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有個 月薪22K 的女孩,編的稿件漏洞百出,

我怒拍桌子,她卻回了句:「一個月22K的工資,你還想怎麼樣!」

琢磨她這話挺有意思,就像我們買了件便宜貨,用不了兩天就壞了,

Advertisement

於是寬慰自己:「就花那麼點錢買的東西,你還想怎麼樣?」

當然,她的潛臺詞是:你給我 5萬 ,我自然就做得好好的。

但問題是,老闆付薪水也是一分錢一分貨,

你必須在拿22K工資時,先體現出5萬元的價值,老闆才願意買單。

22K 與 5萬 的差別只是在,「做」與「做好」之間!
       

當年我剛入職時工資也是 22K,但第二個月就漲到了 5萬 。

因為每次老闆要的文案,我不僅寫到位了,

還會拿出兩個以上的版本讓他挑:一個是按他的要求寫的,其它則是我建議的方案。

 

當時我沒有去想其中的關竅,只是因為喜歡寫作,就會琢磨怎樣寫會更好;

又因為珍惜自己的文字,所以覺得出自我手的文字,都關係我個人的品牌,於是很用心。

在我看來,這是理所當然的事,但帶過二十多個中文研究生後,才發現這種態度很稀缺。

那些比一般人多念七年語文的人,竟連自己寫的東西都不願多看一眼,

文字、標點、語法的錯誤觸目驚心,對相關的知識背景一無所知,

更別說去關心版式好不好看,配圖美不美了。

 

他們關心的是要不要加班,

而想做好文字工作的人,是不會去考慮這件事。

因為打磨文字所下的功夫,是看不到底的——不然曹雪芹也不會“加班”十年,還寫不完一部紅樓。

試問,要做好哪項工作不是如此?

以“要不要加班”來評價一份工作好不好的人,

絕不是企業需要的人才,

因為他對工作的態度就是“做了”而不是“做好”。

 

舉個例子,我公司附近的麥當勞門口,有個看自行車的大媽,

夏天時她都會給所有的車,覆上自己帶來的塑膠布。

顧客取車要走時,她還會笑著擰一把濕布,幫你擦擦坐墊,降降溫。

她從來沒有開口,但很多人會主動多給她一塊錢,還連聲道謝。

大媽和其他看車人的區別,就是“做好”和“做了”的差距——

在金錢上,差距是一倍;在成就感上,差距無法估算。


       

優秀的人在哪裡都會墊下堅固的基石,所以越爬越高。        

我完全瞭解有些新人的想法:又不想在你這久混,幹嘛那麼賣力氣?

其實,誰會在一家公司幹一輩子?

在台灣可以活到3年以上的企業不到10%,向更好的企業、更好的工作邁進,是我們每個人的征程。

不同的是,優秀的人在哪裡都會墊下堅固的基石,所以越爬越高。

 

成為世界五百強的CEO,應該是每個職場人的嚮往吧,

但對於新人而言,小公司也有小公司的好。

大公司就像蔡京家的廚房,崗位細分到切蔥花都要一個專職的廚娘,

你可能老長時間連切肉的大活都沒機會沾手,更遑論學會做一整個包子。

而小公司人力資源緊張,同樣三千工資不可能只讓你切蔥花,

所以你必須很快學會做包子,還得會做很多種包子——

當然,前提是你願意學。

進入大公司,不代表你可以「狐假虎威」...

如果你第一份工作就進入大公司,慶賀之餘也要提醒自己,

公司看到的只是你光彩奪目的學生時代,

在職場上你還是一個零,有可能變成正數,也有可能變成負數。

 

很多人錯把所在機構的強大,當作自己能力的強大——

這也是為什麼有些離開央視的主持人,很快就被人淡忘。

白岩松曾說,讓一隻狗天天上央視,就能變成名狗。

但要知道,沒了央視的舞臺,不用多久它就會變回土狗。



「萬般帶不去,唯有業隨身」
這個「業」不妨這樣解:
一是做得好的技能,一是想做好的態度。
有這份「業」在,不愁找不到舞臺。
但這份「業」不是白來的——
在你月薪 22K 的時候,就要像月薪 5萬 那樣做事,
那沒到手的 27K ,就是修煉這份「業」的學費。
本篇文章摘取自網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