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妻嫂嫂竟這樣勾引兄弟...讓兄弟竟這樣對待嫂嫂!逼嫂嫂流淚說出真相!

正文:

大年初三的晚上,和戰友對飲小酌,酒興濃過幾分,他情不自禁的說起了一段困惑卻又難忘且引以自豪的往事。

隆冬的徐州,一片銀裝素裹,厚厚的積雪夾凍沉冰,路人已是舉步維艱,淩晨四點多,小宋擔著兩框新鮮的韭黃寸步寸履的蟻行在黃河沿邊。

退伍後,小宋做起了賣菜的生意,每天起早摸黑趕個早市晚市,收入不高倒也細水長流苦中有樂。

到濟眾橋頭,小宋歇了會抽根煙,聽得路邊 似有呻吟聲哼哼著,尋聲看見一人滿臉汙血十分嚇人,邊上歪斜倒著倆自行車,人就一副奄奄一息的樣子,近前有股濃烈的酒氣撲來。哦喲,碰到酒仙了!

小宋一邊嘀咕著一邊摸那人血污的臉頰,還好,不會要了命。

“摔著啦?”小宋問。
“哼哼”。那人應。
“哪疼啊?”小宋又問。
“哼哼。”那人又應。

完了,得上醫院,今天的菜賣不成了,我送他去,菜就丟這吧,誰要誰拿咯。

離濟眾橋最近的是鐵路醫院,小宋背著那人掛急診時,那人已經昏迷了,醫生把他罵了個半死:“怎麼搞的啊?兩人喝酒喝到這樣不想要命了哦。這人再不搶救就沒治了。”

小宋急忙說:“我沒喝酒,他喝多了,還摔了一跤。”

醫生繼續罵他:“你沒喝有理啊?你把他涼在這冰天雪地裡那麼久要殺了他呀?他已經嚴重凍傷了,再遲會來他一輩子不跟你喝酒。”

小宋摸著腦袋不知道說什麼好,想走又不忍心,就聽醫生的話去把搶救費用繳了。

那人是誰?



丁志明,三十歲上下,昨晚招待山東老家來人喝多了,回家路滑摔倒醉臥一夜路邊,小宋發現得及時,不然真不知道什麼後果呢。

兩小時左右,老丁被救活了,他什麼也記不清,醫生指著站在一旁的小宋說你的小兄弟背著你過來搶救的,不然你活不了了。

老丁驚愕又感激的看著小宋問:"兄弟!我們怎麼會在一起?”,小宋笑了笑說:“老哥!你喝多摔倒了,我路過把你送這的。”醫生很詫異:“你們互相不認識?”那哥倆相視一笑搖了搖頭。

沒多久,得到消息的老丁愛人王曉月急忙忙的趕過來,二十多歲的年齡,身高有一米六八,瓜子臉,大眼睛,很特別的雙眼皮,皮膚白皙,嘴唇性感紅潤,外套毛領皮裝,兩條修長的腿裹著緊腰褲筆直的插在一雙棕色的棉靴裡面,神氣美麗,端莊大方,活脫脫一個青春陽光美少婦。

“志明,怎麼回事啊?你怎麼啦?”曉月迫切的問,紅撲撲的俏臉滿是焦急,志明笑著說:“月兒!沒事,喝多了,現在好了!多虧了這位宋老弟,不然真的會有麻煩。”

曉月看向小宋,一個憨厚的漢子,身高有一米八五左右,粗礦的臉龐,棱角分明,兩條濃密的臥蠶眉守護著一雙心氣神定的眼睛,一件普通合體的風衣,兩手插在褲兜裡一臉無事的神情。

“宋先生!謝謝您了啊!”曉月真誠的表示。

“不客氣的啊!也是碰巧才趕上了,誰都會做,沒事沒事!”小宋有些不好意思了。

一旁的醫生看出曉月是老丁的家人,對曉月說:“你一會把丁先生的搶救費用給這位見義勇為的宋先生,然後來我的辦公室一下好吧?”

曉月覺得醫生有話說,就羞羞的對小宋:“宋先生!真的不好意思,太焦急沒帶夠錢,您留下電話號碼先去忙,我聽醫生說下老公的病情然後聯繫您好吧?”

小宋連忙說:“嫂子!沒關係的!丁哥的身體要緊,這點小錢別放心上,我先走了。”說完,小宋就離開了醫院。

辦公室,醫生神情嚴肅的說:“小王,你要有個思想準備,丁先生的病情有些麻煩,由於受凍時間較長,雖然無關乎生命危險,但是我必須肯定的告訴你,丁先生的男性功能受傷嚴重,今後你們的夫妻生活很難恢復到以前的狀態了。”

曉月一頭黑線,迷茫的問醫生:“有治好的可能嗎?”

醫生遺憾的搖了搖頭。曉月緩緩的退出了醫生辦公室,來到老丁的身邊,拽著老丁的手說:“剛剛醫生告訴我了,一會幫你把臉上的擦傷處理一下就可以回去了,讓你以後不要喝那麼多酒,知道嗎?”

老丁點點頭:“宋兄弟的錢給他了嗎?我還得請他喝酒謝謝他呢。”


曉月說:“有他電話號碼,回家後再聯繫吧。”

小宋到濟眾橋頭,兩框韭黃還在,已經過了早市時間,索性回去算了。

家裡,結婚兩年的妻子抱著剛出生幾個月的兒子在客廳裡晃悠,小宋歉意的說:“老婆,今天沒賣菜,碰到一個摔倒的人送他去醫院耽擱了。”

“哦!”妻子繼續哼哼晃悠著。

第二天,小宋接到了老丁的電話,意思是見個面表示感謝,請喝個酒正式認認兄弟情分,小宋本就是性情中人,為人率真厚道,便欣然前往。

一見面,曉月先付了小宋為老丁墊付的醫藥費,三人坐下把酒敘情。

老丁兩口子是鐵路系統的老員工了,曉月是老丁的徒弟,比老丁小七歲,結婚四年多,感情很好,缺憾的是還沒有孩子,好在兩人還年輕有的是機會。

小宋也簡單的把自己當兵退伍,結婚生子,賣菜養家的情況說了下。

大家心情舒暢為自己多了個兄弟朋友高興開心,臨別了又約定下次的聚會。

幾個月過去,老丁和小宋已然成了推心置腹的好兄弟,老丁為小宋幫襯了不少賣菜的生意,小宋隔三差五的弄些時鮮素果留給老丁,兩人無話不談。

中秋前夕,老丁喝酒忽然猛了,話也悶多了,小宋問:“哥!你有心事?”,老丁一氣喝乾杯中酒,按著小宋的肩膀:“宋弟!你覺得你嫂子咋樣?”

小宋挺了挺腰幹:“咱嫂子沒說的,漂亮,大方,識大體,明事理,對哥百依百順那是一千個好。”

老丁點點頭:“你哥我咋樣?”

小宋翹起拇指:“實誠,情義,對家人朋友那是一千個熱心”。

老丁又點點頭:“可是,你嫂子不肯離婚,不聽我話。”


小宋呼啦一下站起來:“什麼?哥,你喝多了啊?”老丁痛苦的搖了搖頭,又默默的低下了頭,眼裡已淚花閃爍。

原來,老丁知道自己有缺陷已經好長時間了,夫妻倆想了很多辦法無濟於事,老丁灰心喪氣,近段時間一直要曉月分手離婚,要曉月重新找個好男人生兒育女盡享天倫,然而,曉月重情重義,沒有嫌棄老公,對老丁一往情深,恩愛如初。

老丁和自己的妻子又是師徒關係,他怎麼能夠讓這樣一個二十多歲又如此美麗善良的女人為自己守活寡,活受罪呢?老丁和小宋第一次喝了一場悶酒,無解的悶酒。

中秋節那天,小宋一早就約定老丁兩家人聚聚,老丁兩口子也想利用這個節日散散心,就定在兩家中間的一個酒店喝個合家酒,曉月覺得老丁好久沒這麼開心了,更是忙前忙後幫老丁準備了一套新西裝穿著,還幫小宋的兒子買了好多禮物。

下午六點左右,兩家在酒店團聚,小宋的老婆文化不高,但很懂得待人接物的禮數,大哥長,嫂子美的逗得大家分外開心。

坐下喝酒,小宋和老婆先敬了哥嫂,曉月問到小宋愛人兒子怎麼沒帶來,小宋搶著說:“兒子奶奶硬要接過去,想讓我們兩口子難得休息一下,好好陪陪哥嫂吃飯喝酒。”

其實是小宋怕哥嫂看到兒子觸景生情不開心有意讓母親把她孫子接過去的。曉月是個有心人,哪能不知個中原由呢?

便說:“我給寶寶買了禮物,本來想和志明一起認他做乾兒子呢!”

嗯?老丁茫然的看著曉月,心裡也動了一下,這丫頭弄的什麼葫蘆機關啊?

小宋也吃了一驚,這到是沒想到啊!要不還真是個讓丁哥開心的辦法呀!於是便接口說:“嫂子!太好了哦!”連忙拉著老婆站起來敬酒,老丁和曉月也站起來碰杯,老丁意味深長的說:“兄弟!弟妹!咱們兩家這門親戚結定了,緣分呐!”一飲而盡杯中酒。

老丁和曉月回到家裡,老丁問曉月:“月兒!你有這想法怎麼不早告訴我啊?”

曉月抿著嘴一樂:“給你個驚喜,省的你天天念想著那些破事,只要我們兩人過的好,再有個乾兒子不是很美滿嗎?”

老丁苦笑,又鄭重其事的拉著曉月在沙發上坐下:“月兒!我問你啊,你覺得宋弟人怎麼樣?”

曉月看著老丁:“不錯啊!兩口子都是實在人,勤勞,恩愛,顧家,小宋還是退伍軍人,品質好。”老丁又說:“我有個想法,你同意了我們就不離婚,一直過到老行嗎?”

曉月問:“什麼?”


老丁抿了口茶:“我要你跟宋弟好,你們去旅遊一個月,爭取懷上寶寶回來。”

“啊?”曉月驚呆了。

曉月不知所措,滿臉通紅,她怎麼也想不到那麼愛她的老公會把自己推向別人。




老丁又說:“我是個廢人了,我對不起你,你又不肯離婚,說心裡話,我也捨不得你,可是我不能毀了你的幸福和生養孩子的權利,如果我們的計劃成功,我們兩家會更加親密融洽和美。”

曉月冷靜下來,明白了老丁的良苦用心和本意,沒有責備他,說:“志明!我知道你是體諒我,但是你想過沒有,宋弟是個正直善良的男人,即使我們想那樣做,他會願意嗎?如果不願意以後兩家還怎麼相處啊?”

老丁想了想說:“月兒!你要拋棄任何顧忌,一切聽我的安排就會成功。”

曉月低頭沉思了許久,眼淚汪汪的看著老丁:“志明!我們一定要這樣嗎?我是你的女人,我愛你,一輩子不想離開你,你想怎麼做我都聽你的。”

秋高氣爽,稻花飄香。老丁約了小宋在上次聚會的酒店喝酒,酒店名字很好聽,桂花香,一二層經營餐飲,三層以上客房,老丁讓曉月開好了612房,自己在一樓和小宋開懷暢飲,小宋見丁哥今天興致昂然,十分高興,便逢迎左右,推杯無數,兩瓶酒見底,兩人有了八分醉意,老丁說:“宋弟,今天老哥我準備喝個不醉不休就開了房間,你一會可以上去休息,我先去單位辦點事,你下午的菜也別賣了,晚上我們繼續喝個痛快。”

說完,把房卡交給小宋就晃悠著出了酒店。小宋難得見丁哥這樣,不願意拂了他的興致,也迷惑的上樓進了房間一頭栽倒床上。




曉月早就洗漱妥當在衛生間候著,此時她穿了一件從家裡帶來的粉紅色的睡裙,貼身穿著花口邊小胸衣,雙肩披髮,面若桃花,眼波流盼,簡直勝過貴妃出浴了。

曉月知道這次成功的重要性,她真的離不開志明,自己也有隱隱約約的那種嚮往,小宋的英俊相貌也讓她有些怦然心動,女人的虛榮又讓她害怕失敗,她微微的有些顫抖,輕輕的挪動到床邊,凝視著那張陽剛四溢的臉,他的身體也開始了本能的蠕動

一抹靈光拂過小宋的腦際,清晰明亮。他慢慢的睜開眼睛,“我在哪兒?”他不知道是問自己還是問已經情迷心亂至深處的女人。

女人靠近他的耳垂,喃喃的呼來一陣香氣:“你在我的心裡,你在我的靈魂裡,你要了我吧?要了我吧!拿去,給你,給你!”

小宋忽然停止了響應,粗礦的呼吸逐漸的平息,他猛然睜開眼睛,嫂子美麗的容貌躍入眼前,他一個激靈蹦了起來:“嫂子,這是怎麼回事?”

曉月淚眼婆娑,羞紅了玉頸,如實的告訴了小宋事情的來龍去脈。

小宋唏噓不已,拿起床上的毯子給曉月披上,深情的說:“嫂子!我們的兒子也是哥嫂的兒子,你弟妹已經又懷上了二胎,我們商量好了,孩子一出生就立馬過繼給你們,一輩子是你們的孩子。我們兩家有緣分認識交往的情義我十分珍惜,今天我們倆走出那一步,明天我就不配踏進你家的大門。嫂子!原諒兄弟!我不能要你!”




曉月感動含淚著說:“小宋對不起,你是個好人,我們這樣設計你...你還願意這樣幫我們...。”

小宋也紅了眼眶:“嫂子,誰沒個困難的時候?能幫到你們,也算是全了我和大哥的情分。今天就當什麼都沒發生過,咱們以後還是和以前一樣和樂融融可好?”

曉月再也忍不住,失聲痛哭起來。她回去後和老丁提起這件事,老丁聽完經過也忍不住留下男兒淚,從此以後便也當什麼事都沒發生過,依然常和小宋一家往來。只是心中畢竟有愧,於是夫妻倆越發對小宋和他老婆好。

最後小宋的老婆生下了個男孩,小宋也真的依照他所言的將這個孩子過繼給老丁夫妻倆。

夫妻如獲至寶,對小宋只有滿滿的感激之情。幾十年來兩家人來往頻繁,成為世交。即使是他們年老壽終正寢後,子孫輩們也依然往來如舊,成為當地的佳話。

感覺這真是太感人了啊!喜歡這篇文章的話,就點個讚並分享出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