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工造林”是砍掉森林後再次獲取木材的最快手段,但這樣做的最大的問題就是樹種太單一,無法形成有效的生態系統。

 

據台媒報導,在台灣就出現了一片被稱為最恐怖的森林,當地護樹聯盟理事長吳仁邦日前調查這片森林時用“毛骨悚然”來形容。



 

據他描述,在玉山箭竹調查時,意外走進一處已荒廢的舊鐵道中,他說:「這裡聽不到動物聲音、聽不到任何聲音,寂靜帶來的壓迫感排山倒海而來,我像被關在一個房間裡面,想喊救命,可是沒有人聽得見,那是一種很恐怖的感覺,讓人毛骨悚然。」

 



於是吳仁邦連忙趕在天黑前,快步逃出這片人造森林,回憶起當天的情景,「那種寂靜的恐怖,沒有親身經驗,沒有辦法體會。」,事後他直言,造林破壞生態形同造孽,「是否將來林務局不要再這樣搞這種造林了,好嘛?」

 



原來,這裡過去推動過“造林”活動,砍掉原來的森林,種上人工林,人工林通常種的是福州杉等外來樹種,而且是單一樹種的純林,以便將來取其木料,由於樹種單一,動物無法找到良好的棲息地,也沒有充足的食物,整個生態圈完全消失。




台 灣到底有那些舉世所無卻可以傲視全球的自然聖品,本應該是整個中低海拔山區整片山野都是紅檜、扁柏、肖楠等的原始森林,每隔數十公尺便有超過千難以上的神 木,但現在己乎都被砍伐殆盡,只剩司馬庫斯、棲蘭山明池森林遊樂區、拉拉山、新竹尖石鄉鎮西堡、南山神木等零星神木散布在各地。




傘了日本殖民台灣期間砍伐了不少原林之外,李根政所著《台灣山林的悲歌》一書指出,國民黨當政時期,台灣森林砍伐量是日本殖民期間的近七倍。




現在台灣中低海拔人造林,所種樹木應非原生種的紅檜、扁柏、肖楠或台灣杉,而是外來的柳杉,最有名的是溪頭、杉林溪、阿里山整片山林均是。




阿里山的水漾森林,就是台灣林業荒謬失策的印記。


這篇文章真的太值得分享了,希望每個朋友都和我一樣不要漏了這篇好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