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怎麼回事?一位妻子捨身救丈夫導致下半輩子「全身癱瘓」,丈夫卻狠心表示:「讓我們離婚吧!」原因到底是什麼?(圖片非當事人)        

事情發生在2014年,有對新婚夫妻正甜蜜的進行蜜月旅行,沒有想道到高速公路時,車子突然失去控制,直接撞上了護欄!眼看就要撞上,勇敢的妻子立馬挺身犧牲自己救了丈夫,卻沒有想到,最後失去了下半身的知覺,而醫生也表示說:「她這輩子無法生育了!」        

                           

但她丈夫,朱謙對她不離不棄,還發誓,他會用自己的餘生照顧她。        

「你是為了救我才傷得這麼嚴重,以後我就是你的腿,你要去哪裡我都帶你去。」他說。不僅是朱謙,連公公婆婆對她也更疼愛。        

但俗話說的好:「日久見人心!」隨著一開始的憐惜和疼愛,最後居然演變成無奈和遺憾,事情要從這裡開始說起….        


       

請往下接著看!        

可時間一長,我能感受到他們看我時帶著一種遺憾和無奈。直到有一天,我在睡夢中被一陣爭吵聲吵醒,雖然很快又安靜下來,但我還聽到婆婆隱忍的聲音正在質問朱謙:「醫生說她受傷後不能生育,你打算怎麼辦?」這個消息如同晴天霹靂,再次讓我閃電崩潰。

原來,那場車禍不僅使我失去了健康,也讓我失去了生育孩子的權利。醫生說,我因為腰部以下癱瘓,導致子宮萎縮,根本無法擁有性生活,更不可能生育孩子。家人怕我難過,一直不忍告訴我真相。

一連幾天,我都沉默不語,躺在床上默默流淚。我撕心裂肺地自問:上天為什麼對我如此不公?我也忐忑不安地問朱謙:「我不能走路,不能生孩子,你還要我嗎?」朱謙將我抱進懷裡,柔聲說:「一切都會好起來的,我會一直在你身邊。」幾天後,公公婆婆回老家了。朱謙將我的父母接到家裡,還請了居家保姆。父母看到我意志消沉,一夜之間頭髮全白了。

朱謙對我十分疼惜,他每天上班總是儘可能早回家,買菜、洗衣、做飯;他去我的公司給我辦了辭職手續,讓我在家專心養病;閒暇時,他四處打聽各大醫院,想盡辦法帶我去做康復治療。

在渡過最初的艱難和疼痛之後,我漸漸接受已經癱瘓的事實,但心裡卻始終惶恐難安。我害怕已經癱瘓的我配不上優秀的朱謙,害怕他嫌棄我什麼都做不了。更讓我難以啟齒的是,自從癱瘓後,我再也無法過夫妻生活,而朱謙卻正值盛年,我開始變得敏感多疑。

儘管朱謙曾語重心長地告訴我:「我們夫妻一體,要相互信任。你既然能視我如生命,我又怎麼會棄你於不顧呢?我不是這種忘恩負義的人!」但我依舊自私地想要每時每刻將他禁錮在我的身邊。可朱謙是事業型男人,不可能為我放棄工作。隨著他的工作越來越忙,我的脾氣越來越暴躁。一旦看不到他,我就會莫名其妙地發脾氣。


       

一天傍晚,下班時間已過,朱謙卻還沒有回來。保姆將燉好的湯端到我面前,我心煩氣躁地揮了揮手,將熱乎乎的湯潑了一地,還濺到了身上。保姆急忙給朱謙打電話。半個小時後,朱謙火急火燎地趕了回來,看到我安然無恙,才鬆了一口氣。為了穩定我的情緒,此後朱謙儘可能將工作帶回家做,然後陪在我身邊,給我講笑話。我心滿意足地笑了,絲毫沒有意識到朱謙日漸緊皺的眉頭。

2013年底,朱謙被公司評為優秀員工。我讓保姆做了一桌子菜,要和朱謙一起慶祝。可飯吃了一半,朱謙接到上司的電話,說同事們都吵著要為朱謙慶祝,已經替他訂好了席,讓他趕緊過去。盛情難卻,朱謙答應了。他一掛電話,我的臉就冷了下來,並質問他:「你走了我怎麼辦?這飯還吃不吃了?」朱謙有些為難地說:「大家都在,我不好拒絕。要不我先陪你吃一點,再過去?」我直接扔下筷子,眼淚「嘩嘩」流了下來。最後,朱謙沒有趕去公司的飯局,但是我們的飯也沒有吃下去。

太怕失去朱謙,甚至不允許他跟任何女同事有過多的交往。有一次,我讓保姆帶我去朱謙的公司對面等他。正巧看到他載著一位女同事。回家後,我質問他:「現在我在家裡帶不出去,你就帶別人?別人會替你擋車禍嗎?」朱謙被我一陣搶白說得面紅耳赤,許久沒跟我說話。

第二天,媽媽看我失魂落魄,問我怎麼了。我哽咽地說:「媽,朱謙不理我了。」媽媽以為我受了委屈,帶著我直奔朱謙的公司。一看到朱謙,媽媽就忍不住數落他:「每天只知道忙忙忙,對老婆不管不顧。如果沒有我們家麗麗,你哪會有今天?真是忘恩負義!」媽媽的話引來不少人圍觀,大家對朱謙指指點點。朱謙的臉色很難看。

就這樣,不知道從何時起,我從優雅懂事變得無理取鬧,不知不覺中將朱謙越推越遠。即使在家,朱謙與我也是分房睡,我們之間越來越沉默。

某天一直沉默寡言的朱謙主動提出和我談一談,我答應了。沒想到,朱謙開門見山就說:「我們離婚吧。」我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反問他:「你說什麼?」朱

謙篤定道:「我們離婚吧,我實在是受不了了。」


       

我不斷質問他:「你對得起我嗎?你怎麼可以這樣對我?」朱謙站在那裡一動不動,任憑我瘋狂地廝打。最後,我打累了,坐在那裡放聲大哭。朱謙也忍不住掩面哭泣:「你罵我也好,打我也罷。但是這兩年來,我感覺我們之間似乎已經沒有了愛。這樣的婚姻讓我很痛苦,實在是沒有辦法再繼續下去了。」

朱謙告訴我,這兩年來,他父母雖然沒在我面前表露出來,但是卻時常給朱謙施壓,常常在電話裡感嘆道,哪個鄰居又生了一個孫子,或者是哪個親友又在催他們抱孫子。

半年前,他在一次同學聚會上,偶遇初戀女友葉珊珊。葉珊珊是朱謙的大學同學,畢業後,遠赴英國留學,前不久才回到福州,至今孑然一身。葉珊珊很善解人意,每當心情不好的時候,朱謙就會找她訴苦。

一開始,朱謙也掙扎過,覺得這樣很對不起我,但只有在葉珊珊面前,他才能真正釋放自己。在真愛的呼喚和父母的雙重壓力下,朱謙考慮再三,才決定結束這段名存實亡的婚姻。

我哭著給公公婆婆打電話,可原本對我很憐惜的公婆,這一次卻選擇站在朱謙那邊。


       

婆婆聲淚俱下地說:「麗麗,算是我們家對不起你,可朱謙還年輕,我們朱家幾代都是獨苗,不能到了他這裡斷了呀。以前我們看著你們小兩口感情深厚,不好意思拆散你們。現在……既然如此,不如放他一條生路吧。你要什麼我們都給你。」

現在,我已經搬回娘家,整天以淚洗面,瀕臨崩潰。朱謙再次向我提出離婚,他說,願意把家裡的30萬存款都給我,自己淨身出戶。

親友認為朱謙忘恩負義,也有人認為,楊麗不應該自私地將朱謙禁錮在身邊,最終與愛人漸行漸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