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中越邊境自衛反擊戰中,本文的主人公在支援前線時不小心被俘,被押入了茫茫的原始森林,當起了「壓寨丈夫」,於是,開始了長達13年的離奇原始生活,欲知詳細,請看這位老兵的自述。

我叫黃幹宗,家住在中越邊境的一個小村子裡。1979年1月17日,震驚世界的中越邊境自衛反擊戰打響,我和我的同村人報名參加了民工隊跟隨軍隊開到了前線,幫助運送彈藥、食品和傷員。1月25日晚,民工隊的住宿地突然遭到炮彈的襲擊,沒有經驗的民工們像炸了窩的馬蜂四處奔跑。
       

Advertisement        

       

兩個女人強迫著一個男人開始了生活        

由於天黑得伸手不見五指,也不知往哪個方向跑,我一口氣竟跑了好幾里山路。突然腳下被絆了一下,我立即被人反綁了雙手,架起飛跑著上了山。

天漸漸地亮了,醒來時我才看清昨晚俘獲我的原來是兩個越南女兵。高個子叫黎氏萍,性格活潑開朗;矮個子叫阮氏英,比較內向,不愛說話。她們會說很簡短的中國話,告訴我她們不會傷害我,只要我不亂跑。國家持續了幾十年的戰爭,她們那裡幾乎沒有青壯年男人。她們18歲就應徵入伍,在抗美戰爭中打了5年仗。

她們一前一後把我押入了茫茫的原始森林。不知走了多遠,前面豁然開朗,是一片沒有樹木的小草地。當我得知她們要我在這裡與她們定居時,我一時慌亂起來,大鬧著要回去,回到自己的祖國。


       


       

出逃差點喪命到原始森林        

已兩個多月,我決計逃跑。那天天沒亮,兩個女子還在熟睡之中,我帶上了暗中準備的食物,悄悄地摸出了草棚朝早已判斷的正北方向走。我走得飛快,怕她們醒來追上。突然一腳踩下去,腐殖層深及大腿,我拚命想拔出腿來,覺得全身無力,一陣眩暈襲上頭,我倒了下去。

醒來的時候,我躺在草棚裡,她們兩人緊緊地摟著我,給我取暖。我中毒暈倒,被她們循蹤救回後,發熱發冷昏迷了兩天兩夜。她們日夜為我敷冷水,餵草藥,又用身體為我取暖。


       

不再當「壓寨丈夫」        

我和兩個女人離開了生活一年多的小草棚,搬到部落裡生活,阿萍與我組成了家庭。一天我背上弓獨自外出狩獵,翻過幾座山,突然看到前面有個小草棚,地上棄著幾隻空瓶子。我拿起瓶子看上面的商標,不禁大吃一驚,原來是廣西生產的啤酒的空瓶。

國家的啤酒為什麼到了越南?是越南人繳獲的戰利品?不會,軍隊打仗不可能使用這種易碎不易帶的瓶裝啤酒。那就是越南人買進來的,有買賣就說明兩國早已不打仗了。為了證實我的判斷,此後我每天都以捕獵為由,到這裡守候,終於有兩個人來割果膠了。我向這兩個人瞭解外面情況,才知道中越早已不打仗,而且邊境貿易越來越活躍。

我決定不在這裡再做「壓寨丈夫」!我要回到祖國去!經過無數次的痛苦掙扎,我最後還是決定回歸。我背起準備好的乾糧,一頭扎進黑暗的大森林裡。


       

後序        

1991年9月,黃幹宗跋涉3天3夜終於走出茫茫原始大森林,跨入祖國國土,回到離別13年的親人身邊。後來,他在邊境貿易點上開了一個小店,當上了小老闆。許多人替他介紹對象,想讓他有個家,但他一一拒絕了。他說,他心裡一直感到很內疚,夜裡常夢見阿萍哭著求他回去。據說,現在他還想念著阿萍,打算把她接出來。
本篇文章摘取自網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