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13日上午9點左右,醫院接診了一名臉部嚴重潰爛的年輕女子,鼻樑骨已斷裂,並暴露在空氣中,醫生花了數個小時從其臉上、身上清除出兩百多條"蛆蟲。直到昨日下午,該患者的生命體徵仍不穩定。

醫生向東南快報記者介紹,其潰爛部位因有蒼蠅產卵,才最終形成蛆蟲。

患者到醫院時全身散發腐臭味,因臉部等部位潰爛致蒼蠅產卵        

Advertisement

昨日,有市民向本報報料,在鐵路醫院住院部看到一位臉部潰爛的年輕患者,但似乎一直都無家屬照料。

昨日下午,東南快報記者來到鐵路醫院四樓外科一區的走廊上,見到了這位正在休息的患者。

據護士介紹,患者於13日早上9點左右送進來時,全身散發著一股很濃的腐臭味,護士們要「戴著兩個口罩」,整個走廊上都充斥著這股味道,經過前天數個小時的清理,醫生從其全身各處總共清除出200多條蛆蟲。

據值班醫生告訴記者,患者的身體處於嚴重營養不良的狀態,鼻子和臉部及手部都有潰爛,蒼蠅在受傷部位產卵才長出蛆蟲,並深入到鼻骨深處,尚有一些蛆蟲未清理乾淨。

該女子在公園被人發現,當時蒼蠅在叮咬她的臉        

當時隨車出診的司機高師傅告訴東南快報記者,當時看到這位女子的時候,是躺在晉安區香檳路茶園公園麻將館外的石凳上,上身著夾克,下身穿花褲衩,身體狀況不容樂觀。

當天上午在公園內晨練的張師傅也看到了這一幕,「她臉上爛了一個口子,戴著口罩,仰面朝天,有蒼蠅在那邊叮咬」,起先一動不動,之後手上有了動靜。張師傅覺得這女子需要幫助,便趕緊撥了報警電話。

護士告訴東南快報記者,當時醫生詢問了患者的名字,對方告訴醫生,她叫王思麗,22歲,家住雲南昆明魯花區906號,家裡還有個弟弟。但護士表示,其間有多人詢問過她,但是每個人問到的名字都不一樣,醫院也去派出所查了這個人,但都沒有與其相符的信息。

對話患者        

她自稱哈佛大學金融系畢業,曾在美國兼職教書        

她告訴記者,她叫韓熙婭,1992年出生,是雲南昆明人,2009年從哈佛大學金融系畢業,之前在美國兼職教過書,並在銀行工作過,目前無業。臉上的傷口是因為四五個月之前不小心出的車禍造成的,兩個月前從醫院治療恢復後,已經出院但沒有繼續服藥,直到近期感覺臉部有刺痛感,小區的業主讓她趕緊去醫院清理傷口,之後便報警叫了救護車。

在問詢的間隙,記者仍能從其身上聞到強烈的潰爛的味道。

隨後,記者撥打了她提供的兩位親屬的號碼,一個被接聽者否認,一個則轉移至呼叫提醒。

警方        

女子曾拒絕幫助並不想透露名字,兩次說的名字都未被查實        

對此,晉安區茶園派出所的相關民警表示,13日他們出去接警時,該女子一開始還不願讓警察幫忙,有點自暴自棄的樣子,而且對方似乎並不想透露自己的名字,身上也沒有帶身份證件。之後,醫院也有來人查找這個叫王思麗的人,但系統顯示有數十個同名同姓的人,其中並沒有1992年出生的人,也沒有查到魯花區這個地方。民警又查找了韓熙婭,但系統顯示只有一個,而且是在2012年出生,是江蘇南京人。

後來終於找到了她爸爸…也証實了她的身份…

誰讓其淪落風塵碾作泥,又有誰不顧千山萬水對其永不言棄。在父親節到來的前幾天,一位父親總算見到自己失蹤一年多的女兒。只是他原來美麗的女兒,再次見到時,卻是差點讓蟲子活生生吞噬。

6月17日早上7時15分,雲南楚雄市西舍路鄉西舍路村口,等了一個小時車的王作生總算坐上班車,3個多小時後在楚雄市轉車往省城昆明的機場趕去。

從來沒坐過飛機的王作生從東南快報的報導中得知失蹤一年多的女兒的消息,用37個小時跨越2200多公里直線距離,18日晚上8點多趕到福州市鐵路中心醫院住院部四樓外科一區,卻有點不敢往前走了。

「真的會是我的女兒嗎?」47歲的王作生朝病房內探了探猶豫了一下,還是推門而入,他逐步靠近,眼睛緊盯著病床上的王思麗。「爸」,沒想到躺在病床上的王思麗先認出他來。頓時王作生哽嚥了,淚流滿面。


       

即使已經做了最壞的打算,他依然無法一下子接受這個現實。

但,照顧女兒的間歇,他對女兒說:「無論你傷成什麼樣,你都是我們身上的一塊肉,現在爸爸來照顧你。」

「爸爸,我覺得我活不成了,我將死去」,7月2日中午12點,在雲南楚雄彝族自治州人民醫院王思麗對父親王作生突然吐出一句話。

2日下午3點,王思麗轉入昆明雲大醫院,7時許,家人感覺其呼吸困難,當晚8點,醫生對其進行搶救,半個多小時後,噩耗傳來。

2日晚8點45分,王思麗經醫生搶救無效病逝於昆明雲大醫院,年僅22歲。一語成讖。她,帶著絕望的眼神離開人世。

爸爸王作生說,要把餘下的款項捐給福州公益機構,希望救助需要幫助的人,並對一直以來關心幫助王思麗的人表示感謝。


       

王思麗在福州財富品位酒店上班時拍的照片(家人供圖)


       

落難前的王思麗曾在夜場彈古箏


       

6月30日晚,王作生迷茫地靠在醫院走廊
via


via
via
本篇文章摘取自網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