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咒語隻要修之如法、持之以恒,都有相當大的效驗。(資料圖)

文:聖嚴法師

咒的作用應該是被肯定的;它是用特定的音符和特定的語句所組成的符號,代表著特定神明或佛菩薩的尊稱和力量,從原始民族的宗教起即已發生。

咒語的出現,一般是透過所謂通靈者的媒介,由神靈所傳授而為民間所采用,不論東西方都有咒語的流傳、使用和信仰。在中國民間,符咒並用。符是用筆繪成的符號,也是代表特定神明的靈力,所以遇到一些小不如意事,以現代人所稱的民俗治療法,也可以產生療效,由所謂民間信仰的符咒力達到驅邪、避凶、趨吉的目的。

在釋迦世尊時代,也有少數弟子采用類似的咒術,而為佛所不許。佛滅之後,佛教徒的分子漸漸複雜,有些本來就是外道的咒術師,皈依三寶而出家為比丘,故在《四分律》卷二十七、《十誦律》卷四十六等有用咒治病的記載。然依根本佛法,應該是有病看醫生,有災難要懺悔、存善心、做善事,才是逢凶化吉、解冤釋結、消除業障最好的辦法,所以原則上並不重視咒語的使用。

可是,以同一種特定的語句反覆地持誦,便會產生咒的力量,其中固然有代表神明的靈力,重要的還是持誦者的心念集中之力。所以,持咒者持誦越久,效驗越強;如果能夠專心一致,反覆持誦同一咒文,也能達成統一身心、從有念而至無念的禪定效果。所以,後期的佛教也不反對使用持咒的法門,並且由於梵文的咒有總持的意思,就是以一咒的咒法統攝一切法,任何一咒語,隻要修之如法、持之以恒,都有相當大的效驗。主要是因持咒兼帶持戒、修定,產生慈悲心和智慧力,必然能夠去執著而消業障,這樣也必定能感通諸佛菩薩的本誓願力。

因此,什麼叫咒王?以總持的意義說,任何一咒持之得力都是咒王;除了邪法、邪咒,用來損人利己或者是報複、報仇、泄憤等以害人為目的的咒術之外,都可以持誦。

早期的中國佛教,也不重視持咒,如果持咒便被稱為雜修、雜行,故雖早在魏晉時代就已譯出了“孔雀王經咒”,而“大悲咒”則在唐高宗時代就已翻譯成了中文,這都是密教最初傳入中國的事。但直到宋朝,才被天台宗的四明知禮大師予以提倡而普及。“楞嚴咒”在晚唐時期即已流傳於中國,卻到了宋以後,隨著《楞嚴經》的普遍受到重視才被各寺院所持誦。到了明末之際,所編成的《禪門日誦》課本里面,開始收有許多的咒語。

因此,在唐、宋時代傳到日本的佛教,並不流行咒語,除了密宗之外,也並不重視咒語,他們的淨土宗專門念佛,禪宗專門參禪,天台宗專門修止觀,對我們近代的中國佛教,大家都兼修持咒法門的現象,日本佛教界會感到很奇怪。但是在中國民間因持大悲咒而得感應的例子相當顯著,所以我們不可反對持咒法門。

現在佛教所用的咒語之中,多半是神天的名字,和代表神力的尊號,這是因為大乘思想將一切善法的力量和產生功德的作用都視為佛菩薩的權現和化現,所以將一切神王、鬼王視為佛菩薩的代表。既然是佛教所用的咒語,一定有佛菩薩的名號在內,也有皈敬三寶的語句在內,不過是用梵音的直譯,而不是用漢語的義譯。比如說“南無佛陀、南無達磨、南無僧伽”,便是皈敬三寶的梵語,如果持誦“南無觀世音菩薩”,那就成了語意明了的咒語。

真正持咒的人也講咒音,最好是以梵語的原音發音,而且每一個音節在印度都有它一定的意義和作用,所以今人有說“阿(ㄛ)彌陀”的ㄛ最好能發音為‘阿(ㄚ)彌陀’不無理由。但是一切修持法門以心為主,音聲是其次的,千百年來中國人念“阿(ㄛ)彌陀佛”,並沒有發生什麼不良的後果或作用,也沒有因此而打了折扣的記錄。大悲咒也是一樣,今天的西藏人、韓國人、日本人、越南人和漢人都持大悲咒,發音彼此各異,可是也能收有相同的效應。


請点击下面到專頁按個讚吧,不會令你失望的!

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