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地鐵有多擠看看德國攝影師Michael Wolf拍的「東京地鐵夢」就知道了,攝影師記錄了每日上下班時東京人們的痛苦表情。憑藉這組照片Michael獲得了荷賽2010年的日常生活類圖片一等獎。其實東京地鐵40年前就已經這樣擠了。


1972年地鐵已經擁擠的無以復加,一位女乘客只能從窗子裡跳出來。當然這是無比尷尬的事情。


因為太擠,高峰時期地體專門設有「推乘客專員」用來幫助乘客上車。


可憐的女孩,被貼在玻璃上。七十年代由於過於擁擠,地鐵為了保護女士和兒童專門開設了婦女專用車廂。後來這個車廂撤銷了。


日本的婦女地位很低,因此擠地鐵時男人沒有謙讓的習慣。因此七十年發生了好幾起婦女被擠傷事件。


東京是世界人口密度最高的城市,上下班的高峰非常恐怖。


東京每天大約有838萬人搭乘地鐵上下班,高峰時期人數是平時的三倍。


擠在玻璃上的畫面,在北京也在每天發生。


痛苦和疲憊寫在每個人臉上。


痛苦的人們日復一日的這樣生活,沒有任何尊嚴。


觸目驚心的臉和麻木的姑娘,玻璃上的水跡就好像姑娘流出的眼淚。


音樂可以讓人們暫時的忘記所處的環境。


日本的文藝青年也要忍受這如罐頭般的擁擠。


雖然他處於人群之中,但是他依然分外孤獨。


七十年代一個嬰兒的危險旅程。


1970年的日本地鐵,到今天它已經擁擠了46年。


如此擁擠,這哥們還能這麼淡定的聊天。


這真的比北京擠多了,北京沒見過有這麼推的。


女孩必須要有強健的體魄。


「推乘客專員」一直是地鐵最辛苦的工作。


這只是1970年東京地鐵普通的早晨。


全世界所有地鐵里人們的神態都差不多。


美女看著擁擠的車門,目光非常淡定,處變不驚的氣質早已養成。


「推乘客專員」不年輕還真幹不了。


不管你穿的多麼衣冠楚楚,依然會被夾住。


日本把在地鐵裡騷擾女性的不良男人叫做「痴漢」。由於日本女性社會地位低,受到騷擾時通常忍耐,因此助長了「痴漢」風氣。地鐵被迫於2000年從新開始使用女性專用車廂,用來保護女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