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苦者对老和尚说:“我放不下一些事,放不下一些人。”

 

和尚说:“没有什么东西是放不下的。”

 

他说:“这些事和人我就偏偏放不下。”

 

和尚让他拿着一个茶杯,然后就往里面倒热水,一直倒到水溢出来。苦者被烫到,马上松开了手。

 

和尚说:“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事是放不下的,痛了,你自然就会放下。”

 

事实上,我们很多时候放不下:我们有了功名,就对功名放不下;有了金钱,就对金钱放不下;有了爱情,就对爱情放不下;有了事业,就对事业放不下。

 

这是因为我们心中还有念想,比如对爱还存有希望,期许未来会改变,心中的贪欲还在作梗,对方的行为还没有触及自己的承受底线等。总之没有让自己痛到必须撒手。

 

放下其实是一种顿悟。优柔寡断的人常常思前想后,拿起来慢,放下也慢。倘若他经历过一次重大的变故,比如与死亡擦肩,那么这种重击会让他一下子像变了一个人。看开了、看淡了,自然也就放下了。

 

有一个人出门办事,跋山涉水,好不辛苦。

 

有一次经过险峻的悬崖,一不小心,掉到了深谷里。此人眼看生命危在旦夕,双手在空中攀抓,刚好抓住崖壁上枯树的老枝,总算保住了生命。忽然看到慈悲的佛陀站立在悬崖上,慈祥地看着自己。此人如见救星,赶紧求佛陀说:“佛陀!求求您发发慈悲,救救我吧!”

 

“我救你可以。但是你要听我的话,我才有办法救你上来。”佛陀慈祥地说。

 

“佛陀!我全都听你的。”

 

“好吧!那么请你把攀住树枝的手放下!当你把这些统统放下,就再没有什么了,你将能从生死桎梏中解脱出来。”

 

此人一听,心想:把手一放,势必掉入万丈深渊,跌得粉身碎骨,哪里还保得住性命?因此继续抓紧树枝不放。佛陀看到此人执迷不悟,只好离去。其实那人离地面仅仅有一米。

 

我们之所以痛苦,是因为有欲望,天天背负着欲望和想法的人,自然很累。见物喜物,见人喜人。

 

一如我们买了个新房,开始嫌房间太空就疯狂地购买东西,等到多年以后,你会发现,这个房间被你堆得像一个小胡同了,你觉得特别压抑,想扔些东西出来,结果呢,扔这个时,觉得太有纪念意义了,留下;扔那个时,觉得扔了以后就没有了,还是留住吧。

 

最终,你哪个也舍不得,于是就只能忍受狭小的空间,忍受压抑的生活。倘若有一天,你的房间漏雨,把东西打湿了,或者你没有下脚的地方了,于是你才有了扔的勇气。这就是真的痛了,就敢放下了。

 

旧的不去,新的不来。秒表只有不断地清零,才能更好地测定你奔跑的速度。面对未来,人如果不及时清零,你背负的东西将模糊幸福的指数,继而让你在生活中失去自我。

 

托·富勒说:“记忆就像一只钱夹,装得太多就会合不上,里面的东西还会全部掉出来。”过去的事情可以不忘记,但一定要放下。一旦放下,万般自在。生命注定要忘却一些东西,不应再追忆的便彻底摒弃,太多的留恋会成为一种羁绊。无论怎样,我们的脚步要走向前方,而不是一直回首那过往的每一个路口。



請点击下面到專頁按個讚吧,不會令你失望的!


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