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徹夜未眠,床頭燈昏黃的燈光迷離得有些掙扎,我害怕那細小的燈管會燒壞,好幾次開了又關,關了又開。        


       

開燈後,盯著床頭櫃上那本裝訂拙劣、書頁泛黃,並且有好幾個蟲蛀眼兒的古醫術《本草備要》。


       

我的爺爺是清末民初著名的中醫,人世滄桑,爺爺離世已經二十多年了。幾經輾轉,老人家留下的這本古籍善本很有機緣地落在了我的手中。

兩天前,偶然在網路上看到香港拍賣市場舉行的拍賣會現場錄製節目,清末古籍善本《本草備要》在拍賣中以132萬元被一瑞典人收藏。

我激動不已,難道祖上特意給我留下了一筆財富,生活正在拮据中的我彷彿真的看到天上要掉餡餅了。

我又重複認真地看了幾遍那個錄製節目。不錯,書名、年代、作者及外觀等,與我手中的祖傳之物相仿之極。

迅速上網,瘋狂搜索拍賣公司。

上海的,廣州的,北京的,甚至有香港的,一頁信箋寫得密密麻麻的幾十個電話號碼,幾十家拍賣公司。

我非常滿意自己的工作執著和認真,我知道貨比三家的諮詢原則。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我慷慨地給伴隨我多年的電話充值了400元話費,我原來最多也就充200元吧。想著那一百三十多萬元,心裡堅定要排除萬難,全力以赴去投入。認認真真地工作,當然,成功後,換手機、換房、換車不在話下。

9點30分,我一改往日戀床的惡習,一躍而起。

洗涮完畢,胡亂地嚼了片麵包,喝了杯涼水,坐在沙發裡,興奮地在茶几上攤開信箋,掏出手機,開始認真工作。

第一位,相互客氣,我認真諮詢,又相互寒暄。

對方是一個甜蜜而圓潤的女聲,我們相互加了微信。

她讓我把古籍善本拍成照片傳圖片給她。

收到圖片幾分鐘後,對方主動打電話過來,用帶著祝福喜悅的口吻告訴我。


       

李先生,恭喜你,那真是一本古籍,至少價值50萬元。你能否帶著古籍來上海,只要你願意,我們可以出錢收藏你的善本。

我頓時心花怒放,與對方又是相互客氣,我表示了感謝,她表示了祝賀。

第二位,互加微信後不久,對方還是主動打電話過來。

一個粗獷豪放的男人聲音,略帶北方口音。

李先生,你古籍善本價值應該在80萬元左右,你盡快到上海來。恰巧有幾位歐洲的朋友們這幾天要來上海,他們正想購買此類古籍善本,他們是醫學界的。

同樣相互寒暄、客氣。他的態度比第一位還要誠懇。

我心裡更是高興,50變成了80萬,我開始慶幸自己按貨比三家原則的辦事風格。

第三位,100萬。

……

第幾位忘了,出價180萬,對方還顯得極其仗義。

兄弟,別相信其他公司,他們會騙你,你到車站,我們來車站接你。

不同的公司,不同的價格。但都讓我盡快啟程。

我迷茫了,有些不知所措。人性的貪嗔痴,如果侵蝕你內心,你會變得極其脆弱和徬徨。

我該信誰?我糾結著,腦海裡也產生了去上海的念頭,但不同的價格令我似乎明白了什麼。


也許是多日疲憊,這天我很快就睡著了。但夢裡,爺爺居然出現了!而且他老人家臉色不是很好看。




「絕對不能賣那本書。」我問爺爺為什麼,他說,那本書其實之前也被拿去賣掉過,賣掉它的人都會遭遇不幸,還有家破人亡,更可怕的是那本書,還會自己回來。

「可是父親沒跟我說那件事。」爺爺他嘆了口氣說:「我之前其實把醫書留給你大伯,但他也....,最後他也被這本醫書詛咒,而下落不明...而你父親,我什麼也跟沒跟他說,也沒有提起。」

「孩子,現在書是你的,想怎麼做就看你自己了。」我醒來後,發現已經天亮,看著桌上的書,我下定決心了。

我到爺爺墳前把那本古醫書燒了,我害怕我的後人也會經歷如此一幕,害怕他們沒我幸運,也許你們會笑我傻,但這樣做,難道不是免於禍延子孫嗎?

******
看完這個故事,也許你們會說:「好端端的一本醫書,只要心夠正,又何必去毀了它?」但如果把一切的紛爭解決了,或許後代就不會發生這樣的慘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