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我模糊的記事起,父親給我的印象就是那種矮小又有點醜陋的老男人,他是個侏儒症,又沒有文化,生活來源主要靠家裏的幾畝田地收入,還有他平時撿破爛換錢養著我和哥哥。
       


哥哥比我大十二歲,記事時只知道他一直上學,並且成績很優秀。家裏沒有農活時,父親走街串巷的撿破爛我就一直陪著他。賣了錢後把它郵到學校裏供哥哥讀書,哥哥很爭氣,每次考試都是前三名,家裏的一面牆上貼的都是哥哥的獎狀。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我曾問過父親,人家孩子都有媽媽,為什麼我沒有媽媽呢?他告訴我說在媽媽生我的時候難產,母親為了保我,自己死了。

他常年撿破爛,我經常拉著他粗糙的手跟著他去。在我慢慢長大後,我和父親走過,別的孩子就指著我們說是要飯的,在後面跑著罵我是沒人要的野孩子。我是個女孩,大了開始懂得羞澀,被他們經常這樣說我不再和父親去撿破爛,在家裏自己玩耍等著他歸來。


       

在我八歲時,同齡的夥伴都興高采烈地去上學,我就趴在自家的柵欄邊上看著他們有說有笑的上學。父親看到後明白我的心思,之後他帶我去學校找校長問我上學能不能給減免學雜費,好心的校長同意不收取我的學雜費,但是要是讀書,訂書的費用必須得交。


       

那時家裏的錢除了生活開銷外都郵給哥哥了,根本拿不起將近一百元的書費,父親就從比我高一年級那裏借來書。記得臨開學前,父親起得很早到縣城裏去看哥哥,半夜回來時給我帶回個嶄新的書包。(多年後我才知道,那天他去看哥哥,一路有什麼破爛都撿著,回來時賣了近十元錢,給我買個書包,還有鉛筆。)

我每天和小夥伴們一起上下學,很快樂。那時候夏天大家都會買個冰棍吃,而我小時候根本沒有嘗過冰棍是什麼味道。

在學校裏經常被同學說我是沒人要的野孩子,在我面前學我父親撿破爛的樣子惹得大家哄堂大笑。在他們面前,我只會用哭表達對他們的不滿。學校裏開家長會,我怕被他們笑話,所以不讓父親來,至他第一次把我送到學校後,我就沒讓他再來學校一次,我怕丟人,我怕他們說我父親是三塊豆腐。

比生活物質,我比不過他們,但是我學習成績一直很好,因為哥哥假期回來會輔導我學習,他還告訴我,父親一輩子最苦了,不讓我氣他,我只會在哥哥面前「嗯嗯」的點頭答應,可是內心裡還是嫌棄父親,因為他讓我在同學面前沒有面子。

哥哥告訴我等他大學畢業,他會供我讀書,養父親。從小到初中,我的成績一直都很好,在我要上高中那年,哥哥大學畢業了。我清晰的記得哥哥讓我和父親坐車來到他的所在大學,我當時想哥哥是個大學生,為什麼要帶著這樣醜陋父親來學校參加他畢業典禮呢,真是有點搞不懂。那一天父親的嘴角一直合不上,靦腆的看著大家對他的異樣眼光。


       

哥哥作為班長上臺講話說:「今天我畢業了,我比在座的各位同學都年長幾歲,因為我上學晚,那時候家裏沒錢,但是我爸爸還是讓我有書讀。他是侏儒症患者,是個農民,沒什麼文化,平時靠撿破爛供養我讀書,我一輩子也忘不了他對我的恩。如果沒有他,就沒有今天的我,我是被親生父母拋棄的,是我爸爸從城裏孤零零的大街上撿回來的。」

聽到哥哥說這段話時,在座的所有同學、老師還有不知道事情原因的我大吃一驚,只有父親坐在那笑呵呵的看著哥哥有些不好意思,大家都在等哥哥繼續說下去。

哥哥的眼角溢出了幸福的淚水接著說:「我記不清我親生父母長得什麼樣,我知道小時候他們說要帶我出趟遠門。之後到了很遠的縣城火車站,他們抱我下車,說去給我買好吃的,之後讓我站在那裏等他們回來,直到火車開走後,他們還是沒有回來。我哭喊著到處找他們,卻找不到他們的蹤影,我那時候很小,只會蹲坐在大街邊上哭,碰到拾荒撿破爛的爸爸,是他把我領回家,供我讀書,讓我成人成才。是,他長的矮,醜,又窮,可他有顆善良的心。」


       

說著說著他跪在講臺上說:「爸爸,您苦了一輩子,終於把我培養成人。這二十多年來您為了我和妹妹付出了那麼多,從今以後,妹妹上學,我管著,您就安享晚年生活。」父親流出幸福的淚水,在場的所有人都哭了,隨即響起雷鳴般的掌聲。

從那之後,我才知道原來我也是父親撿來的,當時他和哥哥在城裏撿破爛生活,在一個大學門口的垃圾箱旁邊撿的。聽哥哥說,當時父親是把自己的衣服脫下來把我包裹起來,生怕我凍壞了。撿我時還發現一封信,上面寫著,我的母親是個大學學生,因為和男朋友(也就是我的不負責任禽獸父親)發生關係,意外有了我,她害怕被父母知道就把我丟到垃圾箱旁邊,希望有好心人能抱養收留我。

從此以後,我越發覺得我的父親不再是那個撿破爛的醜陋男人,而是個偉大的父親。是他讓我和哥哥有第二次生命,如果沒有他,我也不會上學,現在也不會有份好工作。他對我和哥哥的愛是無怨無悔,只會做著常人不願意做的事情。


       

我感謝父親養育我和哥哥,現在我和哥哥無論怎麼要求他來城裏享福,他都不同意,非要在農村自己一個人生活。因為他喜歡那裏,我和哥哥只能每逢假日或者過節去看他。每次回去,他都不家,我和哥哥猜到他肯定又去撿破爛了,我們會去開車找他。看到他的瞬間,他總是露著慈祥微笑的表情看著我們。

父親在我心裡永遠是最偉大的,我愛我的父親,是他的善良讓世界多了份溫暖與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