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度母菩薩聖像(資料圖)

文:普宏

一直認為,讚歎一個女性美麗的極致用語,不是閉月羞花,不是一笑傾城,更不是被現代人用濫了的“美女”稱謂,而是“菩薩”二字。每當我們提及“菩薩相”的時候,一個溫婉可親、端莊玉潤的形象就會浮現在腦海。

“菩薩”一詞不僅寓意了女性姣好的容顏儀態,更涵蓋了女性最優秀的品質——慈悲純良。“菩薩”一詞甚至泯除了審美性別的差異和對立,從沒有一尊女菩薩的形象會招致“男人愛、女人妒”的局面,更沒有人會將男權社會下“紅顏薄命”、“紅顏禍水”等貶低歧視女性的詞彙與女菩薩掛鉤。

可見,“貌如菩薩”是中國傳統審美的最高境界,是國人集體審美的共同投射,與宗教信仰無關,與性別年齡無關。

“菩薩”一詞本是佛教中的音譯詞,是“菩提薩埵摩訶薩埵(菩薩摩訶薩)”的簡稱,可以翻譯為“覺有情”。“覺”是使動詞,使“有情”覺悟之意。“有情”指的是一切有情感、有靈知的生命。

佛家的生命觀極其宏大,不僅人類是有情眾生,貓狗蟲蝦也是有情眾生,包括以出生形式劃分的卵生、胎生、濕生、化生,以物質形態劃分的有色、無色,以意識形態劃分的有想、無想、非有想非無想等等,看得見的、看不見的,都是有情眾生。菩薩指的就是發心利益這一切有情眾生的人。在佛教的發源地印度,菩薩皆為男性,通常是偉岸俊美的貴族男子形象。

而且佛經中說,一切諸佛菩薩成就菩提時,非男非女,隨機應化,體現出“眾生平等,無有高下”的基本教義。然而,佛教傳入中國後,流傳過程中被逐步本土化,佛經中諸多菩薩的形象也就發生了演變。東晉以前,我國的觀世音菩薩造像幾乎都是男性;東晉以後,觀世音菩薩開始現身為女相,一度男女觀音同時並存;到了隋唐時代,觀世音菩薩就都成了女身。

甚至代表般若智慧的文殊師利菩薩造像,也逐漸顯現出女性化傾向。這無不折射出中國人對女性的潛意識崇拜和審美理想——慈愛端莊、溫文典雅,胸懷寬厚,博愛無私。由此,宗教信仰融入了審美藝術,審美韻味又為宗教信仰增添了魅力,兩者相得益彰、相映成輝。菩薩,作為佛教文化的形象代言者,其儀態容貌已深深融入人們的集體意識之中,也為佛教文化在中國民間廣泛流傳奠定了基礎。


       


       


       

觀音菩薩聖像

佛經上說,菩薩們莊嚴殊勝的相貌並不是偶然得來的,每修一百福,才莊嚴一相,菩薩修行要經過一百大劫,才能成就“相好”。比如佛陀本人在因地修行時,由於精進不懈,經過九十一劫才圓滿了“相好”的果報。

所謂“相”,是指顯而易見、一目了然的外貌特征,比如佛有手指細長、皮膚潤澤、身形端直、兩肩圓滿、兩頰隆滿、齒白齊密等三十二種相;“好”,是指細微難見、不易查覺,但能使人生起歡欣喜愛之心的外貌特征,比如眉如初月、耳厚修長、鼻高不現孔、隨眾生之意和悅與語、自毛孔出香氣、光照身而行、等視眾生、不輕眾生等八十種好。兩項合稱為“三十二相、八十種好”。

在《金剛經》中,佛陀曾對須菩提兩次提出“三十二相”的問題。第一次佛陀問:“可以三十二相見如來不?”並用偈言強調:“若以色見我,以音聲求我,是人行邪道,不能見如來”意思是轉輪聖王也具備三十二相,如果僅僅以相的形式來尋找如來,就會把轉輪聖王誤當做如來。

若以美好的色相、悅耳的音聲來尋覓真如佛性,那是一種邪知邪見,並不能領悟如來真相。因為《金剛經》首先是破相的,破除世人對“相”的執著,指出一切相都是隨緣而有,因緣假合,不斷處於變化中,沒有實性,如夢幻泡影。

同樣對於我們來說,縱是再怎麼如花似玉、天生麗質,也經不起歲月的推敲打磨,韶華終將隨水逝去,挽斷羅衣亦留不住。既然我們的容顏隻是空花一現,還有必要花“一百大劫”時間去修正容顏嗎?

事實上,以“四大皆空”著稱的佛家曆來重視梵行威儀的修持,為了整肅僧團的威儀,要求出家弟子在行、住、坐、臥四個方面都要有一定的規範,即“四威儀”:行如風,坐如鍾,站如鬆,臥如弓等。當年佛陀所有的弟子中,相貌最莊嚴、記憶力最超群的阿難尊者,正是因為被佛陀非凡的儀容、強大的氣場所折服,舍棄榮華和美妻出家並終生服侍佛陀。

當佛陀問阿難,究竟以何因緣要跟隨他出家時,阿難這樣回答:“我見如來三十二相,勝妙殊絕。形體映徹猶如琉璃……是以渴仰,從佛剃落。”雖然阿難出家的動機不純,但畢竟促成了他跟隨佛陀修習正法這樁大事,也從側面反映出莊嚴美好的形象對於接引眾生、傳播佛法的重要性。

試想面對一個相貌可憎、渾身散發惡臭的人,你願意停下來聽他講些什麼嗎?美是一種來自心靈的共振,是眼耳鼻舌身意的瞬間攝受,所以我們看到自古流傳下來的每一尊佛菩薩像,無論泥塑銅鑄木雕壁畫,皆是殊勝絕倫,令人見之頓覺可親可敬可信賴,心靈很容易受到感染和震撼,乃至全身心托付之情油然而生。

這即是拜佛像可以受益的真實含義——“因我禮汝”,因為所拜的佛菩薩的形象,激發起了來拜者的恭敬心、清淨心、信任心、喜悅心、向善心等,拜者因此身心獲益,所以拜佛就是拜自己的心、拜自己內在的佛性。

莊嚴美好的形象,哪怕隻是一尊泥塑土雕,竟能發揮如此大的精神作用,引得千百年來無數眾生頂禮膜拜、香火不斷,更何況是一個活生生的女兒呢?人人都說“好女如佛”——面如滿月,目若青蓮。低眉生慈,回眸肅穆。步步生蓮,吐氣若蘭。

行則上善,動則若水……生而為女人,本自具足這一切美好的潛質,隻因凡塵覆蓋一時無法顯現出來,所以女人一生修行的首要目標,就是恢複和重塑自己的“菩薩相”。有菩薩相的女人,所到之處都灑滿陽光,所遇見之人都心生歡喜、如沐春風,所生活和工作的場地的都充滿向上的能量。這樣的女人,永遠不必依賴於男人,永遠不必計較男人的是非評判,永遠不怕年華逝去失寵於男人。

菩薩的相是曆劫修來的,世間每一個女人的相貌何嚐不是修來的呢?相由心生,貌由心轉。世間的幻變萬千,皆因內心意念而起,有什麼樣的心境,就有什麼樣的面相。女兒的五官七竅就是一顆玲瓏心所投射出來的“相”。而所謂面相,並非一定要貌比天仙才是好,除了先天的五官形狀外,氣質和神韻才是一個人內在精神的終極表現,也是真正可以保證你“笑到最後”的底牌。


請点击下面到專頁按個讚吧,不會令你失望的!

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