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說:“如果不是當年葉問宗師來香港教拳,詠春拳這三個字就不會在香港如此流行,李小龍與梁挺也不會有今天的聲望。更不會在短短二十年內有如此多的外國高手改學詠春拳。”

此話不無道理。葉問宗師雖不喜多言,但生性詼諧善謔。他是世家子弟出身,頗注重儀容清潔,喜穿深色長衫,即使平時,也身著深色中式短裝。葉問從不喜歡像其他的武師一樣“身穿精武裝,腰束紗帶,腳踏精武靴”的打扮。

李小龍回香港拍電影之前,已在美國創立截拳道。自他創截拳道後,很多人都視他為“詠春叛徒”,認為葉問宗師再也不會認他做弟子了,連鄒文懷先生和李小龍本人都有這種感覺。所以,鄒文懷等人跟李小龍打賭:由李小龍約葉問師父吃一頓晚餐,如果葉師能來,便是他們輸,否則,便是李小龍輸。


               

於是,李小龍打電話給葉師,開門見山地問:“師父,我是小龍呀!我想問您一句,您到底認不認我李小龍是您的徒弟呀?”李小龍的話聽起來簡單,但很難回答。
       

Advertisement        
葉師如果回答“不認”,未免顯得小家子氣。葉師若是回答“當然認啦”又擔心其他徒弟知道後,會很不滿,會說“難道是因為他現在已經成名了,您就連一點骨氣都沒有嗎”這樣的話,更擔心一些外人知道後會說三道四。葉師雖不是口若懸河之人,談話卻是言簡意賅:“認不認隨你呀!”只此一句,已將李小龍踢來的“球”又踢回去了。        


               

葉師後來說,他還是認李小龍這個徒弟的。李小龍跟他通完電話後,即“誠心邀請師父吃飯”,前來接他去酒樓。他到達後,才知道李小龍與鄒文懷等人打賭。這也是葉師與李小龍之間的一場趣事。

李小龍英年早逝時,很多看相算命的江湖術士紛紛做事後諸葛亮,這個說李小龍“人中生得短”,那個說李小龍“眉頭打個折”。李小龍在世時,沒有一個人敢公開這樣說;李小龍死後,這些人卻紛紛跳出來。但有一個人在李小龍正走紅的時候,就早已說李小龍是個“短命種”了。


               

原來,李小龍的雙腳天生有小缺陷,走路的時候有一點上下“顛”。普通人不一定能看出這個缺陷,心明眼亮的葉師卻早已看出他這個特徵,笑言李小龍“走路時腳跟不到地,正是短命相”。

所謂“走路腳跟不到地便短命”的傳言,其實并非葉師首創,只不過葉師觀察入微,早就看出李小龍這一缺陷,以此作為笑談而已,想不到竟成事實。


               

李小龍天生平足,不但走路時“腳跟不到地”,早期更不能以整個腳掌觸地的姿勢蹲下來,這是葉師及其他與李小龍要好的師兄都知道的。李小龍去了美國後,在拳術方面很有發展。幾年後,李小龍再回香港探訪葉問宗師及師兄弟。一次與幾位同門吃夜宵時,小龍故意問葉師“信不信他現在可以蹲下來”,葉師微笑不語,知道他已憑苦練克服此缺陷。


               

蹲下來腳掌無法貼地,可能是青蛙腿:

醫師表示,蹲踞動作其實并不是青蛙肢的檢查方法,檢查青蛙肢必須躺在床上,在小腿、腳踝都不受力時才進行檢查。所以,一般人若并腿坐立時可以彎腰趴在桌上睡覺,就沒有青蛙肢。

但在民國五、六十年青蛙肢卻很常見,因小孩一旦發燒,都是在臀部打一些成分不佳的退燒藥或抗生素,造成肌肉變性攣縮,自從退燒藥改成口服或是塞肛門的方式,青蛙肢就很少見。

而所謂的蹲踞困難是兩膝并攏、腳跟著地時無法蹲下,蹲下去會向後跌倒;有些人後腳跟必須抬高才能蹲下去,有些人必須兩腳張開才能蹲下去。最常見的原因是阿基里斯腱(腳跟腱)太緊,也就是後腳跟必須抬高才能蹲下去,且比較不耐蹲;因此一般都是交換腳做蹲踞動作。比較不適合做水電師傅、水泥建筑師傅等工作。

是否需要做治療?醫師表示,除了腦性麻痹的患者,走路時足跟無法著地,需要治療外,一般行走正常的人,只是在并腿蹲踞時,後腳跟須抬高,才能蹲下去,并不需要治療。醫師也再次強調蹲踞困難并不是青蛙肢,若是還有疑問,建議就近找小兒骨科專科醫師諮詢或檢查。
本篇文章摘取自網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