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侏羅紀公園》的火爆上映拉開了今年電影暑期檔的大幕。在大家的印象裡,恐龍是真正的史前巨無霸,如影片中的重要角色霸王龍和伶盜龍,它們或碩大無比、或機警兇猛,捕食各種草食性動物甚至包括較小較弱的肉食恐龍。

不過,近年來,人們在挖掘出的各種恐龍身上、甚至霸王龍的骨骼上,頻頻見到明顯的傷痕。有人曾認為那是恐龍捕殺、或同類為爭奪食物、配偶、領地而造成的。但不斷發現的新化石,會讓科學家們對此得出不同的答案。


       

即便是在全盛時期,恐龍也並非像傳說中那樣佔絕對的統治地位

誰吃恐龍?
       

Advertisement        
如果有人問:“誰吃恐龍?”似乎答案明顯應該是“其他恐龍”。像異龍和霸王龍那樣的獸腳類捕食者一直是史前怪物愛好者的最愛。儘管如此,在2011年的拉斯維加斯舉行的脊椎動物古生物學會上,一些科學家已經開始質疑中生代的頂級捕食者是否都是恐龍。他們的結論是“否”。之前一直被忽略的一系列爬行動物,現在發現其實在中生代很重要,這就是仍存活至今的——鱷魚。        

保羅·賽倫諾教授就提出鱷魚一直被低估(從嚴格意義上講是鱷目動物)。賽倫諾教授是美國芝加哥大學的古生物學家,在如今的北非,他發現一個1億年前(白堊紀中期)由鱷魚占主導地位的生態系統。除了跟現在的動物非常相似,但體型大很多的水棲大型動物外,他還發現了一系列生命形態,包括食草動物以及用長腿行走、更像是狗而非鱷魚的種類。這一發現促使人們開始尋找更多的化石證據。

斑馬和羚羊是非洲熱帶大草原食物鏈裡被捕殺的經典物種,白堊紀中擔當這一角色的動物是被稱為鳥腳亞目恐龍的食草恐龍。通常情況下,他們會被獸腳亞目恐龍吃掉,但也並非總是如此。古生物學家斯蒂芬妮·德蘭海勒檢查了在猶他州發現的白堊紀早期幼年鳥腳亞目恐龍的化石,他在一副骨架上發現了一些類似現代鱷魚攻擊時撕咬的痕跡。在進一步仔細檢查後,他在其中發現了一顆鱷魚牙齒的化石。


       

鱷魚,祖上也曾闊過        

直到上世紀中葉,古生物學家們都仍然認為鱷魚的祖先與現代鱷魚的生物模板是相同的。到了上世紀80年代,事情開始出現了轉變。新化石的出土,化石分類方法的精細化,以及分析現存物種的前沿分子技術的出現,使得鱷目動物的演化歷史又一次成為研究熱點,顛覆了過去長存已久的觀念。

美國愛荷華州州立大學的古生物學家克里斯托弗·布洛初開始細緻地檢查來自世界各地的鱷目類動物的化石,他發現許多化石僅僅是因為它們與現代鱷魚略有相似之處就被歸為了鱷形目動物——實際上它們與現代鱷魚關係要遠得多。真正的鱷形目家族的差異性遠比過去所知的更大,不管在外表上還是生活習性上。

通過仔細檢查未充分研究過的和最近新發現的化石,布洛初和其他的古生物學家證明了遠古鱷形目動物不僅僅是現代意義上典型鱷魚的輕微變體。鱷類曾像恐龍一樣多種多樣。事實上,鱷類動物的祖先曾經是地球上最為多樣的物種,佔據著統治地位,直到兩億年前的一場不知名的大災難導致了許多種類的滅絕,並使得恐龍得以興盛壯大起來。存活下來的鱷類繼續繁衍生息,越發多樣,在六千五百萬年前小行星撞擊地球毀滅了所有恐龍(除了鳥類)後,再次繁盛起來。


       

繪圖者試圖還原那一幕驚心動魄的搏鬥:一條9米長的恐鱷撲向與其體形相差無幾的阿爾伯托龍,兩隻龐然大物撕咬在一起。

史前巨鱷,能幹掉成年恐龍嗎?        

德蘭海勒在猶他州發現的這顆鱷魚牙齒不是很大,它的尺寸表明牙齒主人的體型不超過一米半,這個體型的動物沒辦法攻擊一隻成年的鳥腳亞目恐龍。但毫無爭議的是,這顆牙齒是第一個可以證明鱷魚以恐龍為食的證據。這種假說以前就有人提出過。猶他州有一些其他的恐龍築巢地,在那裡發現了恐龍蛋。在這些地方也經常有鱷魚骨頭髮現。德蘭海勒明確了這兩者的聯繫。至少幼年恐龍被確證是會成為鱷魚的獵物。但是,成年恐龍呢?

為了查清問題,丹佛科羅拉多大學的馬丁·洛克里和新墨西哥自然歷史科學博物館的斯派瑟·盧卡斯把目光投向了地球上最著名的化石現象之一:橫穿科羅拉多州、新墨西哥州、堪薩斯州和俄克拉荷馬州的恐龍通道。在同一年代沿著一個內陸海海岸分佈在數個地點,這一匯集恐龍踪蹟的地區被認為是一條古老的遷移通道。通道上可以識別出超過1380個動物個體的遺跡。絕大部分是鳥腳亞目恐龍,還有一些是小型食肉恐龍,這些小恐龍可以吃掉一些掉隊的年幼小恐龍,德蘭海勒認為鱷魚也是如此。但是洛克里和盧卡斯清楚,有些情況被遺漏了,當他們仔細觀察那些遺跡時,發現沒有大型食肉恐龍。

這在生態學上是荒謬的,當然,除非這個生態系統的頂級食肉動物,也就是能吃掉成年鳥腳亞目恐龍的動物,根本不是恐龍。當德蘭海勒重新仔細檢查那些遺蹟的時候,他發現事實還真是這樣。他沒發現獸腳亞目食肉恐龍的足跡,卻發現有鱷魚。恐龍通道上有超過1/4的區域被發現有鱷魚存在的痕跡,並且足跡表明,這些鱷魚很大,有的甚至達到四米長。這種鱷魚足夠大到可以吃掉成年鳥腳亞目恐龍。

這些大型鱷魚足夠證明,它們才是這個生態系統中的頂級捕食者。但是這些不能完全解釋為什麼沒有獸腳亞目恐龍足跡。現代遷移類食草動物會成為很多種食肉動物的食物,比如大型貓科動物、狼、鬣狗。恐龍通道的濕地環境是這些恐龍足跡形成和保存下來的原因,比起在乾燥大陸上進化的捕食者,濕地環境可能更受鱷魚歡迎。在這種環境下,即便是體型龐大的獸腳亞目恐龍也會不時的回首張望。它們沒有在恐龍通道上留下足跡,也許是因為它們也成了其他捕食者的獵物。


       

延伸閱讀        

史前巨鱷咬合力勝過霸王龍        

最近,巴西科學家研究了一種南美洲遠古鱷魚的化石後發現,這種已經滅絕的巨型掠食動物咬合力驚人,超過了著名的兇惡恐龍——霸王龍。

這種鱷魚名叫普魯斯鱷,生活在800萬年前的晚中新世時期,是地球上曾經生存的最大型鱷類動物之一。普魯斯鱷體長可達12.5米,比一輛公交車還要長,體重達到8.4噸,平均每天需要消耗約40公斤食物。科學家在新一期的美國《公共科學圖書館綜合卷》雜誌上報告說,普魯斯鱷撕咬住獵物時,咬合力可達6.9万牛頓(約相當於7噸),僅次於已滅絕的超級鯊魚,比霸王龍、獅子和老虎都要強。

根據化石發現位置推斷,普魯斯鱷主要生活在如今南美洲巴西阿克里州和亞馬孫州的普魯斯河、茹魯阿河和阿克里河流域附近。該地區在中新世時期還是一片巨大的沼澤,生活著各種巨型龜、大型水禽和其他大型哺乳類動物,甚至還有一種重達700公斤的囓齒類生物,為普魯斯鱷提供了充足的食物來源。隨著亞馬孫地區地殼運動的變化,安第斯山脈的崛起摧毀了普魯斯鱷的生存環境,最終導致其滅絕。
本篇文章摘取自網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