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甘肅土石流災害,一小男孩獨自抱著弟弟走過廢墟。(圖片翻攝自 鳳凰網)

 

現今社會新聞版面,時常可以看到兄弟為了家產爭得你死我活,甚至出了人命。其實古人有一句話說:血濃於水,能夠和你流著相同血脈的家人彼此珍惜愛護,是多麽的可貴啊。

 

離別35年,家人相認實錄        

我今年42歲,是一家不大不小的公司老闆。我膝下有兒有女,身邊還有一個善良賢惠的好妻子。在所有人看來,我都很幸福,我自己也很滿足,但在我的心裡,一直藏著一個遺憾和一個秘密,關於對母親的「子欲養而親不待」,也關於我對父親的恨。


       

先說,這個遺憾。從我7歲那年,母親帶我來到這個地方,就一直是她獨自撫養我。為了我,她承受了很多很的苦。她是一個沒有什麼文化的人,起初在這個大城市裡四處碰壁,我們母子倆一度一天只吃一頓清湯寡水的飯。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後來,對環境漸漸熟悉,也好在母親手比較靈巧,手上的活比一般人都厲害,找到了一份紡織廠女工的工作,我們的條件才漸漸改善。當然,也僅僅是改善而已。我們除了吃飯,還得租住地下室,這就是一筆不小的花銷。


       

此外,隨著我年紀的增大,我上學的開銷也越來越大。母親不得以,白天去工廠上班,晚上就去飯店幫人刷盤子。那時候最害怕的事情就是生病,一旦生病了就要花不少計劃之外的錢。所以通常我們母子倆發燒感冒,都是硬撐過來的。

 

直到我讀完大學,我們依然住在地下室,但我們的家的條件也是從那時候開始改善的。母親總是高興的說,她這麼多年的辛勞沒有白費,供我讀書,而我也總算有出息,找到了一份不錯的工作。


       

拿到第一個月工資的時候,我提議搬到大一點的樓房去住,可是母親卻堅決不同意,她讓我住公司宿舍,而她自己繼續住地下室。她說,我長大了,得賺錢結婚,說等我買房結婚了,她就跟我一起享福,去住大房子。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我拗不過她,就只好照辦。在我的印象裡,母親一直是無所不能的。但其實常年住地下室早就讓她患上了風濕病,而紡織女工的工作也讓她的眼力耗盡,才剛過四十幾歲的時候就已經老花。而這些,在當時我是忽視的。

 

我每天都在努力工作,就是想要讓母親早點過上好日子。可是母親終究還是沒有等到跟我享福的那天。在我31歲那年,母親因為勞累過度,因身體隱疾去世了。醫生說,這種病如果每年都做體檢,早點發現,就不會有事。


       

至今我都對自己懷恨在心,為什麼當初不硬拉著母親去體檢,而要唯命是從,聽她的話。賺錢,賺錢,賺到了錢,沒有了母親,又有什麼用呢?


       

這個世界上,一下子就剩下我一個人。那種孤單感和悲傷感是難以形容的,是再大的成功也無法彌補的。

 

至於說我的其他親屬,和我的父親呢?我的外公外婆去世的早,母親是獨生女,從來到這裡之後就和一些親戚斷了聯繫,而我的父親,也是我心中當時一直抹不掉的恨。

尤其是在我母親去世那段時間,原本我內心對兒時的傷痛已經漸漸撫平,可那時我除了恨自己,最恨的就是父親。如果當初他不和我母親離婚,母親就不用這麼辛苦的照顧我。

 

是的,35年前,我們曾經有一個完整的家庭,爸爸、媽媽、我和弟弟。可是爸媽吵了一架之後,就離婚了。我跟了媽媽,弟弟跟了爸爸,從此這麼多年來未曾相見過。我曾試圖問過母親原因,但每次提到這件事情,母親總是絕口不提,後來我也就不提了。只是她始終都放不下弟弟,常跟我說,你弟弟現在應該上小學了,應該和你差不多高了,應該談戀愛了。這麼多年,始終如此。


       

我對於弟弟也很思念,在我心裡,除了母親,就只有弟弟是我的親人。當時我們要走,弟弟抱著我說,哥哥不要走。那個畫面我永遠都忘不了。我有想過去找弟弟,可是我知道找不到,因為我逼自己忘記悲傷過去,早已記不起原來的家在哪裡。

 

一個月前,我到外地出差,上了一輛計程車,下車的時候不小心將一個很重要的文件包落在了車上。我真著急,準備打計程車公司電話,結果那個計程車又繞回來。原本我坐在後座,沒看清司機的臉,現在我們面對面,彼此都愣住了。


       

一種熟悉感莫名地從心中油然而生。我莫名地喊了一聲「弟弟」,司機瞬間就淚流滿面,下車抱住我,喊了一聲「哥」。分別35年,我們沒有想到會以這種方式相見。或許這就是上天註定吧。


       


       


       

弟弟下車抱著我,他說:「這麼多年,我始終都會做夢和你重逢,今天我的夢終於成真了。」我們在一起聊了整整一天。他帶我回到了他的家,他已經結婚了,有一個兒子。

我們彼此說起這些年的經歷,才發現彼此對父親和母親都充滿了埋怨。弟弟始終都覺得自己的母親扔下了他,他是一個沒有媽媽的孩子,而我也恨著我的父親。可是說到父親對我的思念,和母親對弟弟的思念,我們心中的怨恨一下子就沒有了。

 

不管父母當初是因為什麼樣的原因而離婚,導致我們的家庭四分五裂,如今都不重要了。因為父親也去世了,而他也是再沒有娶妻。我們兄弟倆寧願相信,父母是有什麼不得已的苦衷,才選擇了離婚。而他們彼此心中仍然愛著對方,所以這些年來都不曾再娶或再嫁。

 

如今,我們唯一需要做的,就是父母的掛念和養育之恩,然後兄弟倆好好珍惜家人和親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