認識李龍,對於李清來說或許就是宿命。2年前,她不惜和家人反目,投入到了李龍的懷抱,她以為,這裡有她的幸福。然而,過日子或許並不是「童話故事」,面對經濟壓力和枯燥的婚後生活,李清漸漸發現,這個承載著她未來幸福的男人似乎並不是那麼完美。任性、暴躁、撒謊……在一次次的家暴中,一道道傷痕讓李清看清了丈夫的本質,但卻一次次說服自己,「這或許是最後一次」。6月23日上午,在遭到丈夫連砍15刀,又被拖入黃河,幾乎致她於死地的情況下,她獲救後對丈夫的第一句話依然是「不要怕,我保護你」,而這,似乎已經成為了她的一種習慣。



「我看見血在流,卻不知道疼」

35歲,10多年的教齡、六年級的班主任,身為人母,經歷過兩次婚姻,這就是李清的基本情況。看似曲折的經歷,卻沒有歷練的成熟。「單純、傻」這幾乎是不少人對她的第一印象。開玩笑時,她說自己「頭腦簡單,四肢發達」,其實她的四肢一點都不發達,大約1.7米的個頭,體重僅有80斤,丈夫李龍可以雙手直接將她抓起。


6月26日中午,在靖遠縣人民醫院病房裡,李清的家人噓寒問暖,更多的是幫助她分解記憶深處的傷痛和恐懼。在她的腦海裡,自從和李龍結婚直到被砍15刀,將近兩年的時間裡,一家人在一起的場景並不多見。生活中,即使受到一次次的傷害,但李龍依然是她生活的全部,但她沒有想到的是,這一次,這個自己深愛著的男人,竟然會對自己下此狠手,幾乎要了她的命。愛恨糾葛和生死邊緣的恐懼,在這個女人心中留下了難以磨滅的傷痛。她想起那天的情景,依然全身發抖,大聲喊叫。「 我就坐在那裡,看著他一刀一刀地砍在我身上,我看見血在流,卻不知道疼。 」雖然痛苦,但是李清還是願意將整個事發經過講述一遍。


住院治療的李清身上多處傷口

屢屢遭受家暴,她卻說「我保護你」

6月23日,對於李清來說,就像噩夢一樣。但這場夢的開始卻是甜蜜的。

當日凌晨5時許,李龍一大早便來到了岳父家中,並一再表示希望岳父能給他一次機會,讓他送李清和兒子到學校上課。顯然岳父對他之前的家暴行為心有餘悸,但是早已原諒了丈夫的李清卻很快便答應了他的要求。當日早晨,李龍駕車送母子到達小學門口後,突然聲稱住在母親家中的小女兒發高燒,情況非常嚴重,要求李清和其一同趕往家中。李清急忙將兒子送到學校,再次乘車前往婆婆家。行駛途中,李清發現李龍駕車行駛路線並非前往婆婆家中,便提出疑問。丈夫威脅說:「這一天你完了,今天你死定了。」直到車輛行駛至北灘鎮糧窖村紅崖水社的一個偏遠小山溝中,李龍才將車停下。



李龍突然從屁股下面抽出一把菜刀,開始狂砍。經事後查看,李清身上共有15處刀傷,主要集中在雙臂之上,其中一處位於脖子。將李清砍倒後,李龍再次駕車瘋狂前行,一直衝到位於黃河邊的大廟附近,表明「同歸於盡」的意圖後,載著李清衝進了黃河。「當時除了恐懼之外,我甚至在想,或許就這樣走了,也不錯。」在整個遭受暴力的過程中,李清就像個木頭人一樣,幾乎沒有做過多的反抗或者試圖逃離。


所幸的是,在河水的衝擊下,冷靜下來的李龍害怕了,他奮力逃出轎車,隨後爬上岸邊,李清也因此躲過一劫。李龍在岸邊大聲呼救,引來了附近過路的村民。村民迅速找來繩子,將兩人先後拖拽上岸。


對於死裡逃生的兩人來說,李龍第一時間要幹的並不是關心李清的傷勢,而是詢問李清:「這件事情如果讓你家裡人知道了怎麼辦?他們會不會報警?」看著李龍的慌張,李清再一次心軟了,劫後餘生的經歷,讓她對於未來更加珍惜。她告訴李龍:「你放心,我不會告訴他們的,就說是車掉進了河裡,玻璃劃傷的。」似乎是為了安慰李龍,李清拍了拍李龍的肩膀再次說道:「我會保護你的。」手上的鮮血在李龍的衣服上留下了一道印子。之後,有村民撥打了110、120電話報警求助。李清被迅速送往靖遠縣人民醫院接受治療,而李龍則被隨後趕到的警察控制。

一樁不被看好的婚姻

「李龍的暴躁或許是他的自卑造成的,或許這段婚姻,本身就是錯誤。」和李清同在靖遠縣北灘鎮糧窖小學工作的李某對於李清夫婦倆並不陌生。在他的眼裡,李清有穩定的工作,家裡條件也不錯,但是李龍則一直遊手好閒,只有在家裡沒錢的時候,他才會出去跑「黑車」賺錢,大部分時間閒在家裡。「作為一個男人,家裡的吃穿用度卻主要靠一個女人來維持,這在傳統觀念還比較強的北灘來說,是很丟人的一件事情。」李某說。



對此,李清的家人在李清結婚之前,對這樁婚姻幾乎保持了一致的否定態度。在李清弟弟的眼中,這位自己從未叫過,以後也不會叫「姐夫」的姐夫,就是個小混混,滿口謊言,靠不住。據其回憶,當初李龍第一次到家裡上門提親時,他們對李龍知之甚少,僅僅知道他沒有正式工作。但李龍卻聲稱,自己以前做生意賺了不少錢,在靖遠縣城有大房子,還有一輛好車。同時當場表示,如果能夠結婚,給小舅子買輛車是再簡單不過的事情。對於李龍拙劣的謊言,李清全家人都看了出來,唯獨李清卻相信了。



妥協出來的家暴

據一名知情人介紹,即使在警方取證時,李清都曾一度堅持:「是玻璃劃傷的,和李龍無關。」然而,身上明顯的刀傷卻難逃警方的眼睛,最終在警方的追問下,李龍承認了自己的暴行,至此,李清才向警方講述了整個過程。


「以前吵架的頻率並不高,都是些雞毛蒜皮的瑣事,大概一個月會有一次,那時他也動手,但不會太狠,就這樣持續到今年3月份。」今年3份,李清遇上了人生的一個難題,因為幫助別人擔保貸款逾期未還,李清的工資存摺被銀行凍結,因此,兩人失去了最為主要的收入來源,經濟的拮据,讓李龍的火氣也越來越大。「自那以後,我們的生活主要靠他跑'黑車'賺錢,收入很少,有好幾次,我身上甚至拿不出一元錢。」生活陷入困境,李龍將全部的責任推向了李清,無休止地埋怨、謾罵、毆打,李清一次次地忍受著,又習慣性地在之後的道歉中諒解。


「3月份以來,幾乎每週都會吵架,每次吵架他都會打我,往死了打的那種。」自3月份以來,李清身上的傷痕幾乎沒有斷過。


「每次打完之後,他都表現得很後悔,他很會說話,我們倆關係和睦的時候,我喜歡他說些好聽的。」或許正是李龍的一張好嘴皮,始終保留了李清對他的一點希望,所以每當李龍問起李清:「你受傷了,你家人知道了怎麼辦?」李清總會說:「你放心,我會保護你的,只要我們以後好好過日子就成。」然而,李清的妥協、希望,最終隨著李龍被抓都成了泡影。



關於婦女暴力你需要知道

全球有35%的婦女和女童在其一生中遭受過身體或某種形式的性暴力,其中一些國家70%的婦女遭受過暴力。

夫妻間暴力已成為導致離婚和婚姻內潛在犯罪的主因。

對婦女的家庭暴力包括

①毆打等身體暴力

②強姦、強迫的羞辱性性行為等性暴力

③侮辱謾罵、不予理睬、不肯離婚等精神暴力

④嚴格控制夫妻共同財產和家庭收支等經濟控制。



有關家暴的誤區

①認為它只是家庭中臨時的小吵小鬧,家暴和一般的夫妻吵架有本質不同,它包含連續或週期性身體的、性的、情感的、財產的虐待,這些在健康的伴侶關係中不會發生。

②「夫妻床頭打架床尾和」忍一忍就過去了,這是在為淡化暴力受害人尋求幫助的藉口,假如被虐婦女一味忍受,只會促使丈夫形成打人習慣,甚至暴力行為會一次比一次嚴重。

③家暴是個人隱私,藏在心底默默忍受,把它當成隱私拒絕向他人求助,只會縱容暴力。

④自己也有過錯,施暴者口中所說的「過錯」,往往是不平等的指責,例如不順從、爭執、沒服侍好丈夫和家人等,根本不是婦女的過錯。就算真有,她也仍有完整的人權,任何人都無權用暴力對她懲戒。

⑤為了孩子忍耐不離婚,為了維護家庭和諧,不想讓孩子因單親家庭受苦而強忍暴力,最終可能給家庭帶來更大不幸。相比離婚,充滿暴力的家庭環境可能會對兒童造成更大傷害。


遭遇暴力應做這些

①勇敢求助,居委會、村委會、雙方工作單位、直系親屬、婦聯、警察、民政部門等都可以求助。

②保留好證據,包括照片、報警記錄、醫院診斷證明、向相關機構投訴記錄等,以備日後追究賠償責任、起訴離婚等的證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