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大學畢業后一直在一個房地產公司任職前台工作,記得有一次工作期間,有個長相憨厚的男人說要找我們的項目經理洽談承包工程的事情。

因為他來的那幾次我們的項目部經理幾乎是天天往外跑,所以經常不在公司辦公室里,他來過兩次后也沒有和經理碰上頭,所以他來前台從我要了微信加上了好友,說讓我要是看到我們經理沒有跑外的話就在微信上告訴他一聲,他好來找經理談承包工程的事兒。

沒隔幾天後,經理在他們項目部門開會,我給他發微信讓他過來找經理,他那次來后坐等經理開會出來。

機會永遠是給主動尋找的人,他和經理見面後果真把工程拿下了,之後他非要請我吃飯表示感謝,說多虧我的幫忙。

和他成為朋友之後了解他原來是從農村老家一步步打拚出來的,在城市裡吃了幾年辛苦后成了包工頭,經常承包一些開發商手裡的一些小工程。



       

他講述自己初中剛畢業,家裡沒錢供他繼續高中了,他下面還有一個弟弟妹妹,他當大的,不得不出來掙錢供他倆讀書。在外打拚有十年了,才有點小起色。他希望有那麼一天,他能承包更大的工程,之後有錢了好把父母接到城裡來養老。

隨著和他的接觸,我越發覺得他挺有潛力的,也對他產生崇拜的感覺。認識半年多后,正趕上他過生日,他邀請我去和他的朋友們一起happy。都是年輕的男男女女,在酒過三巡后,大家都喝多了,我也喝了很多,我要回家,他不同意,說那麼晚了,我自己一個女孩回家他不放心,非要開車送我回去。

在到了我家小區內,我剛要下車,他借著酒勁突然抓住了我手。被他抓住的瞬間,我羞澀的低下頭說我得回家了。話音剛落,他就把我摟抱了過去,兇猛的狂吻我的臉,我被他這突然行為弄得不知所措,只是迎合他對我的「狂吻侵略」。沒隔兩分鐘他呼吸急促突然停了下來看著我,我知道他下一步要做什麼,我急忙推開車門下車回家,關門的瞬間我告訴他回去開車注意安全。


從那之後的幾次見面,我們心照不宣的成為戀人關係。交往半年後,我把他領回家裡見父母,起初父母不同意我們的婚事,因為父母怕我們以後生活在一起沒什麼話題可聊,但在我一再堅持下,他們也只好同意了。大概交往有一年半左右時間。父母著急我們的婚事,就希望我們先把婚事定下來,畢竟我也老大不小了。


       

在我父母的催促下,他開始張羅著買婚房,一天天的除了工作就是裝修房子,室內的設計樣式他說我做主,我指揮他安排,看著他什麼事都這麼暖心地徵求我的意見,真的感覺我嫁對了人,無比幸福。

婚期將近,我還一直沒見過他的父母呢。其實在和他交往期間,我有提出和他一起回農村老家看望他父母,但是他總是找理由推脫掉,說是哪天讓他父母來城裡,那時候就能看到了。

婚房也都裝修好了,大家都張羅著我們的婚禮,他父母真的來,來的是如此的突然。父母的到來讓他有些意外,而且他父母不光他們自己來了,還領了個年輕女人和孩子,那個孩子一見到他就往他身上撲,而且嘴裡還喊著「爸爸,我都想你了。」


       

聽到這句話時,我徹底懵了,真的不知道怎麼形容當時的心情。在他父母進屋后就把他的一切故事娓娓的講給我父母聽。

原來他在農村老家初中畢業后,開始是一直在外打工了,但是他們老家一般成婚的都比較早,在他20歲時,父母就給他娶了老婆。

他和他老婆沒有感情基礎,不喜歡她,所以結婚後一直在外面打拚,只有過年的時候回家待幾天。這次他父母過來是聽村裡人說他在城裡要當陳世美了,他父母這才從千里之外趕過來,阻止我們結婚。

知道真相后的我,就像傻子一樣,什麼都不想聽他解釋。我們的愛情就這樣有始無終的斷了。

婚也沒結成,我因此鬱悶了兩年,這兩年裡,我學會了吸煙,經常一個人在孤單的黑夜裡抽煙、喝酒。或許香煙真的不該愛上火柴,因為註定是一場傷害。真不知道自己的未來還能有愛情的出現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