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家輝的父親是警察,受父親影響,他中學沒畢業就投考了香港警察。四年後,他想當便衣警察,因為只有便衣警察才有辦案和開槍的權力。但他的申請沒有被批准。他離開了警隊,來到李修賢開的萬能影業公司做場記、跑龍套。


       

TVB當紅花旦不棄龍套男        

上世紀90年代,當「苗翠花」一角紅遍南北時,街頭3歲小孩都知道:那是關詠荷。那時站在她身邊的男人張家輝,也許很多人連他的名字都不曾聽說過。


       

「當時就是試著跟她約會,沒想到她就居然答應了。」相貌平平、出身草根,沒有出人頭地的奪目光彩……張家輝說他自己當時都沒底氣,自尊心和輿論的壓力,令他曾多次想放棄。當他向關詠荷提出分手時,紅透天的她卻絲毫不在乎地說:「沒錯,你現在一點都不起眼,但難保你以後也不紅。」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關詠荷和張家輝先後香港無線電視台(TVB),加盟後的關詠荷一發不可收拾,憑藉塑造的「苗翠花」「陀槍師姐」等一系列熒屏角色,成為家喻戶曉的「港劇天後」。而張家輝在事業上仍在二、三線徘徊,和關詠荷的差距更大了。


       

張家輝說,在他最灰心失望時,關詠荷從沒有給過他任何壓力,就算一年、十年沒有拍片和工作,關詠荷仍然會默默地陪在身邊,告訴他:「慢慢來,一切都會有的。」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抑鬱症發病期照顧家輝大姐        

張家輝因患抑鬱症向電台請假一年去了南非,與關詠荷不辭而別。幸虧張家輝兒時夥伴傳信於關詠荷,當她得知後,想要動身去南非,把他追回來。可就在此時,張家輝的大姐罹患癌症。張家輝出生於單親家庭,自幼缺少母愛,和大姐的感情最深。關詠荷決定留在香港,替他照顧大姐。每天拍完戲,她就趕到醫院,守護在張家輝大姐的身邊。大姐見一個大明星每天來侍候自己,很過意不去,關詠荷就笑著對她說:「家輝很牽掛你,他很快就會回來的,是他叮囑我要替他好好照顧你的!」得知大姐病重的消息,張家輝很快回到了香港。他看到悉心照料大姐的關詠荷,感動不已。兩人重歸於好。


       

大姐去世後,悲傷至極的張家輝一下成熟了許多,他一把將關詠荷摟入懷中,喃喃地說:「對不起,我不該拋下你就走,我太自私了。我們重新開始吧,相信從此我可以面對一切了……」

關詠荷撫摸著他瘦削的臉龐,不無埋怨地說:「你真傻,在我心中,從來沒有和你分離過。……」


       

勤儉持家,不換錯尺寸戒指        

一轉眼,兩人已經經過了十年的愛情長跑,熱切地嚮往著婚姻的幸福寧靜。終於,在張家輝求婚後,關詠荷答應了他,兩人一同去選婚戒,訂了一對價格適中的戒指。可是量完尺寸,關詠荷才發現自己量的是左手(女方的婚戒應該戴在右手),而她的左手指要比右手指細許多。張家輝連忙拉她去重新訂做,關詠荷心疼他又要費錢,就說:「算啦,我以後生了寶寶,手指變粗,就剛剛好了。」婚戒打好後,她別出心裁的把戒指掛在項鍊上。


       

兩次小產,仍不放棄生養小孩        

在關詠荷最紅火的時候,她選擇了急流勇退,選擇了與張家輝的造人,完成一個女性一生最完美的角色。但是她曾不幸在2004年及2005年兩度小產。第一次,關詠荷隻身面對,只把傷痛告訴當時身在上海拍戲的丈夫;第二次,張家輝不敢在她面前表露任何異樣,只是躲在後樓梯偷偷哭泣。


       

雖然兩次小產傷害巨大,但是為了家庭,關詠荷在老天眷顧下,在2006年1月24日,關詠荷剖腹生下了六斤重的可愛女兒。從被推進產房後,張家輝一直守護在身邊。當女兒出生的時候,他感動地留下了眼淚,主動向醫生要求親自為女兒剪臍帶,開心得手都在顫抖。


       

關詠荷稱一直想為Brittany添個妹妹或弟弟,但現在兩人已把生育念頭徹底放棄。努力多時卻未能再次成功造人,關詠荷感慨地說:「早幾年我們很努力地去嘗試,但上天始終沒有給我們機會。這件事算是完結了,畫上句號,應該不會再追。」


       

信任丈夫,雙方約定不準探班        

在張家輝和關詠荷之間,還有一個奇特的約定:不允許在對方拍戲的時候去探班。

張家輝說:「作為一個專業的演員,在拍戲的時候難免會與異性搭檔有些比較親密的接觸,比如擁抱、熱吻等一些激情戲。但說實話,如果我在拍這些親熱戲時老婆在場,會讓我覺得很尷尬、放不開,而且會有做錯事、出賣她的感覺。所以我們之間有一個約定,她絕對不會來探我的班,我也不會去探她的班,相互之間有著很深的信任。」


       

夫妻攜手戰勝抑鬱        

幾年前,張家輝在雲南拍《紅河》時患上抑鬱症。「那段時間壓力太大了,因為自己把這部片子看得太重了。」他直言自己從未拍過像《紅河》這樣藝術成分高的電影,「從影以來面臨的最大挑戰,以前拍戲從未覺得應付不過來,這次卻好像覺得壓力無處不在。」他迫切地希望能為觀眾呈現出一個別樣的張家輝,於是,他開始陷入抑鬱症的泥淖中。


       

更重要的是,拍攝地在雲南河口,張家輝度日如年,「想家想得要死,每天都活得很痛苦。來到這裡沒幾天我就想搭計程車走了。」


       

那一年張家輝情緒波動很大、脾氣也很暴躁,關詠荷對他不離不棄,勸他多看書幫助自己宣洩情緒。「她跟我說,如果我自己戰勝不了這個病,就一定要去看醫生。很多人都會有這個病,又不是什麼大病或犯了什麼錯。我忽然懂得怎麼樣把自己完全變成另一個人,而不是演另一個人。」


       

影帝功勞全部屬於妻子        

在關詠荷不斷的開導和幫助下,張家輝終於進入角色,圓滿完成拍攝任務,獲得了圈內人士的好評。緊接著,他返港拍攝了電影《證人》,飾演一個魯莽衝動的古惑仔,在打鬥中跟妻子一起遭遇車禍,眼睛幾乎失明,而他的妻子流產後變成癱瘓,他不得不靠當殺手賺錢來支撐妻子的生命。這個複雜人物的內心,被他演繹得活靈活現,這個冷血殺手得到了觀眾的喜愛和同情。


       

2009年,張家輝終於憑藉在《證人》中的出色演技獲得由香港電影評論學會頒發的人生中第一個影帝獎杯。接著,他繼續吐氣揚眉,力壓梁朝偉等強勁的競爭對手,獲得金像獎影帝。頒獎晚會上,當最佳男主角的頒獎嘉賓念到自己名字時,張家輝愣住了。直到關詠荷上台去擁抱他,他才反應過來笑逐顏開。夫妻兩人激動的長吻將晚會氣氛推向高潮。張家輝將獲金像獎影帝的大部分功勞歸功於關詠荷,他真誠而感激的發表愛的宣言:「因為她為這個家付出,我才能把所有精力投在演戲上,太太是我在娛樂圈最大的收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