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州市中心隔岸路有好幾家夜排擋。今天凌晨0:50左右,「老吳豬頭排」店裡的食客挺多,店門口坐了好幾桌。


       

服務員阿麗正忙著上菜,突然聽到一陣尖叫。就在幾分鐘前,收銀員吳姐的前夫池某來了。他們吵了幾句,池某突然衝進廚房拿了把菜刀。
       

Advertisement        
阿麗看到,池某朝著吳姐的頭上連砍幾刀。吳姐倒地後,他又朝她脖子上砍,隨後扔掉刀跑走了。        

阿麗和同事都嚇懵了,反應過來後報了警,把滿身是血的吳姐送到醫院。


       


       

今天上午9點多,吳姐躺在病床上,戴著呼吸機。命算是保住了,但仍然昏迷。

她的母親始終守在旁邊。吳媽媽說,這真是一段孽緣哪!

吳姐今年43歲,以前有過一段不幸的婚姻,但不久就離婚了,沒生孩子。10年前,她在外面工作時認識了池某,池某比她小3歲。兩人好上了。

池某這個人模樣還可以,但沒房沒錢還坐過牢。之前他有過一個同居女友,女友生了孩子後不知怎麼就分手了,孩子一直由女方在帶。

吳媽媽打心眼裡不喜歡池某。她說,她家條件不錯,兒子也在政府機關上班,女兒不值得託付給這樣的男的。全家其他人也都反對吳姐的婚事。

但為了愛情,吳姐最終不顧全家人的反對嫁給了池某。喜酒也只在男方家擺了,雙方家人都沒見過面。

婚後吳姐和池某租了房子,在溫州做生意,但日子過得並不幸福。外孫女今年10歲了,一直是吳媽媽在文成帶著。

池某經常打吳姐,後來還吸上了毒,把家敗光了。2013年,池某因為盜竊被判刑1年,又因吸毒被拘留。去年下半年,池某出獄後吳姐和他離了婚。

離婚後原本以為可以擺脫他,但沒想到噩夢剛剛開始。

池某經常上門要錢,有時說要殺她全家,有時說要把她家房子炸了。有一次,池某強行把女兒從學校門口帶走,女兒看到爸爸出去買刀,嚇得連忙給外婆打電話。她家因為池某報警多次了。

阿麗也見過幾次池某。大概1年前,吳姐來他們店裡打工,當收銀員,一個月工資3000元左右。

一段時間後,池某經常來找吳姐。吳姐和她們一起住在員工宿舍,有幾次吳姐向她們哭訴,還把被池某打傷的地方給她們看。

池某來找吳姐大都醉醺醺的,說的話無非是要錢,或者要求復婚。

阿麗說,看得出來,吳姐對池某還是有感情的,「就在前幾天,她還對他說如果能不吸毒,好好賺點錢,就跟他復婚。」

阿麗說,這樣的男人就是個流氓。每次來了不是罵人就是砸東西,她們也報過幾次警。

說起吳姐,阿麗說她對同事很好。

有時老闆來不及買菜,就叫吳姐到附近的一家菜店買。菜店老闆說,吳姐人長得好看,身材又好,一直以為她才30多歲。

警方通報:

2015年5月3日0時50分許,鹿城區公安分局水心派出所接到110指令:轄區隔岸路有人被砍傷倒地。接警後,水心派出所民警立即趕赴現場處置,並在隔岸路某夜宵排檔門口發現受害人吳某躺在地上,頭部失血較嚴重。民警立即組織現場群眾將受害人送到醫院搶救。

經警方初步偵查,受害人吳某(43歲,文成人)系該夜宵排擋的服務員,案發前正在店門口幫人點菜。她的前夫池某(40歲,文成人)來到店門口與吳某交談。期間,池某突然衝進廚房拿出菜刀,朝吳某頭部和頸部連砍數刀,後棄刀逃逸。目前,吳某無生命危險。
本篇文章摘取自網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