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次栗巧的是件已經經過了一個禮拜,
爆發點是因為 nami PO上網影片造成的,
我們受到了社會與論相當的譴責,
各式各樣歪樓的問題都有。
但我們要問,
我們浪費了這個社會的什麼資源嗎?
我們有去強要這個社會援助我們嗎?
我們有對著媒體哭天喊地吵糖吃嗎?
我們有利用任何媒體去謀求什麼嗎?
我們連自費打針都沒跟別人要錢。
有人善意要金援我們,我們也都婉拒了。
有人說我們奧客,
有人說我們是珣媽,
我們到底是做了什麼讓人如此認定?
聽說聽說,
每個人都是聽說,
到底是聽誰在說?
人們就是如此,


 

說的好像自己看到,

真的被問起來,
就說別人說的,
還說不出個名字來。
評擊我們的人,
知道為什麼這部影片 nami 會上傳嗎?
我想這些人根本不關心原因。
在我帶哥哥回台南請阿嬤幫忙帶的同時,
栗巧轉入加護病房的隔離室,
一度命危,
妹妹停止了呼吸,
接著心跳停止,
嘴唇發黑,
獨自一個人待在隔離室裡的 nami 立刻向護士求救,
這期間急救了四次,
打了強心針,
好不容易穩定了下來,
nami 也簽了命危通知書,
一個母親只能獨自承受這一切的時候,
沒有人能了解那壓力有多大,

 


除非是過來人。
在我返回新竹馬偕之後,
立刻進了加護病房,
栗巧已經使用了呼吸器在維持生命,


醫生表示,
栗巧的腦幹受損,
四肢癱瘓,
瞳孔對光線沒有反應,
無法吞嚥,
血壓過低,
多重器官衰竭,
唯一有的就是聽力。 ( 酸民們看到了嗎? 聽力 )
接著醫生示意要與我單獨談話,
nami 本來也想過來,
但是我請 nami 先多陪陪栗巧,
接著我與主治醫師就到了休息室,
主治醫師對我說,
目前栗巧肺部與呼吸道均有出血,
胃出血的狀況讓栗巧也會嘴角滲血出來,
腸道出血,

 


連排尿的部位也有溢血狀況,
接著就是因為栗巧的血壓相當低,
平均數值只有 30,
腎臟衰竭的相當嚴重,
肝指數也一直在飆昇中,
血小板不足的狀況更讓血液無法順利流動,
需要我簽屬一張輸血同意書,
與另一張表格,
我忘了是什麼,
只記得似乎是人工血液或是替代品之類的,


裡面註明了可能會有的副作用,
需要我同意。
我們出了病房後,
nami 與我就一直守候在加護中心門口,
我們唯一能做的就只有等待,
因為加護病房的會客時間有限制,
一天24小時兩個時段,
各 15 分鐘,
很多人說我們竟然還有時間可以刷 FB,


 

在異地的我們除了只能坐在門口,
還能做什麼?
這個時候護理長因為看我們已經折騰了一整天,
感覺相當疲憊,
便請我們到休息室去,
給我們有個可以比較放鬆並且有桌子可以進食的地方,
但是我們睡不著也沒有食慾。
就在我們不知道又過了多久,
突然護士來通知我們,
栗巧又開始急救了,
當下我們相當緊張,
但是卻無法進入加護病房,
直到急就結束,
栗巧狀況穩定後,
醫生出來對我們說,
要我們有心理準備,
因為栗巧的情況非常不樂觀,
為了怕 nami 承受不住,


醫師用嘴型暗示我,


 

可能只剩不到一天的生命,
但我驚訝的表情立刻被 nami 查覺到,
追問之下只好說出實話,
醫生表示,
今天晚上是關鍵期,
可能在凌晨栗巧的性命就會不保,
栗巧即使治的了,
也會只能是植物人,
她的器官嚴重衰竭,
身體不可能恢復,
這種情況我們也看多了,
你們要好好想想什麼樣的決定才是對她最好的。
看妳們今天晚上如果又發生的時候要不要放棄急救。
我不要!我不要!我不要!
你不要叫我簽這個,
我不會簽的!
當下 nami 癱軟的坐到地上,
泣不成聲,
接著醫生說,
從現在開始你們隨時可以進去看栗巧了,

 


請把握所剩不多的相處時間。
我們進到了隔離室,


我望著她,
直通肺部的吸管,
不斷的流出血來,
我一邊擦著她嘴邊的血,
又看著腳邊的血漬,
我當下就決定了,
與其要讓妳繼續受苦,
我寧願放棄,
當下的我只想把這些管子全部拔掉,
報栗巧回家。
nami 只是哭著。
因為 nami 只能靠在床邊不斷的哭,
我後來還是帶她回到休息室,
不斷的告訴她,
醫生反覆告知我的事,
我知道,
醫生只能告訴我們結果有多糟,
但是不能要我們放棄,
只是我跟 nami 從醫師的話語裡,


 

感受到的卻都只是絕望,
我對 nami 說,
或許真的該放下的時候,
就得選擇放下,
看著她痛苦,
我們只會更不忍心。
nami 也只是哭著。
過了好久好久,


我一直不斷的告訴 nami 醫師說的,
我們該做的選擇,
與未來的責任,
最後 nami 終於與我達成了共識,
就讓我們去跟她道別吧?
做好了心理準備,
我跟 nami 已經做好打算,
進去跟栗巧說說話,
出來時就要簽切結書了。
接著我們進去看了栗巧,
nami 又哭了起來,
當下我真的擠不出半句話來,



我望著 nami 與栗巧的互動,
不自覺的就拿起了手機要拍照,
此時 nami 怒視著我,
都什麼時候了你還有心情拍照!?
或許我平常相機總不離身,
不論什麼時候我就會拿起相機來拍照,
所以我又不自覺得想要把這個畫面記錄下來。
我對 nami 說,
至少現在栗巧還活著,
心臟還在跳,
她還聽的道妳的聲音,
難道妳要等到她只剩一副軀殼,
再來後悔妳沒紀錄妳想對她說的任何話嗎?
哭了紅腫的眼睛,
腦子一片空白只能想到什麼說什麼,
一個絕望的母親,


說的話已經語無倫次,
難不成要像那些酸民所言,還打草稿化了妝直播不成?

我知道,
說什麼那些酸民只會挑語病,
只會用道德倫理標準來檢視別人,
嚴以待人寬以律己。
接著,
3月8日 20:52
nami 在 FB上PO出了那段影片。
一個只能獨自承受絕望的母親,
只是想讓關心栗巧的人瞭解她的狀況,
了解我們所做的決定,
以及賦予我們勇氣去面對這件事。
這個晚上,
好多好多好多的人都在為栗巧加油,
栗巧的心跳正常,
血液含氧量正常,
體溫 35℃
血壓雖然偏低,
但是升壓劑持續的在發揮作用,
溢血狀況稍有改善,
也已經開始輸血,

沒有醫師預測中需要急救的狀況,
看著她的臉,
我覺得她似乎就像睡著了一樣。
晚安,栗巧。
---
我不求那些衛道人士或酸民了解,

我只希望我們的朋友知道事實的真相。
我們單純的只是一對無助的父母,
希望朋友們能夠為我們加油打氣,
除此之外我們沒有其他意圖。
※ 這篇文章是為了很多關心我們,
但無法看到非公開文章的各位,
讓大家了解栗巧的近況,
本文如要轉載.節錄請經過本人同意。
從電話撥接到數據機的時代開始,
我就已經習慣在BBS寫記事,
不管到了哪裡,
一直以來我都是公開著我的個人版與自己的文章,

直到開始接觸FB,
最近因為這個事件才將部分文章及照片設定好友權限。
這是我的生活,
我也只是在記錄我自己的生活,
無法認同我的人請不要來看,
也請尊重我們,
將心比心,
不要抱著輕藐的心態,
說我到現在還在消費自己已故的女兒,
別噴別射別嘴砲。
如果您真的有過多的時間與精力,
請多關心流感病情,
加強宣導身邊的人,
讓更多人知道這個病毒的可怕,
小心防範,
及早發現立即治療,
為受害家庭鼓勵與打氣,

希望我們的經驗以及遺憾,
能夠幫助到更多的人,
以及家庭。

說真的,其實有許多關於他們的謠言都是不盡真實的,那些謾罵他們的人也許根本不了解他們,卻任意辱罵!這樣感覺真的很無辜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