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上最完美的人生是:「住英國房子,吃中國食品,拿美國工資,還有一點就是娶日本女人。」說起日本女人,全世界的男人(即使很「反日」的)都會認為她們賢惠柔順。我們在很多電影裡看到的日本妻子是這樣的:清晨五六點起床準備丈夫的早餐並預備好丈夫當天的內衣、襪子、襯衣、西服和領帶,連手帕都不能忘記。通常是忙完丈夫和孩子的便當,把他們送出家門,就開始洗衣和清理家務。

晚上,暖好浴水,擺齊菜餚,等候著疲勞一天的「主人」。門鈴一響,溫柔地道聲「您辛苦了」,便是主婦一天「終幕演出」的開始。與其說是與丈夫孩子共進晚餐,不如說是侍伴進餐。席間,主婦須承擔全員的添飯,添酒,收拾等等一切的義務。我問很多日本朋友:「日本女人都這樣的嗎?」他們笑說「不!那是舊式電影……」

有一次問日本朋友,現在他們還穿和服嗎?他說他自己從來沒有穿過,爺爺好像有。褪去與和服一樣傳統後的日本女人是怎樣的呢?在東京的鬧市街上,如澀谷、原宿、新宿或是池袋,總能看到一些著校服裙的少女,對路過的中年男人曖昧地說,「你可以給我錢嗎?」脫下和服的日本女人認為,男人沒有工作就意味著什麼也沒有,她們現實得冷酷無情。到底日本美女,是怎麼樣一種女人呢?

有個在日企工作的中國青年和一日本女醫生相愛,婚後生了一個男孩。女醫生從不拿出自己的工資,一家三口開銷全靠男人。後來由於日本經濟不景氣,男人沒有了工作。於是日本老婆說:「你現在沒有工作,負不起做男人的責任,我無法再和你生活下去。」最後他們分手了。

Advertisement

聽到這個真實的故事,我感到很吃驚。因為他們是自由戀愛,又有了孩子。在日本醫生的工資很高,她完全知道中國男人在日本很不容易,大家應該齊心協力地度過艱難日子才是。脫下和服的日本女人認為,男人沒有工作就意味著什麼也沒有,她們現實得冷酷無情。到底日本美女,是怎麼樣一種女人呢?

日本小女人:糟蹋清純在東京的鬧市街上,如澀谷、原宿、新宿或是池袋,總能看到一些奇怪的人群,尤其是晚上或節假日。她們三五成群,臉故意曬成棕色或黑色,頭髮染成茶色或黃色,身穿睡衣樣的吊帶裙,腳蹬京劇靴般的厚底鞋,旁若無人地說笑著從你身邊擦過。她們的年齡也就是十幾歲,正值花季,但清純似乎跟她們貼不上邊兒。要不是你清醒地知道自己是在東京的大街上,或許會誤以為到了夜叉國。

日本中女人:簡單形容就是「隨心所欲」。 90年代東京曾有一流行語———「花子」。它原是一本雜誌的名稱,後來專指根據購物指南《花子》消費的上班族女職員這一類人。 「花子」利用花容月貌博得中年男上司的「花心」,搞得他們神魂顛倒,甘願破費。有時她們甚至成了攪亂上司家庭的第三者。當然,大多數「花子」懂得玩到恰到好處便收場,而會在遇到自己可心的人時,選擇結婚。但此時她們多數已年紀不小,有些人還玩得早已失去了傳統的貞操。

日本老女人:國人常說「人老珠黃」,但在日本,那些衣著講究、珠光寶氣的女人卻往往是中老年婦女。因為將孩子養育成人後,家庭開支減少,財權盡落她們手中。家庭收入寬裕者將錢花在衣著打扮和交際上的不在少數。不過,拮据家庭的中老年婦女仍是寒酸的。她們是超市降價肉菜的搶購者,電車和地鐵上大聲喧嘩說笑的也常常是她們,羞怯已隨歲月從她們的身上消失了。

看完這個故事後,男人們還會對日本女人有傳統的幻想嗎?
本篇文章摘取自網路


加入賺錢

2.jpg

1.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