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一次,我去广西讲经,大虚法师亲口对我说,本真法师是湖北人氏,曾在云居山参禅多年。有一天黄昏本真法师独自一人在九江一个无人渡口处坐着歇息,忽见二男一女,穿着入时,从江面腾空跃出,飘然若云,从他面前经过,有说有笑,见他也不答理,直向通往九江闹市之大道而去,法师稍作定神,起身跟踪追上,待闹市人多处,便斗胆在其中一人肩头拍击一掌,大喝道:“你们这些鬼东西,到底从那里来?”谁知此三“人”竟不惊不怖款款回过头来道:“从老地方来!”这好像是一句绝妙的禅机,只弄得法师半晌立在那里也未曾参透,醒过神时,三异人却早已不知去向。

  其实,在我们现实生活中,擦肩而过,相视而笑,搭讪问路……,不知有多少人都是其它空间的众生逢缘相遇啊。

  记住我一句话就行:说好话,存好心,做好事,保你相安无事。更聪明一点的人就会行走坐卧语默动静“阿弥陀佛”,这可不能与打妄想,唱流行歌相提并论。若你从我的故事里真有体悟,那就请接受我教你的话:老实念佛,劝人念佛,一片佛心,六时祥宁。

  2、有一个叫海通的法师,精于形意拳法,轻功超绝,话说艺高人胆大,是有三分真实呢。他住在厕所旁,老说那里磁场不好,说自己用功调调。佛言“境随心转”,是要我们修清净心,是用我们放下妄想执着的心来转变外面一切人事环境,转变境界,若不是在如法修证一心处着眼,那还是被境所牵,靠什么气功来转境,终是徒劳。

  那天晚上,道空法师忏愿,决定走时,他也曾神情恍惚,面色乌黑进来问他见到鬼没有?显然,他见鬼了!

  正当道空师忏到悲从心来时,一个女鬼现前了,道空师便出奇地坦然,真心地对她说:“我修行功夫的确不好,很是惭愧,我说的是发自内心的话,若我欠你的命,你就随便好了,若你想要我帮你超度,我就为你超度。”

  说完这番话,他虔敬地礼佛,一抬头忽见白衣观音现前,女鬼倏然消失。

  真是一念佛心现,菩萨在眼前,一念清净一念佛,念念清净念念佛。看来真实心可改变一切是不虚的道理,难怪古来大德皆教诲弟子“一切从真实心中去修”啊。

  3、硕鼠护法

  仁通师,大修行人也,以前常住云居山,和道空师相识于普陀山法雨寺。道曾问他因何不去终南山住,通说:住过,碰到一点魔事。但未说何种魔事及细节。在法雨寺作别后,通师去了天童寺后面的林场一山中废弃的茅棚,据说曾是古时一道场废址。现有五六间小破屋,因荒无人烟,一直闲置,通师以为此地正是好用功处,便安顿下来,后来道空师去拜望他时,见他住得实在自在,且发生了许多很是不思议的好境界。在这里道空师才亲自听通师当面亲口告诉他老鼠护法和当年在终南山居住时碰到的所谓魔事真相。



  他本来是和一位同参从云居山下来要去终南山常住下来的,就在两人搭建茅棚时,突然一只硕大之龙爪横空飞来,抓去了同参半只耳朵,想想还是走吧,赶快离开,看来终南山非他二人有缘之地,于是急往普陀法雨寺而来。

  老鼠护法之事发生在他离开普陀住在天童后山里的时候。

  刚到那里时,老鼠们照样毫不客气地会欺负他这个异乡人。经书、衣服、坐垫不几天就被它们撕咬得七零八落,弄点吃的刚放在那里不到半个时辰就被它们抢先吃个精光。夜晚它们睁着酸枣大小,放着红光的眼睛来回蹿,相互打斗吵闹,搅得乌烟瘴气,知道的人都会说这是老鼠,不知道的肯定会以为是野猫,因为它们最大的个头要一尺半长,猫见它们都会狂奔而逃的。

  后来通师想出一个妙招来了,就是给它们买花生吃,时间长了,他发现这些老鼠真的像朋友似的时常会和他客气起来,倒觉得很是可爱,它们非但不咬法师的东西,而且摆起自尊心的谱来了。

  有一天,弄来一些书籍和食物,担心它们会咬坏,就给老鼠们喂足了花生,直到再喂时,它们会不断地抱起两只前爪推让,实在拗不过去时,它们便用唇齿叼着放在一边去。

  晚上法师因不放心,又用电筒去照了照隔壁房间里的东西,见无损才放心去养息,谁知竟伤了老鼠的自尊心。第二天他一推开门,吃惊不小,老鼠们把满地乱铺的松壳全部弄到墙角处,地上干干净净的,另一旁是他堆放整齐的衣物和食品,完好无损,老鼠们自顾嗑松籽充饥。此事令通师非常感激,每有朋友去拜望他带去美食时,他总会记着先请它们打牙祭。

  可见有缘之地,什么都会投缘,无缘之地,攀缘亦是违缘。

  4、一人修道全家蒙佑

  清修师说他们村上发生了一件非常奇怪的的事。

  有一男子夜宿桥下,忽听得俩精怪说话。

  甲怪说:“咱俩吃了他吧?”

  乙怪说:“不可,此人之妻时常在家念佛烧香呢。”

  甲怪说:“不会吧,他家几时有人可曾念佛烧香呢?”

  乙怪又说:“你有所不知,此人素日不善,妻子却是善人,唯恐丈夫不许其念佛烧香,便在心中默念,在柜子里烧香,已有十五春秋。”

  甲怪最终答应:“那便罢了。”


  此人听后吓得魂不守舍,拔腿就往家跑去,进屋便命妻子打开柜子,妻子想这下糟了,又得一顿好打,只好硬着头皮打开箱子,只见箱内香灰已积有一尺有余,哪知丈夫看后直向妻子叩头,千恩万谢。

  至今随妻信佛笃诚,常劝人向善。

  5、道心弥坚

  那天正午,我去紫霞洞给老道长送一幅观音菩萨显圣的相片。老道长见我上山来,亲切地喊道:“大和尚啊,我要修忍辱呢!”

  “阿弥陀佛,忍辱好啊!”我边回答边走进洞去。

  我拿菩萨像给他时,老人家立刻五体投地给我边顶礼边说:你就是菩萨了。我知道他是在为得到一幅菩萨像而真心欢喜。老道长拉我坐下,说:连续三个晚上都见到一种境界,第一夜,我正在打坐,忽然进来三位美艳女子,进门就脱光了自己的衣服,躺在我的炕上,我这么大岁数了,反正我不怕,只顾念自己的佛,两小时后她们一言不发,自己走了。我知道她们三个是谁,不就是我门口那三只白鼠嘛!第二晚十二点,来一彪形大汉,不停地用一只大手抓我脑袋,但每次只能抓到离脑袋不足一寸远的地方,好像他拼命在抓,有个什么无形的东西挡住他不能伤害我的头,我拼命念佛,念一声他缩小一节,很快缩进地下去了;第三晚,洞口像有人骑着战马,在门口兜圈子,热闹极了,我拿手电筒往洞外照了几下,就消失了。看来我忍的功夫还不够呀!

  我教他念净土五经,好好念佛,求生净土,他说:是!那些老道经常骂我僧不僧道不道的,经常与和尚在一起。可怜呀,他们不懂啊!

  几月后,我上山辞行,老道长欣喜异常地说:“哎呀,大和尚,我住得虽高,心里却惭愧啊,可我现在不看风景也有风景了!”

  这话令我吃惊不小啊!

  6、慧觉法师俗家邻乡阎门村,今多居阎马二姓,地理恶劣,人心不古,性多凶惨,一言不鉚,刀杖相往,时有人命死于是非之间。

  有一阎姓老妪,守寡有年,虽说双目失明,却能自己下厨,又可摸针穿线,幸有一孝侄照顾。

  前两年忽心绞痛引发心藏病卒死,好在侄儿一片孝心,请来居士昼夜助念。三日后忽然复生。居士们见其苏醒,竟相夸功:你可不知啊,我们为你念了三天三夜佛名,累坏了!熟料这老妪非但不喜,反而不屑地抱怨道:“你等根本没有念,只有我侄是真心的。他虽未持佛名,仅诵《大悲咒》,可我就是靠他逃出地狱的。”接着她绘声绘色地讲出了三天三夜去往地狱的真实经历。

  黑白两位无常,相貌畏怖,体高数尺,用铁链锁锁着她的脖颈,强拉硬拽,崎崎岖岖走了好常时间的路,进入一个大黑洞,阴气森然。不一会儿,忽见前方有奇高无比的黑大铁门,好像有五道一样沉重高大的铁门,她只跨过了三道。每到一门前,其门自然张开。而且见往来押解和受刑的鬼卒与罪人无数,鬼卒们拿大狼牙棒照罪人脑门顶上猛击,血如喷泉飞溅,就是把罪人倒插于石礳里边推边听惨叫。等等,应有尽有。与《地藏经》里形容地狱相状一般无二。当她吓得毛骨悚然,进入第三道门槛之际,忽见一十分凶恶大鬼指着一高不见顶,广无四边,大似须弥之黑山厉声道:“瞧你造下的罪业!”话音刚落,一巨石碾从空飞旋,没头没脑砸辗而来,根本无处躲闪。正在她凄惨嚎叫时,她侄儿手拎大铜锤突然出现,一锤就将黑山砸碎一半去。这时有一位法相十分壮严的和尚,身披金光闪闪的袈裟,用金色锡杖一指,另一半黑山像蒸发了一样,一下子不见了踪跻。并告诉鬼卒们说:“她现在是个好人,放她走。”谁知这话音刚落,她就醒了,而且还哀哀地叫唤脚痛。她告诉大家说三天后弥陀会,她要在这一天走。果然,法会间她往生了,很自在。

  这一天众居士们助念很真诚,在也不敢有边念边冲壳子侃大山的人了。同时都在暗暗地思地狱苦,发菩提心呢。

  经言:阎浮提众生,起心动念,无不是业,无不是罪;假使众生所做恶业有体相者,尽虚空不能纳受。居士所见须弥山之相有何奇异?佛说,罗汉得道后,见到以前曾在地狱时的状况,尚且浑身冒汗,汗珠尽是血所凝成。


  闻者焉能不为己道业勇猛精进,为他助念真切用心呢。

請点击下面到專頁按個讚吧,不會令你失望的!

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