幾個男人攔住了,「小夥子!留一步說話,做人怎能這樣呢,撞了人想走是不是?別演戲似的真像個活雷鋒似的!」說著圍了上來。攔住馬俊和小米的是老人的三個兒子,他們聽說老父親被人撞了,趕緊一路慌慌張張追到醫院來了。


       

馬俊剛要解釋,可老人的兒子們哪有讓他說話的份,拉扯中馬俊的衣服被扯破了,藏在口袋裡的一萬元掉到地上,正要彎腰去撿,卻一把被老人的兒子們奪去,「這是我們買結婚電器的錢,你怎麼能搶!人真不是我撞的,你們要是不信可以等老人出來親口問他。」馬俊大聲喊著冤,老人的幾個兒子才不管馬俊哪裡的錢,「正好給老人交住院費!」小米這才意識到被訛上了,急得眼淚都下來了,一個勁掐馬俊的手,「讓你不要多管閒事,你偏要管,你看,這下跳進黃河也說不清了!」


       

馬俊一下子陷入了困境,怎麼解釋都沒人信,小米早氣得臉鐵青,哭著跑了。老人的三個兒子把馬俊圍在中間,一起在手術室前等老人從手術出來,只要老人開口說一句不是你撞的,我們立馬把剛才的錢給你,還得感謝你救了我們的父親,一定好好感謝你!

馬俊只好耐著性子在手術室前等著,他想只要老人出來就真相大白了,老人臨進手術之前還說自己是個好人呢!再說做人是要講良心的,這麼大年紀了也不可能訛上我。

5個多小時後,老人被從手術室裡推出來,睡著了一樣,馬俊剛要衝上去,醫生攔住了他,老人麻醉針還沒醒,有什麼事要等一會,馬俊只好在老人病床前等著,可老人就一直昏迷著,馬俊心裡暗暗叫苦,老人家您可要早點醒來呀!只要您一句話我就解脫了。



       

醫生說,老人因失血太多,一時半會不會醒來。馬駿聽了急得眼淚「嘩」地流了下來。

兩天後老人終於醒來了,睜著眼睛茫然地看著周圍的人,好像誰也不認識了。醫生說,老人被撞到時腦部受了重創,屬於中度腦震盪,幸虧頭部沒有瘀血,只是暫時的失憶,很快就會恢復的。來醫院瞭解情況的小米聽醫生這麼一說,立即和馬俊在醫院裡大吵起來,最後氣得一跺腳又哭著跑了,馬俊打她的手機她怎麼也不接,最後乾脆關機了。


       

看來只有等老人恢復記憶了。馬駿知道這回老人不開口真的說不清了。

在馬俊的精心照料下,老人一天天好了起來,可就是不說話,眼睛茫然地誰也不看,馬俊卻瘦了幾斤,為了幫助老人恢復記憶,他每天總買好幾份報紙讀給老人聽,還給老人講笑話,只是希望老人早日恢復記憶,給自己一個清白。


       

病房裡住著3個病人,一個是下雨天跌倒的50來歲鄉下人,腿斷了,還有一個叫沈小美的姑娘照應自己出了車禍的父親沈建山,沈建山長得人高馬大,是個貨車駕駛員,早和老婆離了婚,一個人拉扯著女兒過日子。他開車時打盹撞到一顆大樹上,幸虧是夜裡沒傷到人,自己卻被撞得不輕,渾身纏滿了紗帶,沈小美一個姑娘家每次給父親翻身都累得夠嗆,馬俊見狀總是主動走過去幫忙,沈小美從心裡十分感激他,得知馬俊是做好事被冤枉的,也憤憤為他不平,心裡暗暗為馬俊的事著急。


       

馬俊堅持每天為老人讀報紙,把上面有趣的故事講給老人聽,老人臉上漸漸氣色多了,可就是言語太少,想不起來到底是誰撞了他,每當馬俊問起這件事,老人總是一臉的茫然,眼睛失神地望著窗外,好像在努力回憶什麼。


       

一天,馬俊正在給老人講笑話,醫生來催馬俊趕緊去收費處交錢,否則老人明天就要停藥了。馬俊愣了一會,想想老人的恢復一天比一天好,反正事情已經這樣了,不能半途而廢。只要老人好了,恢復了記憶,還他一個清白,自己交的錢就算暫時墊付。就跟老人商量回家一趟拿點錢給老人交住院費,老人聽了眼淚吧嗒吧嗒直往下掉,可就是說不出一句話來。馬俊趕緊哄老人開心,我不會離開你,再說我一走這麼些日子不就全就白費了,這個黑鍋一輩子都說不清。


       

想想老人住院這些日子老人的兒子們一個都沒來看過,馬俊心裡酸得直想哭,這叫什麼事,真是好人做不得呀!


       

馬俊安頓好老人就拜託沈小美臨時照顧一下老人,他回家想辦法籌錢。沈小美很爽快地答應了,讓他放心回去,老人這邊有她呢!這讓馬俊很感動,換上其他人頭早搖得像撥浪鼓,怕馬俊腳底抹油溜了。


       

馬俊回家準備動用元旦辦喜事的錢,爸媽知道馬俊是被冤枉的,知道他心裡比誰都憋得慌,卻什麼也沒說,想想這冤枉事一家子抱頭大哭。小米不知從哪裡知道馬俊回家拿錢,趕來見一家子哭喪著臉,也沒有一句安慰話,劈口大罵馬俊是天下第一號窩囊透頂的大傻瓜!如果馬俊再敢往醫院裡扔一分錢,從此兩人一刀兩斷,說完揚長而去。馬俊想想還是拿了一萬元趕緊去了醫院。

馬俊去醫院收費處交錢時,收費處人員告訴他,兩個小時前不是有人剛給老人交了一萬元嗎?馬俊以為自己聽錯了,讓再查查,看是不是誰交錯了,收費人員又看了看收費記錄,沒錯呀!73床,彭萬里。馬俊這才知道老人叫彭萬里。馬駿心裡納悶誰給老人交了住院費呢?


       

馬俊心裡大惑不解,難道肇事者終於良心發現,給老人送了住院費,可他自己為什麼不肯出面,非要把這個黑鍋給自己背呢?


       

想想小米一提起錢就剁指頭似的亂跳,翻臉不認人那模樣,馬俊心裡真是傷心透了。如今有人悄悄給老人交了住院費,更證明自己是被冤枉的。


       

馬俊立即高興地給小米打電話,告訴她有人把老人的住院費交了。可小米的手機裡語音提示此號碼已停機。


       

馬俊看到事情漸漸有眉頭了,即使老人回憶不起來,只要找到這個給老人交費的人,自己也算解脫了。可到哪裡找到這個給老人交費的人呢?茫茫人海中,瞎頭蒼蠅似的想找一個人簡直比大海撈針還難!

       

老人在醫院裡一住就是半年多,馬駿問急了他也說不出個所以然來,馬俊急得夜裡睡不著覺,滿嘴起泡,可也沒一點辦法。更急的是老人的兒子們完全把老人扔給馬俊了,不聞不問,就像沒這個父親似的。讓馬俊傷心的是小米見他做好事把自己給黏上了,還倒貼了兩萬元,氣得把馬俊給他買的金戒指、金項鏈全託人退給了他,她不想和這個世界上最大的傻瓜過一輩子。馬俊想想這個窩囊事找了個無人的地方大哭了一場,回到老人病床前還得裝著一副笑臉給老人講笑話,哄老人高興。


       

沈小美的父親在馬俊的幫助下,身上一點褥瘡沒生,很是感激這個心地善良的小夥子,相信好人終有好報,馬俊被冤枉的事情一定會水落石出的。


       

又過了一個月,馬俊奇怪醫院怎麼沒催交住院費,去一詢問,老人的住院賬戶上又多了一萬元,收費處人員還交給馬俊一個厚厚的信封,說是交費的人讓交給馬俊的,馬俊忙問那人長什麼樣,收費處小姑娘搖搖頭說,一個穿風衣的高個子男人,帶著墨鏡,看不清臉。


       

馬俊撕開信封,嚇了一跳,信封裡是一疊鈔票,數數又是整整一萬元。馬俊真懵了,肯定是肇事者,可這個肇事者,既然花了這麼多錢,為什麼不肯露面呢?難道真的有什麼難言之隱?再大的難言之隱也不能讓自己這樣不明不白地替他背黑鍋呀!

馬俊找了個機會回家找小米,想把這些奇怪的事告訴她,請她原諒自己,雖然小米這樣,他還是喜歡她,不過心裡對自己救人的事一點不後悔,怎能見死不救呢?這社會人的良心都到哪裡去了。馬駿趕到小米家,小米正和她媽在家裡看電視,見馬俊來了,小米看也不看他一眼,轉身進了自己的房間,「嗵」地關了門,任馬俊怎麼敲再也不肯開門。好一會小米媽才支吾著告訴馬俊,小米快和鄰村的王二結婚了,以後不要再來找小米了。


       

馬俊回家喝了半夜的悶酒,爸媽怕他想不開,有個三長兩短的,就一直枯坐在一旁守著他,一家人什麼話也沒說,流著淚嘆了一夜的氣,只盼著老人早日康復,恢復記憶,說明馬俊不是撞他的人,馬俊只是做了一件好事。做好事卻遭了這麼大的罪,老天爺不睜眼呀!


       

清晨,馬俊從家裡趕頭班車到縣醫院,走進病房一看老人的床是空的,以為走錯了。揉揉眼睛一看,沈小美他們都在,沒錯呀!只是病房裡的人都看著他,誰也不吱一聲,空氣凝固了一樣,沈小美眼睛紅紅的,見了馬俊再也忍不住「哇」地哭了。

原來,夜裡凌晨兩點多,老人突發腦溢血,雖然沈小美第一時間通知了值班醫生組織搶救,可老人終因年事已高,併發心率衰退還是去了。

       

馬俊猶如五雷轟頂,雙腿篩糠樣抖起來,好一會才醒過來似的,他瘋了樣衝到醫院太平間撫著老人冰冷的屍體嚎啕大哭……

馬俊正哭得傷心,老人的幾個兒子帶著一大幫子人也趕來了,個個對馬俊橫眉冷對,恨不得一口吞了馬俊似的,掛著淚痕的個個臉上寫著:好小子!法庭上見!有你好受的!

正當大家哭得一團糟時,一個高個子男人快步走了進來,他自稱是縣天平律師事務所的高律師,自我介紹完畢就大聲問誰是馬俊,馬俊以為是老人的兒子們請來跟自己打官司的,正哭著,也沒理睬他,想想自己稀里糊塗做了件好事,現在弄不好還要坐牢,哭得更加傷心……


       

高律師把老人的幾個兒子和馬俊召集到一起,清清嗓子,宣讀了老人的遺囑。現將彭萬里的遺囑公佈如下:


       

「我謹此聲明,馬俊不是撞我的人,他是在做好事,小夥子是我所遇到的最大的好人!我72歲了,說不定哪天一覺就醒不來了,可我不能昧著良心讓好人背黑鍋,特請高律師起草了這份遺囑。如果有一天我突患意外,一切與馬俊無關,任何人不得為難他。本來手術後我早想說出事情的真相,可我對誰說呢?你們這些不孝之子,整天忙著自己的生意,只顧拚命賺錢,把我扔在醫院裡就不理不問,逢年過節也是任務式的拎點禮物走走場,是馬俊的精心照顧讓我重溫了久違的親情,享受了最後的幸福時光,如果不是馬俊我也許早不在人世了。看著他的痛苦樣,我心裡也很難受,為了讓他以為我還沒恢復記憶,繼續照顧我,自私的我只好請高律師給我不斷續交住院費,還讓醫院收費處轉交一萬元給馬俊作為我對他的補償,之所以這樣做,是因為我太孤單了!太孤單了!連個說話的人都沒有,馬駿每天給我帶來了快樂。都說積穀防饑,養兒防老,可我生了你們辛苦把你們撫養大又有什麼用呢?為了感激馬俊對我的悉心照顧,我決定把自己名下的一處房產及5萬元存款全部留給馬俊!好人得有好報!希望你們千萬不要為難馬俊,這樣我在九泉之下也安息了。切記!切記! 父:彭萬里於2007年9月18日」

 

聽完高律師的宣讀,老人的子女個個呆了一樣,哭得傷心欲絕,他們誰也沒有提出異議,流著淚深深給馬俊鞠了一躬,走了。

馬俊做夢似的愣在那裡,好久才「哇」地放聲大哭,「我真是被冤枉的!我終於清白了!」

請分享出去讓更多人看看這個故事,好人有好報!天公一定不會虧待做好事的好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