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經歷了戰爭的士兵們都是國家的英雄,但是戰爭給他們帶來的肢體或者心理上的傷殘,卻對戰爭英雄們造成了更多地苦惱,其中有一條就是生育問題。一 戰後,有些回到家鄉的士兵悲哀地發現,他們已經在戰爭中因為各種戰爭創傷,造成他們已經無法滿足自己的妻子,更有一些更是喪失了生育能力。
       

Advertisement        

       

英國的一位女醫生,海倫娜·懷特,作為性教育與性療法界的先驅,她敏感地發現了這個問題,並找到了解決之道。在一戰結束後的那些年,根本沒有人工受 孕的技術,那麼敬愛的懷特醫生想出來了另一個頗受爭議的方法,那就是真正的人工受孕:找一個願意遵守保密協議的男人,幫助那些士兵的妻子受孕。

當時,懷特醫生的一本書在歐美曾引起巨大反響,名為《婚姻中的性因素》。1918年開始,有很多因為丈夫在戰爭中喪失生育能力而無法得子的女性讀者就向懷特醫生訴苦,並向她尋求幫助。

因此,醫生選中了一名20歲的青年,名叫德里克,來幫助那些夫婦解決他們的苦惱。強壯,優雅、富有吸引力又生育力完好的德里克,從此開始了種馬生涯。


       

每位需要幫助女士都會提前預約,她們會提前拍電報給懷特醫生,告知自己最適宜受孕的日期,並且確定與德里克約會的時間。女士的丈夫可以選擇旁觀亦或 者走開,當然,大部分都選擇了走開。每次約會,德里克都會身著深色西裝,白襯衣,打著領結帶著禮帽。連續服務了20年以後,德里克大概為500對夫婦圓了 夢,每次有尋求過幫助的女士生下了孩子,懷特醫生都會拍電報給德里克知曉。德里克與這些女人的約會很少需要重複,看來他的生育能力真的太強大了,炮炮精 準,據統計,1950年為止,他成功成為了496個孩子遺傳學上的父親(不計他自己的孩子),但由於與那些夫婦簽訂了保密協議,所以那些孩子並不知道自己 的生身父親是誰。


       

500個孩子,滿滿都是愛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