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532056205376.jpg

(圖片翻攝自不具名的悲傷mv、youtube)

在遇到汪華之前,羅明的死一直是我這輩子最大的傷痛。

我和羅明都出身農村,來自黑龍江的一個偏遠的小山村。我們倆是村裡第一批大學生,是彼此父母的驕傲。我和羅明從小便一起長大,早就情愫暗生,我們高考時報考了同一所北京的重點大學,幸運的是我們兩個同時被錄取了,於是順理成章地我們兩個在大學裡走到了一起。


四年大學校園美好的戀情,讓我們認定彼此就是一輩子要攜手共同經歷風雨和享受幸福的人,我們畢業後立刻領了結婚證,在無房無車無存款、甚至連工作都沒有的情況下,來了一場徹徹底底的裸婚。剛開始,我們倆個租了五環外的一家地下室,為了省錢每天喝涼水啃饅頭,就連吃一碗泡麵都是奢侈。為了能在北京這座城市立足,婚後三年,我和羅明牟足了勁兒拚命地工作。第三年的時候,我月薪過萬,羅明也年薪二十萬了,經濟狀況逐漸好轉起來,甚至攢下了一筆三十萬的積蓄。那時候北京的房價沒有像現在這樣高的離譜,羅明的一個同事正好要賣房子,房價比市價便宜了很多,我們便貸款將那套45平米的小居室買了下來,算是在北京有了落腳的地方。


然而,就在日子越過越紅火,我們計劃要孩子的時候,一場突如其來的車禍將我丟進了無休無盡的痛苦的深淵。那場車禍,羅明當場死亡。我得到消息頓時暈了過去,待我醒來,羅明的父母已經從村裡趕來,將他的後事辦完了。就這樣,我連羅明最後一面都沒見到,我們就天人永隔了。不過,值得慶幸的是,我被查出懷孕兩個月,想著肚子裡的小生命,我漸漸平復下來。畢竟,這是我和羅明愛情的結晶,是他生命的延續,我一定要將孩子生下來,將他撫養成人!


然而,當我把這個決定告訴給公婆時,他們吃了一驚,隨即搖了搖頭,讓我去做手術流掉這個孩子。他們的理由很簡單,說我還年輕,有了孩子將來不好嫁人。只可惜,當時的我傻到了極點,竟然以為二老是為我著想,壓根就沒想到那場子虛烏有的車禍和羅明的死,都是他們一家人精心編制導演的一場宮心計!我沒有採納公婆的建議,也不顧我父母的阻攔,堅持把孩子生了下來。第二年,村裡的父母傳來消息,說我公婆突然搬離了村子,再也聯繫不上。那時候,我的兒子小樂剛剛出世,我忙著照顧孩子也沒有多想。


兩年後,孩子稍微大了些,我辭掉了北京的工作,跳槽去了深圳的一家企業。我心裡很清楚,前夫的死對我打擊太大了,北京這座城市有著太多關於他的記憶,我只能選擇賣掉房子、離開這裡,逃離到另外一個陌生的城市……在深圳工作一年後,我的事業越來越順。我的上司汪華一直很欣賞我,甚至在得知我的故事後,依舊對我窮追不捨。汪華是一個踏實穩重的男人,年近四十卻一直未婚。而我,嫁過人還帶著一個拖油瓶。面對汪華的真誠和深情,漸漸的,我從羅明離世的低谷中走了出來,也接受了汪華的感情。畢竟我是一個女人,也有脆弱需要依靠的時候,而小樂和汪華兩人很投緣。


這天,我和汪華去商場逛街,臨近好事,汪華想給我添置幾套衣服。就這樣,毫無預兆地一家女裝店裡,我看到了一張熟悉的面孔!羅明!竟然是我「已故」多年的前夫,羅明!而羅明看到我也吃了一驚,隨即白了一張臉,額頭冒出一層冷汗。「老公,你看我穿這條裙子好看不?」這時,一個妙齡女子從試衣間走了出來,笑盈盈地看向羅明。這個管羅明叫「老公」的女人,我並不陌生,是我和羅明的大學同學,一直對羅明很有好感的出身官宦世家的高富美白曉璐。看到這裡,我完全明白了。原來,羅明並沒有死,他和他爸媽一起演了一出鬧劇,為的就是將我這個糟糠之妻拋棄,好投入白富美的懷抱!憤怒和委屈在胸腔裡翻滾,我的指尖冰冷而顫抖。一直陪在我身邊的汪華看出了些許端倪,體貼的他並沒多問,只是輕輕握住了我的手。汪華掌心傳遞來的溫暖,讓我迅速冷靜了下來,我深吸了一口氣,給了他一個安定的眼神,隨即快步走向白曉璐。


白曉璐看到了我,愣了愣,忙挽起羅明的手,皺眉道:「真沒想到能在這裡見到老同學,和阿明離婚後,你過得怎麼樣?」我勾唇,清淺地一笑,道:「曉璐,多年不見你依舊像當年一樣傻白甜。羅明根本就沒和我離婚,我們的兒子都三歲大了。這些,你身邊的男人都沒告訴你?」語落,我轉身,拉起汪華的手,和他一起快步離開。


第二天,羅明來公司找我,提出給我200萬讓我和他離婚。當著汪華的面,我將羅明遞過來的200萬支票撕了個粉碎,卻答應和他立刻去民政局辦理了離婚手續。是的,我本可以狀告羅明重婚罪讓他吃官司坐牢,可這麼一來,我又將汪華置於何地呢?只要我一天不和羅明離婚,在外人開來汪華就是「插足」我和羅明之間的男小三,我那麼愛汪華,我怎麼捨得讓他受委屈!

很快,我和汪華領了結婚證,婚禮辦理得溫馨而甜蜜。不久,傳來羅明公司倒閉的消息。原來,白曉璐的父母得知真相,斷了他經濟上和人脈上的支持,甚至逼迫白曉璐離開了羅明。而今,傾家蕩產的羅明,變成了真正意義上的孤家寡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