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久違的李連杰與馬雲一起開辦太極禪體驗館公開露面時,不禁讓人大嘆,這位年僅52歲的功夫皇帝,竟被疾病催老了二十歲....






之 前,連杰在香港出席「武功積極人生」的座談會,與數百名香港中學生分享他的一些人生感受­。在交流中,李連杰首次自爆由於脊椎受損嚴重,已經被醫生判了 「死刑」,要麼拍戲要­麼坐輪椅;另外他還向學生披露了他三次面對死亡時候的感受,勉勵他們要直面積極的­人生;他還說拍攝《霍元甲》的初衷就是為了要幫 助年輕人可以積極面對人生。 


2013年底,李連杰出席出彩中國人的記者會上,整個人明顯圓了一圈,這才曝露他罹患甲狀腺亢進,一分鐘的心跳動不動就破百,所以不敢做大量運動,以致體重上升。

其實幾十年來不斷忙碌拍戲早讓他埋下病根…







在《出彩中國人》擔任評委的李連杰無奈地表示:「我很胖,沒來得及減肥,這是事實……我不是霍元甲,不是黃飛鴻,不是英雄,我和您一樣,就是真實的普通人,也面臨著沒有辦法繼續工作的困擾。

李 連杰憑真功夫在國際影壇上打響名堂,但背後的辛酸史則鮮為人知。1997年,李連杰初到好萊塢時,幾乎沒有人看好他,好不容易有一家電影公司願意請他出 演,但片酬很低,只有100萬美元,而且是演一個反派角色。李連杰猶豫不決,說自己要經過慎重考慮之後,才能答覆。但是,等他答應出演時,對方卻改口了, 片酬降為75萬美元。

錢不是最要緊的,只是在20世紀90年代的東南亞電影市場,「李連杰」三個字早已是金字招牌,從「功夫皇帝」「淪 落」到現在的境地,李連杰感到難以接受。但他考慮再三,還是決定出演,可是,沒想到對方卻又「落井下石」:「50萬美元,不演拉倒。」50萬美元,還包括 律師、經紀人、宣傳公司等各項費用,再扣完稅,所剩無幾。李連杰答應得很痛快:「我演。」

就這樣,李連杰拍了他的第一部好萊塢影片《致命武器4》,雖然片中巨星雲集,但在影片首映當晚,李連杰就獲得7.5分,成為演員排行榜中的亞軍。


第二天,電影公司的老闆就親自上門,畢恭畢敬地說:「下一部片子請您演主角,如何?」當實力證明一切的時候,才能輪到李連杰說話,他的第四部好萊塢影片片酬就開到了1700萬美元。

李連杰以退為進,成功地敲開了好萊塢的大門。他談起往事,感觸頗多,念了一首哲理詩:「手把青秧插滿田,低頭便見水中天;六根清凈方為道,退步原來是向前。」

大丈夫與其怨天尤人,不如尊重現實,迂迴前進。

李連杰的故事,實在太勵志!



一切困難都是為了幫自己變得更強大

在一次電話採訪中,一個記者曾經問過我一個很好玩的問題:李連杰,你這些年都是一帆風順,你是怎麼變得這麼強大的呢?

這位記者,採訪我之前肯定沒做過認真的準備。首先,我從來不是一帆風順,我在朋友中有個外號,叫「死過一百次的生還者」。 從小我父親就過世了,家境實在太差,只好加入武術隊,靠每個月微薄的補貼養活全家;11歲開始我連續5次拿到全國武術比賽冠軍,18歲拍了《少林寺》一夜 成名,但立馬,第二年我就摔斷了腿,差點成為廢人;好不容易等到《黃飛鴻》系列電影大賣,我的經紀人又遭黑道槍殺,事業再次陷入低谷……

這些都不說,2004年印尼海嘯時,我差點妻離子散命喪異地,當洪水就在你眼前肆虐時,那種內心的驚恐與不捨,又有多少人面對過呢?

也可以理解,問這個問題的人估計從來都只是在電影中瞭解我,覺得我就是電影中那些硬漢,身懷絕技,從精神到肉體都是天生的強大。




事實上,我只是一個血肉做成的普通人,甚至,我比很多人還脆弱,有一段時間,我天天想著出家當和尚。

但是,少林寺的一位高僧卻不同意我這樣做,因為出家並不能從根本上解決問題,佛家還講究入世修行呢!後來,我去好萊塢發展時,他要我記住一句話:一切困難都是為了幫自己變得更強大!這話聽起來實在不像是什麼祝福。

果然,到了好萊塢,事情並不順利,雖然台灣老闆楊登魁花了上億元幫我打造形象,創造機會,但傲慢的好萊塢並不肯接納我這個身高才170CM的華人。我忍著,直到一次在片場,導演把劇本摔到我臉上,冷冷地問我:你是不是不懂英文,所以劇本沒看懂?


那個晚上,我打電話給那位高僧。他淡淡地說:這些年你吃了不少苦頭,但回過頭來想一想,是現在的你強大,還是過去的你強大?

我一愣,想著自己這半生的經歷,的確,那些困難現在看起來都不值一提了,可當時,又何嘗不是逼得自己無路可逃?可見,困難的確在讓我變得強大,至少,讓我的承受能力越來越強!



從那以後,我不再懼怕任何困境,對困境內外甚至抱著一種「歡迎」的態度。

朋友都說我瘋魔了,但我心裡知道,這不過是在困難中修鍊自己。




雖然被病魔纏身,但看到這個笑容和架勢,仍是那個當初魅力無限的功夫皇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