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34年,美國惡魔島聯邦監獄正式對一些屢教不改的重刑犯敞開大門。在近30年時間內,那里關押過近100名臭名昭著的重刑犯。他們被送到這裡監禁的原因是因為這座島嶼四周有著冰冷洶湧的波濤和兇殘嗜血的鯊魚,這讓逃獄成為幾乎不可能的事。雖然前後仍有80名犯人企圖越獄,可最後成功的只有1962年5人團伙作案的其中三人。

       

美國惡魔島聯邦監獄。
據了解,Clarence Anglin, John Anglin和Frank Morris三人被證實成功越獄,但是自那以後卻從沒人看到過他們。有可能出現的結果是,他們在游向大陸時被冰冷的海水淹沒溺死。不過,不管他們最後有沒有活下來,這個複雜、縝密地逃獄計劃本身就是一個值得挖掘的奇蹟。
以下就是歷史上最瘋狂的逃獄事件裡用到的物品:



鑽孔機
Anglin兄弟和Frank Morris從偷來的吸塵器裡取出了一個馬達做成了這個簡易的電鑽,用來鑽牢房的水泥牆壁。


扳手
這個扳手看起來很簡易,由一塊木板和一個秤砣狀的鐵塊用螺絲一擰而成。


各種小刀及刮片
上圖中越獄囚犯所運用的工具分別是:(下中)被磨尖的勺子柄,用以挖穿牢房牆壁;(中)從吸塵器裡取出的電鑽;(上中)套在吸塵器馬達上的外殼,以免它發動的聲音被牢管察覺;(右上)電線;(左中)帶螺釘的螺母,傳動軸和可能用來方便施壓把柵欄弄彎的套筒。;(左上)用兩個小手電的電池做成的手電筒。其他的東西似乎都是一些用來刮、挖、切、刨的工具,這些東西都被丟棄在他們工場的五加侖(約19升)油漆桶裡,未免被發現還在裡面填入了水泥。


一把湯匙做的鑰匙
可能是在某個監獄工廠裡利用機動工具,在湯匙的柄上刻了鑰匙齒痕。一般而言,監獄看守員會給鑰匙套上金屬套,以免被有心的犯人看到並且配出一把鑰匙。


給監獄牆壁挖好的大洞補上的製作偽裝的材料
瓶子裡裝的是刷牆用的綠色塗料,牢房裡的通風柵欄也是逃獄計劃的一部分。小心地把材料切割粘合好,就偽造了一個類似下圖的通風口。


偽裝起來的通風口


真人的頭髮
上圖所示纏在一起的小撮頭髮是在Clarence Anglin的床底下發現的,一小撮一小撮地都給細心地綁成小馬尾的樣子,他們就是用這些粘上假頭模型上,做成帶頭髮的假人頭。


       


有真人頭髮的假人頭
Anglin兄弟, Frank Morris和Allen Clayton West(逃獄團隊裡的機械專家,在關鍵時刻掉隊沒能成功越獄,關於越獄計劃的細節皆由他供認)用棉花、肥皂和真頭髮做出的假頭,他們把假頭放在床上蓋好被子來給他們的越獄拖延時間。



越獄犯人用假頭放在床頭以糊弄查房獄警


越獄犯人自製的望遠鏡
當他們在牢房里為逃跑計劃而努力夜戰的時候,幾個犯人會輪流在伸到屋頂的自製潛望鏡面前查看夜間巡守員的動靜。自製潛望鏡是用油畫板、膠帶和鏡子做成的。


越獄犯人自製望遠鏡


逃生艇使用指南
Anglin兄弟和Frank Morris借助這本《大眾機械》雜誌的說明,打造了一個越獄後企圖抵達大陸的橡皮筏。上圖是從牢房裡找到的雜誌。


划槳
他們就是用這兩個用木條和小木板做成的小槳離開惡魔島的。


由雨衣製成的逃生筏
這個小筏是由雨衣改造,在海浪中前行的時候肯定需要不停地划槳、吹氣。令人驚奇的是,它居然還有一個充氣閥門。


充氣閥門
成功逃脫監獄後,他們面臨的最後一個障礙,是陸地和惡魔島之間2500米寬的冰冷海水。當然,三人早有準備。他們根據這本《大眾機械》雜誌的介紹,用五十件橡膠布雨衣和偷來的膠水,粘合了一個寬1.8米,長4.2米的充氣筏,並用膠合板自製了船槳。在黑暗中用手風琴改裝的風箱充足氣,揮槳起航,就此消失在夜色蒼茫的大海上,不知所踪。過了很久獄警才發現不對勁,一番搜索之後,他們只在北方近3公里外的天使島岸邊發現了被拋棄的筏子和一隻船槳,之後三人再無踪跡,直到現在也沒有發現決定性證據。        

據觀察者網編輯了解,在2006年,《流言終結者》節目曾關注過這一著名謎題,為此他們找到了與實物同材質的橡膠雨衣,用膠粘成充氣筏,在夜裡從惡魔島入水順海流向著金門大橋起航。儘管在海浪中筏子幾乎翻沉,需要不停的吹氣和舀水,但冒險者仍然成功在金門大橋附近上了岸。最終他們認為,這三人確實有可能成功越獄。

以上就是這件轟動一時的惡魔島越獄事件所用到的所有道具,這個越獄事件因為成功逃離的三人始終不曾現身,曾一度成為解不開的謎題。而惡魔島於1963年廢棄不用,現和金門大橋一起成為景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