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此看大图片

2013年,德國《時代周報》刊登了一篇題為「下單訂購心臟」的文章,文中引用了以色利心臟移植患者史提克利茲的例子,來說明中國­從事器官移植的醫生,能夠提前「預言『捐獻者』死亡」。 


史提克利茲在以色列長期等待心臟移植,他的親屬在網路問遍其它國家,都沒有找到可以移­植的心臟。但他到中國後,住院僅一個禮拜,大夫就通知他,隔天就有一顆­新的心臟......也就是有一個人會在指定時間死亡。在中國,這樣的事情並不是個例,而是大量存在,並且持續了十幾年。

國外一些醫生注意到了中國器官移植數據的異常。

達蒙‧諾托醫生:「我們醫生團體在1990年代末、2000年初注意到,中國的器官移植數量從一年幾百例,一下竄升到幾千例。在大約5年時間裡,中國從原來的排名不到前50,變成世界第二位。我們不明白他們怎樣能增長的這樣迅猛?從每年幾千例,到1萬例、1萬2千例……卻沒有任何正式的器官捐獻系統,或器官捐獻的分配製度。」

在美國,肝、腎的移植需要3到5年的等待期,因為病人必修要等出了車禍、或意外死亡的人,還要配型成功才可以用。

而在中國,基本上只要有病人需要,就能拿到肝或者腎,很多時候等待時間只有一周甚至幾天。因此中國有一段時間出現了「國際移植旅遊」。很多國家的病人人都到中國去做移植,就像度一次假一樣,只要十幾天,就可以換到他所需要的、配型過的肝或者腎。

更可怕的是,很多醫院可以在一天內做很多台器官移植手術。比如重慶第三軍醫大學的新橋醫院,曾經一天內做了24台的腎移植;天津第一中心醫院,一天做了24台肝、腎移植;福州軍區總醫院一天做16台;中山醫院一天做19台......這樣的醫院,在網際網路上報導過的,就有42家,規模非常龐大。

為了找出中國大量器官到底來自哪裡,醫生們成立了「反對強制摘取器官醫生協會」,對中國的器官移植情況展開詳細調查。取證非常困難,因為在中國不可能進行獨立的第三方調查。但根據從中國逃離的囚犯的報告和確鑿的醫學事實不言自明:世界上再沒有任何地方像中國一樣,在幾天之內就能獲得一個器官,如肝臟。為確保達到這一點,必須有一個巨大的供體庫。但中國根本沒有自願性器官捐獻系統能提供如此大量的供體器官。超過10年的調查結果讓人毛骨悚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