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曾經養了一隻白毛藍眼的波斯貓,外貌美麗,性格溫和,乖巧到上廁所會自己去馬桶,就差會自己沖水了。可突然有一天,我看見它居然結交了一隻又髒又猥瑣的流浪貓,家裡有好好的貓罐頭不吃,還到垃圾堆上去翻撿。那一刻,我就立志,一定要生個兒子,要是養個女兒,帶回來這樣的一個男孩,我會心如刀絞的。可是事與願違,我生了一個女兒。

 

我的一位老朋友,平時嘻嘻哈哈、大大咧咧的。有一次,他五歲的小女兒去給摯友的婚禮做花童。結果,婚禮的那天,他在一個角落裡,想到有一天珍愛的女兒會長大,不知道會嫁給什麼樣的男孩,不知道過得好不好。這位小女孩兒的爸爸,黯然神傷,居然想著想著就流淚了。


這大概是所有生女兒家庭都得面臨的人生功課:如何能讓辛辛苦苦種的白菜不被豬拱了。


童書媽媽後台,每天都會接到很多育兒問題。有不少育兒問題背後,其實是家庭問題、婚姻問題,或者是雙方不合,或者是把家庭關係給經營砸了。


於是,我常常陷入思考:我們究竟應該做什麼樣的女人,我們希望自己的女兒成為什麼樣的人。        


明天是三八婦女節,女性的節日,我想在這個日子,以一個女孩媽媽的身份,把我的思考跟大家聊聊。


       


首先,我想到了最不想我女兒成為的四種女人:        


第一種:在單位裡搬弄是非,熱心辦公室鬥爭;在淘寶和菜市場與小販爭利,拿蒜順蔥,愛佔便宜;過分熱衷宮鬥劇和明星八卦,一談藝術和音樂就頭痛的庸俗女人。        


第二種:小時候就會向男生撒嬌,長大了只關心買包整容自拍;好吃懶做,虛榮浮華,毫無底線;把青春和身體當作本錢,追求奢侈的生活享受;一心想釣個金龜婿,把生命最美好的時光,全都用來妄想嫁入豪門的女人。        


第三種:以粗糙衣著,粗糙飲食,湊合心態面對居家生活;鄙視情趣、時尚、品味,不買花,不旅行,不讀書,不社交;在家庭中不屑於妻子和母親的角色,在社會上什麼都要勝男人一籌;大談主義和權利,整天叫囂男女平等,卻生活粗鄙的偽女權女人。        


第四種:把人與人的關係都活成宮鬥戲,家庭生活也“步步驚心”,滿腦子禦夫神術、熱衷於”延遲滿足”一類育兒技巧的心機女人。


       


我知道,教育不能言傳,只能身教。同時,我發現,我女兒總是會被我身邊的某些朋友吸引。於是我決定,要讓女兒跟四位女性朋友深度交往,讓她在交往的過程中,領悟到她該做什麼樣的女人。


第一位女性朋友,是一位作家。        


這位朋友,在她很小的時候,她的父親就給她講以色列總理梅厄夫人的故事。她少年時代就看了中國古代后妃列傳、居里夫人傳記、山口百惠傳……


從小就知曉古往今來的最優秀的女性是如何度過一生的女孩子,對人生的要求是不一樣的。        


後來,她長大了,成為一名記者,她寫的經濟人物報導成為了中國財經寫作的標杆。她寫王石、劉永好、褚時健的傳記,能夠與這些大佬平等對話,深刻理解他們的人生,成為了中國最好的財經傳記作家之一。她除了記者和作家的身份,還從事媒體的運營,是文化行業不折不扣頗受尊敬的大姐大。


更神奇的是,她生了一對雙胞胎退出職場的時候,又是治理家庭的能手,協調好全家人(包括保姆)來一起育兒,她是專門要召開每週例會的。對於保姆的學習成長,她還專門撰寫了家務操作指引,貼在冰箱上供保姆學習。每次搬家、裝修都親歷親為,每個家居都做得堪稱設計師水準。甚至,就連在家裡做一個家宴,色香味都可與高級餐廳媲美。


我不會存有讓女兒成為梅厄夫人、居里夫人、撒切爾夫人這樣傑出女性的念頭。甚至,我的孩子能否獲得這位女性朋友的成就,我也沒有把握。


但是,一個女孩,應該知道最偉大的女性是什麼樣子的,那麼她就不可能從斤斤計較、搬弄是非中獲得樂趣,也不會對自己庸庸碌碌、蠅營狗苟、瑣瑣屑屑過一輩子感到滿意。

 


我問她,你是怎麼把這些事情,都做的那麼出色的?她說,一個人有大志未必能夠成大事,但成大事者,一定是有大志的。無論是事業還是生活,總是要努力做到最好。


她就是我想讓女兒交往的第一位朋友。她的名字,叫做周樺,也叫做志存高遠。        


第二位女性朋友,是一位教授。        


她是我的中學同學,小的時候,並不算我們班的美貌女子,讀書的成績也不是出類拔萃。但是,我很少看到一個女人,有那麼充沛的活力,做任何事情都有的熱情,以及超級的自信和樂觀。


後來,她網戀閃電嫁到了美國,讀了名牌大學的英美文學博士學位,成為我們同學中學歷最高的人。而她的先生,後來成為了美國傑出青年科學家,哈佛醫學院教授……


我們都覺得她是撞了大運,但她去年從美國遷回北京生活,我跟她親密交往之後才發現,所謂的好運氣,其實並不是偶然的。


跟她交往久了,你會覺得她這個搞文學的,怎麼更像個搞科學的(可能是受她的科學家先生影響)?


總之,跟她在一起很有安全感。你知道,她答應做的事情,總能做到,做好。她能根據自己要的結果,倒推回她需要做的事情,然後一件一件,認認真真地做完。        


她為了做學術的研究,給孩子們開了個語言課程,她會一個一個孩子約時間做測評。如果發現孩子的學習習慣需要調整,她會約家長溝通教育理念、教養方式,甚至一位家長談好幾次。


她喜歡在家裡請朋友吃火鍋,親自炒製底料,親自熬農家雞做火鍋湯,還會放一些西洋參片——這樣就會不上火;甚至連吃火鍋的鍋,也是她在京東上訂了幾款鍋,她一字擺開試用、評估,最後留下來的全面冠軍鍋——所以,她的火鍋比最出名的餐館的還好吃。


她還送給我自己做的蘿蔔幹,好吃得我舌頭都快掉下來。後來我才知道,她除了有獨家配方之外,專門為做蘿蔔幹買了一個食物脫水機,還買了抽真空的機器,她做好100斤之後,一一分裝好,快遞給她的朋友們——她也是以朋友多而著稱的。有一個朋友,吃完蘿蔔幹不好意思再跟她要,就去買了淘寶上最貴的,結果發現根本不能比。


很有意思,認認真真做事的人,臉上會缺少算計的表情,缺少故作神秘的表情,缺少諂媚討好的表情。有的,是一種專注的、快樂的、率真透明的、友善的神情——她就具有這種獨特的氣質和魅力。


       


她就是我想讓女兒交往的第二位朋友。她的名字,叫做陳筱溦,也叫認認真真。        


第三位女性朋友,是一位總監。        


她是我多年的朋友,也是我少見的無論在什麼境況之下,都讓自身和生活充滿著美好氛圍的女人。她是我的朋友里特別有生活能力的人,也是最美麗最有品位的女生之一,更是我的朋友裡面唯一有馬甲線的女生。


有一段時間,她跟我們租住在同一個小區。我驚訝地發現,她為租的房子重新購買了家具,裝飾得非常有味道,即便是漂泊狀態的生活,她也是不苟且的。


後來我租了一個跟她一模一樣戶型的房子,也叫房東清走所有家具,照著她的佈置一個一個去購買家具。出了宜家的大門我才發現,原來把生活收拾得如此有模有樣,一共才花1萬多——她挑選的每款家具,都是性價比最高的。


無可否認,家庭生活必將在一個女性的生活裡面佔有非常重要的比重。一個會生活的女性,不但可以讓自己成為美好事物的一部分,被美好的事物包圍,也能夠讓她的所有家庭成員享受這些美好。        


她的家裡,有很多我從來沒有見過的健身器材,像一個個奇妙的玩具似的。她的身材非常好,不是吃減肥藥或者節食的那種瘦,而是健美和靈動的那種瘦。作為有馬甲線的女生,她的美麗帶有意誌之美,力量之美。


身體健康的女生,會散發出一種美麗光芒,無論行走坐臥,精氣神都足足的。這樣的身材,穿什麼衣服都比別人漂亮。她是廣東潮汕人,做得一手好潮菜,潮州菜講究原汁原味,是因為食材太好,不忍心用其他味道去掩蓋——經過鍛煉的得到的好身體也是如此,在挑選服飾的時候,自然就會避開那些亮閃閃的、堆砌的、過分艷麗和性感的衣服。


女孩子應當擁有美麗的外貌,可以美化單位,美化社區,美化城市,也可以讓自己獲得很大的自尊感。當然,我在這裡強調的美,是後天可以控制的。在我觀察看來,美是三分靠父母,七分靠自己的。教育家蒙特梭利說,美是具有道德感的,的確如此。


隨著閱歷漸多,我由衷地發現外貌就是自己人生經歷、內心價值觀的體現。我覺得這位朋友很美,並不指的是外貌,而是整個人從內到外所散發出來的那種美——證明就是,她在職場上已經做得非常非常出色,但一直都有一雙清澈的眼睛和真誠的表情。
 


她就是我想讓女兒交往的第三位朋友。她的名字,叫做Daisy ,也叫生活之美。        


第四位女性朋友,就不賣關子了,就是她的媽媽,也就是我自己。        


這次為什麼不選擇一個優秀的朋友,而是讓孩子和媽媽交朋友呢?一是因為我自認為做得還比較好,二是因為兩性關係很難去朋友家深入學習。


是的,我想通過和小丸子交朋友,來告訴她,應該怎樣有良好的婚姻和家庭。


我跟我先生的婚姻,看上去是不太浪漫的。比如,無論情人節、三八婦女節、結婚紀念日,過生日等等,我們常常會忘記送禮物。我們也沒有吃過燭光晚餐,甚至結婚的時候沒有婚禮,婚戒也是結婚十年時在雅典補買的,上面鑲嵌著一顆世界上最小的鑽石。但是,我認為我們的婚姻生活是親密,甚至是非常浪漫的,只是,我們的表現形式,不是通常人們認為的那樣。


我們結婚沒有多久,我做了一個夢,夢見我們倆是小學同學,放學了之後一起去吃燒烤……那個夢讓我發現,我們倆的關係,不是他是大樹我是藤,也不是我是母親,他是永遠長不大的孩子——我們倆的關係,是“同學”關係——年齡相當,能力相當,經歷相當,然後,在漫長的歲月裡面,我們還一起保持著學習狀態,我們經常討論,時時不忘統一三觀。


我們發現,很多小的事情,我們會爭論和探討。但是,在很多重大事情上,我們幾乎都是異口同聲的。


       


我們買房子用了十分鐘就決定了,買了房子連熱水器都裝不起,飯桌也沒有,只能圍坐在箱子旁吃飯。但是,當我們準備好建設我們的家庭時,我們知道怎麼努力。一起挑選房間裡的每件家具,一起種下每一株植物。


我們來北京重新開始工作和生活,也是十分鐘就決定了。隨後,他一個人先來北京打前站,我們在廣州賣車租房,義無反顧地追隨而至。然後,一起面對在北京的動盪生活,租房,找幼兒園,找小學,辭職做工作室……我們一起學習,一起工作,一起生活。


漸漸地,我們會讀一樣的書,聽一樣的音樂,品嚐一樣的美食,喜歡的旅行地也一樣,連去逛跳蚤市場、市集的愛好也一樣。我們會為同樣的感動落淚,也會為同樣的不平而憤怒。我們如果出差去了不同的地方,連買回來的東西都是一樣的——奶奶說,都是舊舊的,稀奇古怪的東西,透著是一家人!        


當然了,我們還一起創造了一個新生命——混合了我們兩個人基因的孩子。我們的家庭,也就有了新的成員。


記得有一次他出差去法國,看到過山谷上燦爛的星光,“你知道我當時湧起的最大的念頭是什麼嗎?這麼美的夜空,我一定要帶著老婆和女兒一起看”。後來我們最享受的就是三個人一起旅行,我們一起看過的草原上的牛羊,雲海上的日出,大海地下的珊瑚,那成為我們共同記憶的一部分。


我想通過我的婚姻告訴女兒的是,跟一個男人親密相處,不是對他低聲下氣,千依百順;也不是懂得駕馭人的手腕,時不時地“作”一次;也不是聽了損友攛掇,認為沒有在情人節買最大束的花送你,就表示愛得不夠;沒有給你買寶馬車在裡面哭,你就不在自行車上笑;更不是人到中年了,去買什麼性感內衣跳個妖豔的鋼管舞就能防老公去找小三。


婚姻是靈魂上的門當戶對,兩性關係的經營是做同修人生的功課。


當你喜歡一個人的時候,喜歡的就是這個人,這樣,你的婚姻就不會因為其他的變化而發生變故。


你和他在一起的時候的生活,是你們生活的開端,而不是結束。你們需要做的,不是消耗現有的資源,而是一起創造更美好的生活。


所以,我想讓女兒交往的第四位朋友。她的名字,叫做媽媽,也叫愛的能力。        


我想,當一個女孩子志存高遠,而又踏實做事的時候,她就能夠找到生命的價值感,活得有自己的尊嚴和自由;當一個女孩子懂得營造美好的生活,那麼她會活得有人生的樂趣;當一個女孩子用價值觀是否一致而不是車子房子來選擇伴侶時,她有機會體驗真正的純粹的愛情。        


其實,這四位朋友,不僅在我的身邊,也在任何的一位家長身邊——我們都可以幫孩子結識這些朋友。同時,也祝愿天下每一位女子,都能夠擁有這些朋友,擁有樸實、幸福和快樂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