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了2500多個孩子,


她將這個秘密藏了54年。


···


「我本來能救更多人」


Save More Children


 


她只是個普通的護士,


卻從納粹手中奪回了2500多個孩子的生命,


生前她一直譴責自己:


我做得並不夠,


因為也許我可以救更多的人。


 


1910年艾琳娜·森德勒(IrenaSendler)出生於波蘭華沙,父親作為小鎮上唯一的醫生,在她7歲那年卻因為救治傷寒病人感染去世,父親生前曾告訴他:如果看到有人溺水,即使不會游水,你也應該努力去救他。


 


正是這句簡單的話語


和父親捨己救人的精神,


影響了森德勒的一生。


 



       


1939年9月德國進攻波蘭華沙,


佔1/3城市人口的45萬猶太人,


被隔離在僅有紐約中央公園那麼大的地方,


當時森德勒是一名護士,


擁有進入猶太人隔離區的通行證,


於是她利用職務掩護,


不斷為猶太人提供緊缺的衣服、食物和藥品。


 



       


 


3年後情況突然變得急劇糟糕,


每天有數以千記的猶太人被送往死亡集中營,


面對嚴峻的形勢,森德勒坐不住了,


她立即和同伴建立了一個幫助猶太兒童逃跑的「網路」,


並利用社會工作者的身份進入猶太區。


 



       


 


連續18個月,


每天冒著生命危險,


來回集中營數次掩護幾個孩子離開。


 


然而很多猶太父母不敢讓他們把孩子帶走。


他們問的第一個問題就是:


有什麼保障能讓孩子活下來呢?


她只能如實回答:沒有。


因為連她自己都不知道


今天能不能活著離開隔離區。


 



       


就這樣在冒著生命危險,


卻毫無保障的情況下


 


她將2500多名猶太兒童藏在擔架下、手提箱、屍體袋裡,甚至把某些孩子裝成生了傳染病的樣子,通過救護車鬼事神差地帶出隔離區,送往天主教會。



       


 


60年後,森德勒依然為當年的經歷做噩夢,她回憶說:有的父母讓他們把孩子帶走,有的則讓他們過幾天再來,然而當他們再回去的時候,很多人全家已經被送往死亡集中營了。


 



       


 


即便是僥倖被救出的兒童,


也依然時刻面臨死亡的威脅,


因為當時的華沙城裡人人自危,


到處是冷酷無情的告密者,


蓋世太保每天四處搜尋從隔離區逃跑的猶太人。


 


蓋世太保是德國的國家秘密警察


 


為了保住這些千辛萬苦救出來的孩子,森德勒和她的同伴幾天幾夜趕製了3000份偽造證件,包括有牧師簽名的天主教出生證和高級官員簽名的身份證。


 


然而僅有這些還遠遠不夠,她讓孩子們把新名字在心裡默念百遍,甚至千遍,教他們簡單的禱告詞,以免蓋世太保檢查的時候出紕漏。每個走在街上的孩子隨時可能被盤問,如果不會禱告詞會被立即處死。


 





 




猶太人不信天主教,因而也不會禱告詞,這也是納粹判斷孩子是否是猶太兒童的一種方法,森德勒教孩子禱告詞,是為了保護孩子。


 


當時的華沙,


藏匿猶太人是死罪,


連家人都會被牽涉處死,


甚至比印刷「反動報紙」、運送武器


企圖顛覆德國的罪名更重。


 


就是在這樣高壓嚴酷的環境下,


1943年森德勒被發現逮捕,


蓋世太保對她施以酷刑,


生生打斷了她的腿骨、腳骨,


卻沒從她的嘴裡得到任何有價值的信息。


 



       


 


極度憤怒的納粹決定處死她,


幸運的是波蘭地下組織


花重金買通行刑士兵,


才把她救出來。


 


被救出的森德勒並未就此罷手,


她繼續隱姓埋名營救猶太人,


還將救過的孩子情況詳細記錄,


放在廣口瓶中埋於鄰居家的樹底,


以便戰後能讓他們跟父母重聚。


 



       


1945年納粹撤離波蘭,


森德勒取出名單,


將孩子送還給尚倖存的父母,


遺憾的是幾乎所有的父母都已被殺害或失蹤,


只有寥寥幾個孩子找到了父母。


 


自那之後,


54年間她過著像普通人一樣的生活,


從未對人講起救過2500多個孩子的的故事。


 



       


 


直到54年後的1999年,美國堪薩斯州的4名中學生在做歷史課題時,在一篇名為「其他辛德勒」的簡短報道中,發現了艾琳娜·森德勒的名字,只有簡短的一句話:她救了2500多個孩子。


 


「這不可能吧?


辛德勒救了1100個猶太人,


如果森德勒救了2500個,


我們怎麼從沒聽說過她的名字?


是不是將250錯印成2500?」


 



       


 


他們趕緊上網搜索艾琳娜·森德勒,只有兩個詞條,全部來自同一網站:猶太正義基金會,發郵件詢問確認數字無誤,但卻再沒有其他任何森德勒信息。


 


接下來幾個月,幾個中學生利用放學和周末時間,跑到檔案館和圖書館查找關於二戰的各種資料,他們甚至查看了二戰紀念碑的所有名單,希望找到森德勒最後的安息地,卻依舊一無所獲。


 



       


最終猶太正義基金會


傳來令人難以置信的消息:


森德勒還活著,


住在波蘭華沙,已90歲高齡。


 



       


 


就這樣,在4個中學生的追尋下,


森德勒塵封的往事才重新搬回世界。


她超人的勇氣和智慧,


不僅感動了美國人,


也讓波蘭重新發現了自己的英雄。


 



       


 


當時年邁的老人


住在華沙的一家養老院中,


坐在輪椅上,行動十分不便,


波蘭總統和夫人親自到養老院去看她。


 



       


遲暮的英雄也收到了各種姍姍來遲的榮譽


 


2003年,教皇保羅二世親自寫信給森德勒,讚揚她在戰爭期間的卓絕努力。



       


 


2003年10月,她被授予波蘭最高榮譽白鷹獎,她的形象還被印在了2009年波蘭的紀念銀幣上。



       


 


2006年7月30日,96歲高齡的森德勒在德國慕尼黑舉行的紀念儀式上接受榮譽勳章,出席儀式的許多人都是當年她營救的猶太兒童。



       


ElzbietaFicowska是被森德勒營救的一個嬰兒,她說:「森德勒女士不僅救了我們,也救了我們的子孫後代。」



       


 


同年10月,96歲的森德勒,獲得了諾貝爾和平獎提名。



       


 


2008年5月12日,時年98歲的艾琳娜·森德勒在波蘭安靜地走完了自己的一生。



       



       


 


臨終前她的一段話讓無數人為之動容:「我從未將自己看成英雄,那些被救出來的猶太孩子,已經證明了我在世上的價值,但這並不是值得讚揚的理由。相反,我總是受到良心的譴責,我做得並不夠,也許我可以救更多的人,這一遺憾將伴隨我終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