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跟老公是相親認識的,他三十歲,在國企裡做一個部門經理,長相斯文,外在硬件條件不錯,我一眼就相中了,說說我吧,我也二十八歲了,是一名幼教,本身長相不差,所以高不成低不就把自己給挑的年紀大了,父母急的不行,老公也對我一見鍾情,雙方家長因為我們年紀大了,相對眼了,便催著我們結婚。

因為是別人介紹,相親認識的,所以家境相當,彼此滿意,雙方都是獨生,很快雙方父母商量一起出錢給我們買了婚房,裝修好沒多久我們便結婚了。我們的人生是按照這幸福的模板刻畫的,雖然平淡,但是貴在真實。新婚的生活是甜蜜而又幸福的,我跟老公性子都比較溫和,所以鄰里之間相處的也很融洽。
 


我要說的是這個鄰居,姑且叫她丁丁吧,她是一個月前搬來的,大概22歲左右,長得很甜美,人也很熱情,剛搬來第一天就帶了小禮物挨著的鄰家上門拜訪了下,我禮貌的邀請她進屋坐了坐,她也不客氣,大大咧咧的進來玩了一會,又聊了好一會的天,老公回來了,也跟她不冷不熱的寒暄打了個招呼才進書房。

       


隔天她就穿著很性感的吊帶跟短裙來我家裡借醋,我想她因為新搬家,家裡缺少食材東西也都正常,便笑嘻嘻的把醋借了給她,沒一會她來還醋,我發現她又換了一身漂亮的衣服,而且還化妝了,心裡不由得納悶,一般做菜需要醋,而化妝是為了出門,她既然要出門,還做什麼飯菜呢?或者說她喜歡化妝了做飯?反正有點說不通,但是想著別人的事,我也沒必要上心,只是晚上的時候開玩笑的跟老公說了下,他笑道:“你真是越來越八卦了。”我跟他笑著鬧成一團。


過了兩天,丁丁又來我家敲門借醋,“姐,我又來借你的醋了。”


“哦,好。”我愣了下,還是把醋借給她,過了沒多久她來還醋,竟然直接穿著真絲的睡衣便過來了,我老公剛巧要出門,兩個人撞了個大紅臉,我不知道該給什麼表情,尷尬的笑笑。


丁丁倒是不以為然,笑著說了聲:“謝謝。”大大方方的轉身回去。


說實話,女人的心事敏感的,丁丁的舉動讓我心裡總有一種說不清楚的不安感,當她第五次來借醋的時候,我發現一個規律,那就是她都是挑我老公在的時候,這說明了什麼?我不知道,但願我是多心的,可是一瓶醋才值多少錢?她可以忘記一次,兩次,三次,但是不至於這麼多次都不記得要去買吧?


一定有問題,但是哪裡有問題我也說不上來,我去超市的時候,順便買了一箱醋,然後我等著丁丁上門來借。


果然,在我老公休息的那一天,她又來借醋了,我乾脆的把一箱都指揮老公給她搬去,笑道:“這些醋,夠你喝很久了吧。”


丁丁的神色有些難堪,潸然地說了一聲“謝謝”然後轉身就走了。


我不說話,就笑吟吟地看著老公,果然他深呼吸了一口氣,試探地問我,“笑笑,你知道了?”


我搖搖頭,“不是很清楚,但是我不介意你告訴我。”


老公只能長話短說的告訴我,丁丁是他大學同學的妹子,不知道什麼時候看上他了,得知我老公結婚的消息,她便不淡定的非要來看看,然後做了我的鄰居,剛開始老公也並不知道丁丁暗戀喜歡他,甚至對這個漂亮小姑娘真沒印象,還是他哥哥後來打電話跟我老公說,拜託他照顧下丁丁,老公才知道,丁丁其實並沒有實質性的來傷害我的婚姻,她只不過少女情懷的暗戀一個人,悄悄的看著他是不是過的幸福罷了,但是真見到了,卻發現那個人根本不記得她,所以她就幾次三番故意來引誘我老公,幸虧我警覺發現的早,斷了她的念想,又保住了她的臉面,不然時間久了,我真怕這借醋,借出風波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