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我們看到的她已經是一具沒有血肉的乾屍,但是大家仔細看她的樣子,猙獰的面部表情、大張着嘴,似乎想向人述說些什麼?
       

Advertisement        



她的左腳和左手已經殘缺不全,兩腿蜷曲起來,在她的兩腿之間還有一塊荷葉狀的黑色粘連物,種種表現讓看到她的人不禁產生疑問,為什麼死相會如此恐怖?在她生命的最後時刻究竟發生過什麼?她的身上是不是還隱藏着更多未知的秘密?        



考古人員發現這是一個夫妻合葬墓,從木棺的外觀和隨葬服飾上看,墓主人的身份應該非富即貴,遺憾的是墓室已經被盜,兩個棺蓋也已撬開,就在考古人員感到失望的時候,右側木棺內的一具神秘屍體引起了大家的注意。

齊齊哈爾市文物管理站副研究員李兆平:我當時一進墓一看,把我嚇得夠嗆,我說張個大嘴,身上的衣服撕得特別破亂,而且一層一層的,抬出來以後一股特殊的味,直嗆鼻子。這個人究竟是誰?為什麼會葬身於此?考古人員找遍了墓室,除了26枚銅錢之外,再沒有發現任何有價值的線索。


       

齊齊哈爾市醫學院解剖實驗室主任劉一弘:非常蹊蹺,一般正常的咱們屍體,我們搞人體解剖學的,在兩年之內埋在土裡面,基本上就變成了白骨。這麼些年,皮膚、肌肉、關節都沒有受到損害,這我們就很難判斷它是怎麼回事。
考古人員繼續清理着墓室,急切的希望能夠有新的發現。然而盜墓賊除了兩口棺材和幾件殘舊的衣服之外,什麼也沒有留下。隨着清理工作的進行,越來越多的疑惑都集中在了這具神秘而怪異的古乾屍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