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進興,一個曾經讓台灣社會聞之喪膽的惡名。1999年10月6日,被判了3個死刑的陳進興遭槍決伏法,結束罪孽的一生。


16年前,犯下白曉燕命案的陳進興晚間9時40分在台北看守所槍決,在稍做維繫生命的插管處理後,林口長庚醫院2輛救護車火速送往手術室進行器官移植。

陳進興的心臟捐給一位命危的謝姓青年,這名年輕人後來和照顧他的護士結婚,還生下2名女兒,陳進興器捐的一顆心換來3條新生命。這名謝姓年輕人當年28歲,當時被診斷是「急性心肌梗塞併發心因性休克」,生命在鬼門關徘徊,要存活,只剩換心一條路。


謝在等待換心的267天間,瘦得像皮包骨。當時,看到陳進興即將伏法的新聞,謝家人拿著報紙問醫護人員:「可不可能等陳進興的心?」要不要接受陳進興的心臟,一度讓家屬天人交戰。醫生告訴年輕人:「陳進興壞的是腦袋,不是心臟!」即使是壞人的心,還是可以救活一條生命。
 
不過,陳進興當時捐出心臟和肺臟、腎臟等器官,一位病危的台大女病患拒絕陳進興的肺臟,過沒多久即死亡。長庚也有一名腎臟病患一聽是陳進興的器官,即表示放棄。



許多人可能把死刑犯的器官視為「狼心狗肺」,因此拒絕接受。中央大學認知神經科學研究所教授洪蘭說,「一個人行為好壞是腦子,怎麼會是心和肺?」她也很感嘆,台灣的科學教育到底教到哪去了?
 
台灣以前比較注重道德教育吧?不過現在道德也不知道教育到哪裡去了。
 
分享一下,換成是自己,大家會接受這顆心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