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宗三脉七轮的梵穴轮在人体之外。在顶轮处四指之外的上方,离开了头顶,就是梵穴轮的地方,在这里,人体放射出光芒。这种说法,以前认为似乎有点荒诞不稽,但是近年的红外线摄影,已可摄到人体放光的情形,而证实了梵穴轮的可能正确性。据说,红外线摄影,证明任何物体都可发光,植物自然也不例外,最妙的是,当我们离开了坐过的地方三小时后,红外线摄影,仍可摄到我们残留在那里的放射光。







什么是光呢?比方太阳光是光,电灯光也是光,一切都是光。白天有光,黑夜也有光,乃至于到达太空里的黑洞也是有光。万物一切都在放光。所以阿弥陀经上告诉我们白色白光,青色青光,红色红光,黄色黄光,一切物体都有光。现代人应有现代的科学知识,才能对佛学了解更透彻。一切万物都在放光,我们人体本身也有光。人体的光有多大?大约两手平伸展开画一圆圈的范围内都是光,可以用摄影机照出来。现在科学已经证明,一个人动好念头放什么光,动坏念头放什么光,绝对看得出来。所以,修持得正念绝对是清净光明。至于说静坐入定看见放光并不稀奇。所以佛经上常提到佛说法时口中放光,顶上放光,胸口放光,因对不同对象,放光位置有异。一般人不大相信,因为常识不够,我举现成的例子来说明。


平日大家的脸上就有光。有些人皮肤黑得像煤炭一样黑得发亮;修道人气色转好,脸上的光就像桃花色;如果一个人印堂发黑,一路下来黑色无光,一定是将死之人。这是人体光的问题。学医的人,看到人耳圈发黑知肾有毛病,眼角发黑知肝脏有问题,人体内在有毛病,外在的气色、光就透出来。所以,一个人有没有修持,挂在外面的脸色是骗不了人的。

但是,有些人虽然红光满面,并非是道,大家特别注意,要知道这种红光满面,并不是好现象,很可能是气血上滞,或许有高血压,容易患脑充血而致命,莫错以此为是无疾而终,而外行地误会称誉之为“有道之士”。其实真正气机通了,非红光满面,中国人是黄皮肤,应是黄光满面才对,但非黄胆病之黄,这也要分别清楚。

还有人搞双修、采补,把那些杂质引上来,看上去都是红光满面的,但是红光中带着紫色、黑色。一般人不知道,看见黑黑红红的,脸上发光,还以为这家伙有道呢。这些人的脸色就像油没倒干净的炒菜锅,油光油光的,是凡精之气。这样修双修、修采补是往魔道鬼道上走,死后还要下地狱,至少是变畜生,千万不要玩这种把戏。有些牢里面的犯人也是这种脸色,有经验的法官一看就知道是犯罪的,满脸黑亮黑亮的油光,和锅底的油光一样。

这些都要靠自己真修实证过来,才能一望而知。不可再停留在一般宗教性盲目的迷信上。不了解道理谓之迷信。有些人专练眼睛,想修眼通,揭人隐私,不顾自己心行、起歪心思,那坏人头上就有黑光。好人头上有金光或白光。脾气大的人,头上放绿光或红光,都是魔道的光。涵养修持已经到达相当程度的人,头顶上的光就像晴空万里青蓝色的光,这些都是大道理、大科学。

——整理自南怀瑾大师《观音法门(略讲)》《现代学佛者修证对话》《太极拳与道功》《道家、密宗与东方神秘学》

头顶上离开四个指头的地方很重要,叫做梵穴轮。开了以后可以与天人相通。譬如讲光学的研究,我们的身体也在放光。以物理来讲,万物都在放射,我们的生命也在放射影响别人,别人也影响我们。我们放的光现在用仪器可以测到。


我们的光就是像画的佛像那样,我们人站在那里,两手伸开有多宽,一圈下来的范围,光就有那么大。如果你身体有毛病,或者思想不对,呈现的光线就不同了;这是现代医学、科学的一个发明。我们《黄帝内经》也讲到这些,只是没有这么明显。印度的医学讲生命的来源,讲气脉由入胎讲到这里,很明显。所以梵穴轮的光明与思想念头有关。

如果人经常这样低头,这样思考,就是普通讲“垂头丧气”,已经差不多完了。我们中国有一句话形容年轻人了不起的,形容他的神气,好像禅宗有句:“举头天外看,谁与我一般。”就是他的脉打开了。当然现在你们很可怜,读书读得气都不太轩昂,气被两个近视眼卡住了。对不起哦!这也是我的经验,年轻人真可怜,书没有我读得多,虽然我没有你福气,年轻时在很小的蜡烛光下,读了那么多书,但是并不像你们那样近视。而且,我坐在这里不需要转头,两边过来我都看到了。你们戴着眼镜只看到前面,这就关系到生命科学了。所以这些都要自己锻炼回来,或者用药物,高明的医生可以用药物把你拉回来,还非回来不可。这是讲梵穴轮。

我们人呼吸的气,也有一定的范围。凡是我们呼吸时,气可以到达的范围,就是体外的光度也达到的地方,现在科学可以用照相机照出那个光芒。一般来说,人体的光芒,就是两臂伸开画一个圈那么大,那么多。也就是说,呼吸所放射的范围,也就是那样大。除非你经过修持,或者经过打坐得道,达到忘我的境界,那个光照和气的放射才会不同。道家有句话:“天地玄珠,万气本根。”在身心配合下,气有万种的变化。中国人看相,先要看气色好不好,的确是有道理的。

经过修证,呼吸沉静到停止了,绝对找不出妄念来,你要起个妄念都起不来,可是这时知不知道?很清明,这是实际的功夫。这时做到了“有时无息,亦复知无”,至于知道的这个“知”,又是什么?那是另外一个问题。所谓灵灵明明,始终存在。“若息从心出,亦复知从心出”,这句话就要研究了,从心出并不是从心脏里出来,而是说:心念动了。心念动时,有时觉得与光明放射出去了,那时如有旁人经过,这个人马上会受感染,他的心境就会得宁静,或觉一股热流一样传到他身上来。但这是过程,不是好事,这是做得到的。这时候还没有得定,还早,只是普通静坐功夫而已。

现在科学晓得人体会放光,本来每个人都会放光的,到那时,你的气息停止了以后,那个光芒放射得更大。如果讲有鬼神,那个时候,鬼都不敢碰你,老远看到你就躲掉了,阳气盛极之故。

你看佛像都有光,其实诸位,乃至于一条狗本身,都有光芒放射出来。每个人光色不同,心地好的,光色就好,心地坏的就黑色多一点。所以古代画的佛像背部都有一个圆光,这是对的,如果打坐定在那裡,你定得好,那些鬼都不敢靠近你,那里一片电光就放射出来,就是这个道理。

所以学佛修道要真正的修持,不是空话。修持的功德圆满,自然会发光。你们晓不晓得有些众生本身就会发光啊!夜里的萤火虫,本身发光,对吧!那是业力的发光,深海中的生物本身也会发光。每一位佛都在放光,何以众生看不见呢?因为被自己的业力盖住了,所以看不见佛光。等你定慧到了,只要一定,自身光明随时都可以跟佛的光明相接。我们的自性有自性光明,自身也有自身光明。我们常说某人气色好,气色也是肉身上的一点光明,不过凡夫众生之肉身光明被覆盖了,所现出的光像棺材上的油漆--乌漆抹黑的。所以,真正修到了,光明自然显现出来。

真正修到禅定的人,在静坐中会觉得身体内外一片光明,这不是用眼睛看见的。不过有时眼睛发炎也会见到光明,那个不是的。得定时,身体内外一片光明,身体已经没有感觉了,没有身子了,也没有一点妄念,是绝对无分别,清净庄严。这个光明是自性光明,昼夜不变,动中静中都在一片光明中,也就是密宗所讲的,虹光之身。

这我平常不跟你们讲,怕你们听了着相,天天求光明,最后非神经不可。现在告诉你们两个原则,一是心理上没有一丝杂念,二是生理上没有身体的感受了。

你们坐在这里听课,身体有感觉吗?感觉到自己的手脚身子吗?是痛还是乐?在这个境界如果看到光明都不是好事噢!能够不理它,倒还马马虎虎;听过我讲内外一片光明,自以为是放光了,那是疯光。不要乱来!很多人在这个里面看到东西,就说是发了眼通,其实是发了神经。到了内外一片光明的境界,不论在定出定,看这个物质世界都是清净庄严。这样修持的人本身的气象也会改变,脸色好看,放虹霓之光。有许多人自觉打坐放光,但是看他那满脸的病相、死相,比煤炭还要脏。这些都是事实,不是理论。我看同学们打坐的样子,念头没有一个是清净过的,我一看就知道了。你有过一剎那的念头清净,你那神气就不同了,走两步路也不同了。不要以为打坐就是入定,心不清净,搞了半天都白搞了。

請点击下面到專頁按個讚吧,不會令你失望的!

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