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攝自tt,下同)

當大家都在為林依晨與鄭元暢十一年後再次合體而感慨時,少女鹽卻被坐在角落裡神遊的陳楚河給吸引了。


           

無敵……是多麼寂寞……

迷妹們都無法忘記陳楚河那張帥到驚世駭俗的臉。


           

有多少人還不知道他就是周董《青花瓷》MV男主……

2006年出道,演過《大灌籃》、《命中註定我愛你》、《天涯明月刀》等,緋聞女友包括Makiyo、陳意涵以及N位童顏大乳的圈外妹紙。

 


           

還記得《大灌籃》裡的蕭嵐學長嗎?


           

他也是《命中註定我愛你》裡的千年備胎,命運和《海豚灣戀人》裡的鍾曉剛一模一樣…為毛備胎都長得這麼帥!


           

 

天涯明月刀,葉開

等等,看着怎麼那麼像《瑯琊榜》裡的靳東大叔?



 

 

是不是很像?

最近與賴雅妍主演的《愛上哥們》也紅遍B站,「兩個男人」聯手掰彎了一票腐女和迷妹,被稱為「重機車上的愛情」。


           

然而,這個長著偶像劇男主般絕世美顏的陳楚河,也有着偶像劇般曲折離奇的身世。

 


           

----我是前方高能的分割線----

2007年,有一樁台灣葬禮轟動海內外。政府要員、黑道白道,幾千人穿着整齊的黑西裝、戴着黑墨鏡,電子閃光燈頻閃,美聯社的記者前來採訪,宛如電影中的經典場面。

——摘自《三聯生活周刊》

也是在那時,世人才得知陳楚河除卻藝人之外的另一層身份——台灣竹聯幫精神領袖陳啟禮的長子。


           

 

陳啟禮有過三次婚姻和三兒三女,陳楚河是他與第二任妻子所生的大兒子。

1943年,陳啟禮出生於四川省廣安市一個書香世家。父親陳鍾是一位法官,母親蕭瑋是書記官。


           

(陳啟禮一家)

 


           

 

 

法官出身的父親對陳啟禮要求十分嚴厲,但這也為陳啟禮優秀的國學底蘊打下了堅實的基礎。

據陳啟禮長子陳楚河回憶:

我的爺爺是個非常嚴厲的人,他 非常嚴厲,是個法官,從小就要求他(陳啟禮)比如五點就要起床,五點起床磨豆漿,被子一定要折成豆腐乾,完了還要再去折爸媽的床被,弄豆漿,準備全家人的早餐,之後就要進房間背《文心雕龍》。


           

陳楚河回憶,父親被爺爺寄予厚望。

 

初生牛犢不怕虎

1949年,國民政府撤退台灣,陳啟禮也隨家人逃到台灣。逃難期間,當時仍年幼的他就表現出了過人的膽識。



 

 

來到台灣後,陳啟禮就讀於東門國小。在當時還充斥着省籍情結的台灣,陳啟禮與班上另外兩位外省同學很快成為其他不同省籍同學毆打的對象。

另外兩位同學經常被打至投降,只有陳啟禮一人不肯認輸。從同級生打到跨級生,甚至在陳啟禮國小四年級時,有初中生來找茬。逐漸地,陳啟禮開始和其他類似的外省孩子結黨結派。

 

家中僅有兩個妹妹的陳啟禮非常渴望兄弟間的手足情誼,對於這種感情的渴望也催化著陳啟禮一步步走上江湖路。

初涉幫派

1953年,陳啟禮加入台北縣中和一帶的中和幫,開始過著幫派生活。1956年,中和幫幫主孫德培因殺人入獄,其餘幫眾在永和竹林路舉行大會,共同組織竹林聯盟,簡稱「竹聯幫」。當時人數約四五十人,入幫費為每人5元/月。


           

(圖為竹聯幫初創時期的區分設置,以動物區分,並冠以顏色)

 

當時陳啟禮屬於「鴨」的成員,綽號「旱鴨子」。

據陳啟禮的好友吳敦(後曾與陳啟禮一起參與江南案)描述:

(陳啟禮)做老么負責打仗,帶人出去對抗,他永遠不會退縮,幹到底。帶頭的人很有種,那身邊的人都會變得很有種,那就很厲害,去打架就不會輸...他跟小鴨子(大概也是竹聯幫的一個幫眾)兩個人,曾在永和河堤竹林邊上,別人來圍他,十幾個人,他空手,兩個人還把別人武士刀搶下來, 像這樣子的人,我們江湖上講很有種的人,是很少的。

敢打敢拼的陳啟禮率領一眾外省兄弟和本省掛幫派爭搶地盤,擴張勢力,也逐漸在幫會中獲得了舉足輕重的地位。

真正讓陳啟禮在幫派中一戰成名的卻是發生在1968年的一件事。

 

當時的陳啟禮從陸軍預官退伍,在台北市中山北路和民權東路口的香港西餐廳擔任經理。有牛埔幫少年來店裡尋釁,陳啟禮與兄弟們以一二十人對抗上百人的懸殊比例擊退牛埔幫。從此陳啟禮成為江湖上響噹噹的人物。

同年四月,幫眾在陽明山聚會,重新改組了幫內分支。

劃分為虎、龍、獅、熊、鳳、狼、鳥八大分支,幫眾們逐漸以陳啟禮為首,視他為精神領袖。

陳啟禮令眾人折服的還有他精準的預判敵情能力。


           

在陳啟禮的帶領下,竹聯幫拓展迅速。然而到了1970年,陳啟禮遇到了江湖路上的第一次劫難—— 「陳仁案」。

 

第一次劫難

綽號「賭博郎中」的竹聯幫成員陳仁盜鈴了幫派六十萬款項,並轉當污點證人尋求警方保護。竹聯幫高層決定嚴懲陳仁的叛幫行為,派從小跟着陳啟禮打天下的張如虹當殺手。結果陳仁命喪西門町,而陳啟禮也因此被捕入獄。


           


           

(當時報紙對該則事件的報導)

 

因為屬於特殊幫派分子,陳啟禮直接被時任行政院副院長的蔣經國簽下字條送至綠島監獄,服刑五年。

綠島監獄,黑道分子口中的「博士班」,因島上的監獄收容了許多黑道「大哥」及的重刑犯、政治犯而出名,也是台灣各監獄的最後一道防線。

現在的綠島已走出舊時的傷痛,努力發展觀光拼經濟。


           

聽過《綠島小夜曲》的閨蜜,你們的年齡已經暴露了。

1976年,陳啟禮出獄,開始下海經商,先後成立了承安消防、名商俱樂部、報導黑幫內幕的美華雜誌社等五間公司。


           

 

 

(美華報導)

但人在江湖身不由己,本在商場打開一片新天地的陳啟禮卻又一次被捲入幫派鬥爭中。

當時竹聯幫和四海幫爆發多起械鬥,竹聯始終處於下風。在幫中兄弟的懇求下,陳啟禮再次接過主持竹聯幫的重任,重出江湖,整頓內部混亂的竹聯幫。

陳啟禮開始講組織企業化,並設立忠、孝、仁、愛、信、義、和、平、天、地、至、尊、萬、古、長、青十六個堂口。

在他的整頓下,竹聯幫更加強大。1984年,竹聯幫到達鼎盛時期,竹聯勢力擴及全台灣,人數多達七千多人,成為國內第一大幫。

就在陳啟禮幫派生涯正值巔峰時期,軍情局挑上了他。


           

 

(左一為當時的軍情局局長汪希苓)

「江南案」始末:

黑幫是政治的夜壺時任軍情局局長的汪希苓親自出馬,以報效國家為由,成功吸納陳啟禮和竹聯幫總巡查帥岳峰,在 接受一系列特殊訓練後,被派赴美刺殺筆名江南的作家劉宜良。而帥岳峰到美國後,卻因家庭原因返台,陳啟禮只好找來當時人在美國的總護法吳敦和忠堂堂主董貴森,繼續刺殺行動。


           

 

(作家江南,因撰寫《蔣經國傳》,揭露蔣家內幕,被認為危及情治系統)

1984年,10月15日,江南在舊金山的住家車庫內遭埋伏的吳敦和董貴森連開三槍,當場喪命。


           


           

為江南帶來殺身之禍的《蔣經國傳》

有關作家江南遇害的原因,美國作家大衞·凱普蘭在他的《龍之火——江南案始末與國民黨海外間諜戰》一書中這樣寫道:

 

江南的生活和遇害背後的秘密不在舊金山,而是埋藏在動亂的台灣。如果他不在這一本《蔣經國傳》中揭開了一個秘密,以生動辛辣的筆調寫了蔣經國的私生活,蔣的情婦,私生雙胞胎,他也不會直挺挺的躺在私家車邊上,全身是血,肚子上有兩個小洞。(江南當時鼻樑中了一槍,肚子中了兩槍)



 

 

江南遺容

陳啟禮等三人返回台灣後,還沉浸在為國立功的喜悅中。但沒想到,短短一個月,以警隊總部為首,突然大規模發動「一清專案」,掃蕩全台近四千名黑道分子,但警方後來才驚覺,原來一清專案並不單純。

 


           

陳啟禮有一篇頗長的《陳子 說》,都是整理他自己的「名言」,他也引用杜月笙的話—— 黑幫是政治的夜壺。

董貴森逃亡海外,吳敦、陳啟禮落網,因為「江南案」被判處無期徒刑,送往台北監獄。


           

陳啟禮和吳敦原本被判處無期徒刑,遇上了蔣經國逝世和李登輝就職,得以兩次減刑,服刑六年半,於1991年出獄。

 


           

1991年1月21日陳啟禮江南案獲釋後回家

出獄後的陳啟禮仍舊是幫中領袖,但已皈依樹林海明寺的悟明法師門下,法號「明道」,並將重心放在營造事業。


           

悟明法師

1995年,陳啟禮在辦公室中風,復健後卻又發現背部長了黑色素肌瘤。1996年,陳啟禮前往國外治療,卻遭到政府以竹聯幫精神領袖的名義發佈通緝,因而避居柬埔寨,從此無法返台。

 

而吳敦則步入影視行業,成為長宏影視總裁,出品過《新烏龍院》、《笑林小子》等影片,前妻為許佩容,曾與女星鄭家榆(懷玉公主主演)有過一段情;陳楚河亦是受吳敦發掘拍《大灌籃》入行。


           

周星星與吳敦夫婦

流亡海外,客死他鄉


           

陳啟禮在柬埔寨定居

 

待在柬埔寨的時間裏,陳啟禮和當地的台商一起投資土地開發、旅遊業,融入地方,還被受封為勳爵。

1999年,發生台商會長李志鑫遭殺害命案,陳啟禮在會見台灣媒體時,隨身掏出口袋裡的防身手槍,解釋政局動盪,



 

 

恰好保鏢在頂樓陽台曬長槍的畫面被媒體拍到


           

畫面傳送播出後,讓當時積極掃蕩槍械的柬埔寨當局臉上無光,隨即以私藏槍械的罪名逮捕了陳啟禮。陳啟禮在柬埔寨獄中的一年一個月中,二度中風,出獄後身體大不如前。

 

2002年,陳啟禮父親陳鍾在台灣過世,流亡海外無法盡孝,也成為陳啟禮心中永遠的痛。


           

2007年,陳啟禮被診斷出罹患胰臟癌,重病在床,仍然無法回台,在香港接受治療後終究不敵病魔,於2007年10月4日逝世於香港法國醫院,高潮迭起的一生落下帷幕。

2007年,有一樁台灣葬禮轟動海內外。政府要員、黑道白道,幾千人穿着整齊的黑西裝、戴着黑墨鏡,電子閃光燈頻閃,美聯社的記者前來採訪,宛如電影中的經典場面。作為死者長子的陳楚河,職業是演員,扮慣了各種角色:偶像劇中的富家公子、武俠片裡的大俠……而「教父」的兒子,是他人生中第一個,也是最重要的角色。

 

——《三聯生活周刊》


           

幼年的陳楚河與父親陳啟禮

黑道大哥長子的身份曝光後,陳楚河或多或少會受到外界的一些猜疑與好奇,但他用事實打破了人們對此的偏見。

父親的喪禮之後,他簽字放棄了遺產繼承權,他說,「 我相信僅憑父親留下來的思想及文字,我可以創造我想要的一切。」

早在竹聯幫鼎盛之時,陳啟禮就曾立下嚴格幫規,規範幫內兄弟們的言行。

據台灣前軍情局副處長陳虎門回憶:

 

他特別跟我講,他說我們竹聯幫第一個不販毒,不吸毒,不走私槍火,不販賣人口,強迫婦女,逼良為娼,絕對不做這種事,做這種事是我們的大忌。

陳楚河進入演藝圈,父親送他一枚藍寶石戒指,告誡他不要沾染賭博和毒品。

因為江南案入獄後,陳啟禮失去人身自由,但也因此更加專注對家人的關愛。

 

陳啟禮與家人

在獄中的陳啟禮一直與陳楚河保持通信。


           

我覺得我的人生中如果說要讓我選一件最珍貴的事物,應該就是那些信。

——陳楚河

儘管父子倆相處時間不多,但陳楚河從沒有感覺到親情的缺失。在陳楚河心中,父親就像武俠劇裡的大俠,並不是因為功夫有多深,而是因為他愛人寬恕的精神。


           

陳楚河給陳啟禮一個綽號,叫「三溫暖」。有句話是「君子有三變:望之儼然,即之也溫,聽其言也厲。」

 

「剛開始看到他的時候覺得他很嚴肅,很害怕,但是接觸之後他會幫你夾菜啊,會開玩笑,你就覺得這個人好好哦,但是後來又發現他做事很嚴肅認真。」

現在的陳楚河,依舊為人低調,鮮少有負面新聞,翻他的微博能發現他還是個有點中二可愛的四次元少年。

 

文章來源:toment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