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底,日本一份名為《周刊郵報》的娛樂雜誌披露了一個令人驚訝的數字:在19歲至55歲的日本女性中,每200人中就有1人拍過AV !

據稱數據來自於某成人影視製片公司的員工,該員工對歷年出現在包括正版、地下版、網絡版的日本AV中的新人做了一番統計,得出在這個年齡段中全日本共有15萬名女性曾有過拍攝AV的經歷,而這個年齡段的日本女性人口為3000萬,因此得出了200:1這個比例。

這個比例意味著什麼?它意味著凡是有“資本”拍AV的女人差不多都拍了。與普通影視片不同,AV片雖然對演技要求不高,但對相貌與身材的要求卻很高,尤其是身材沒法借助服裝修飾彌補,必須貨真價實。若以“百里挑一”為選擇標準,那麼也就是說,每二付“百里挑一”的好身材中,就有一付出演AV了。

Advertisement

日本AV行業“戰女如雲”,究其原因是因為供需兩旺。

“需方”簡單而直觀。資源匱乏的日本對任何可用資源的利用向來無所不至其極,AV製作為微本而利豐,單從日本國內市場看,一部耗費數十億美元巨資的好萊故事片在日本新上架的DVD價格約為每片3000日元,而一部新AV上架卻是每片4000日元,製作費用則僅是好萊塢大片的零頭的零頭,全日本影像產品營收入30%來自於AV。更何況日本還是全球第一的AV生產大國和出口大國,年產約14,000部AV,為美國的五至六倍。

有一個簡單而鮮明的比較:日本AV影像每年的營收相當於半個日本高鐵(新幹線)的年營收(而其利潤恐怕是新幹線所望塵莫及)。

“供方”比較值得一談。按照不同的估算,日本龐大的AV行業每年需要數千至上萬的新鮮血液,這其中雖然有來自中、韓、泰、菲、印、馬等地的佳麗加盟,但日本女性仍是當之無愧的主力。美國有線新聞網(CNN)去年曾有一個採訪報導,一位日本AV業的經紀人表示招募女優一點也不困難,在澀谷、新宿等街頭,AV星探甚至經常能夠與物色對象當場談妥、當場簽約,還有不少女人故意精心打扮之後去常有星探出沒的地方,希望被招募。

是什麼原因使大批日本女人對AV此行無所顧忌、趨之若鶩呢?

一、片酬豐厚。
女優演一部AV的片酬在數十萬至數百萬日元之間不等,相當於從低到高不同等級的公司白領員工的月薪範圍。她們可以選擇神不知鬼不覺、不露面容地小撈一票,輕而易舉地買個名牌包包,也可以放開手腳大干一場,拍個八集套裝,幾天之內就賺到一個公司高級主管的年薪。

二、出路無憂。


AV女優的出路可謂“進退皆宜”,倘若走紅出名,拍電影、出唱片,躋身主流演藝圈,名利雙收;而大多數沒有出名的,二、三年AV拍下來,只要不是自己揮霍無度,原始資金積累足以開個很不錯的酒吧、美容院或者時裝店,自己當老闆。

三、名譽不壞。
在眼下的日本社會,當AV女優既不算什麼好名聲、也不算什麼壞名聲,只是一個合法的個人選擇而已(地下拍片者除外)。成名者自然受到追捧,未成名者也不招歧視。日本每年出版1萬多部AV片,要是沒出名,就是想要被人認出來也不容易。偶爾街上有人認出某個不出名的三流AV女優,要求籤名合影,對方多會欣然應允,不會施以白眼。企業中也鮮有員工因參與(或參與過)拍AV而遭處罰的事例。

四、健康保障。
有意思的一點,AV因為是公開合法的產業而得以實施嚴格有效的管理。日本社會性觀念開放、享樂縱慾主義盛行,相比之下,受到行規檢查和保護的AV演員在性疾病方面反而比普通人更安全,除非是個人染上吸毒或者極度濫性之類,那誰也救不了。

五、戀愛婚姻。
雖然並非所有日本男人都能接受AV女優做太太,但天使面孔,魔鬼身材,風情蝕骨,富裕多金的誘人條件仍足以使她們在戀愛婚姻上擁有挑三揀四的地位和資格。既然處女早已罕若恐龍,既然百里挑一的美人有一半都做了AV,而沒做AV的那一半也未必是省油的燈,那麼面對一名誘人的前AV女優,顯然不非每個男人都能決然說不。而事實上,在日本的AV行業,太太做女優、先生做經紀人的夫妻檔大有人在。

說了這麼多,聽起來差不多快像是招募廣告了,其實我想要說的是這樣一個結論:投身於這個行業的女人,絕大多數是出於自由自願的選擇,她們想得到她們想要東西,她們的選擇也滿足了她們的慾望,而在這個過程中,社會並沒有給她們太大的壓力與歧視,因而她們對於社會也不恐懼、不敵視、不逃避,仍然認為自己是社會中正常的一員,仍然與其它人一樣,對社會擁有一份愛心與責任感。

於是我們才會看到她們會自覺去當艾滋病的防範義務宣傳大使,會主動去為災民慈善募捐,會敢於運用自己的名氣和關注度去做有利於社會的公益,回報社會給予的寬容,去實踐自己作為社會一員的責任。
vi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