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說,最近有心理學家發表了一篇案例研究

視力和失明存在與同一個人身上:她的視覺系統裡有一個閘門

案例說了這麼一個故事

十幾年前,一個叫做B.T.(化名)的德國女子在一次創傷性的事故中失去了視力

當時她接受了一系列視力測試,均顯示她已經完全失明

 

然而眼睛的檢查發現,她眼睛本身並沒有損傷,於是醫生診斷她為「皮質性盲」,失明是因為事故引起的大腦損傷

後來她得到一隻導盲犬,也逐漸適應了黑暗


然而,那次事故帶給她不只是視力上的傷害,在之後的10多年裡,她患上了「dissociative identity disorder 分離性身份識別障礙

 

這她發展出了10多個不同的人格,這些人格輪番控制她的身體。

終於,不堪忍受的她找到心理學家Waldvogel尋求治療

 

Waldvogel認真分析了她的十幾種人格,每一個的年齡、性別、習慣都完全不同,甚至說的是不同語言(有說德語的也有說英語的)

 

他們對她進行了4年的心理治療,突然有一天,神奇的事情發生了

 

那是在一次療程結束後,B.T.突然指著雜誌上的一個單詞,並讀了出來

所有人的驚呆了,這是她失明17年來,第一次能夠看見東西

 

然而當時她並不是她的主人格(那個37歲的德國女子B.T.)

當時,主導她身體的人格,是一個年輕男子

 

她的這個人格,突然恢復了視力......

 

隨著治療的進一步進行。 最開始,只有當她身上的主人格是這個男子的時候,她才會擁有視力


經過後續的心理治療,有幾個人格也恢復了視力

 

在這個過程中,當她在不同人格之間切換時,她的視覺系統裡就像有一個「閘門」一樣,「閘門」打開的時候有視力,關上時就是失明狀態


心理學家開始研究這背後的原因。

他們最初的想法是,有可能是B.T.的一些人格在「裝盲」

於是他們開展了腦電圖測試: 當她切換到「失明」的人格時,他們拿圖片放在她眼前,她眼睛睜得大大的看著圖片。 無論換成什麼又刺激性或是任何可能讓大腦做出反應的圖片,大腦卻對這樣的視覺刺激沒有任何反應。

 

雖然面部表情可以裝,但是腦電波裝不出來。 如果腦電圖真的沒有反應... 那就是真的看不到這些東西。

 

他們認為,B.T.十幾年的失明並不是由腦損傷引起的,更是因為一種「大腦指令」

 

「這更像是一種心理障礙,而不是生理障礙」

 

在經歷了創傷過後,一些病人會希望自己看不見,看不見這樣的世界,來壓抑自己的情緒。 在這樣的意識控制下,大腦會發出「關掉視力」的指令,於是即使是眼功能正常的狀態下,他們也會表現為失明。

 

整個研究下來,科學家發現,大腦在控制一個人的行為和生理功能時,有著難以想像的超凡能力。

 

又經過了一段時間的治療,B.T.現在大部分人格都恢復了視力,只剩下兩個最不願面對這個世界的人格還處於失明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