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波蘭植物人揚‧格萊布斯基昏迷19年後甦醒的消息震驚了全世界。而更令人震驚的是,格萊布斯基醒過來後告訴大家:他的大腦一直在工作,能聽、能看、能思維、能思考,還有記憶,但是身體不能動,他為此一直感到很著急。

從未放棄過希望
揚‧格萊布斯基以前是波蘭基烏德沃的一名鐵路工人,1988年在鐵路上工作時,不幸被火車撞倒,頭部受傷,變成了植物人。醫生說他沒有希望了,但是2007年的4月12日,昏迷19年的格萊布斯基卻醒了過來。
甦醒一周後,他就能流利的說話了。對此,他的妻子格特露達說:「他的甦醒不是奇蹟,而是一項艱苦的工作,但我從未放棄過希望。」
       

Advertisement        
格特露達說19年的歲月不堪回首,現在想來都不知道自己是怎麼走過來的。她流著眼淚講述了過去的故事:「從他躺到床上那刻起,我就感覺天崩地裂。但是我相信我的丈夫不會離開我們,他一直和我們在一起。我要照顧床上的病人,同時4個孩子需要撫養。沒有錢,但是我硬是撐過來了。」她的痛苦誰都體會不了,她在丈夫面前從不落淚,但她在一個人的時候會偷偷的哭。
格特露達說,日子雖然艱難,但她沒有求助過別人,只是一個人日日夜夜守候照顧著丈夫,每天陪他說話。不管丈夫能否聽見,她會跟他嘮叨、跟他生氣、跟他笑,而丈夫只會睜著眼睛毫無表情地望著她。孩子每天放學後先跑到父親跟前匯報一天的學校生活。每當她要出門時,總會把電視開著,讓丈夫看。儘管從丈夫臉上看不到任何表情,但格特露達覺得,家裡有聲響他就不會覺得寂寞。
格特露達說,這19年裡,丈夫每天進食很少,「每次給他餵吃的、喝的,要從他的牙縫往裡慢慢的塞,輕輕的磨。」格特露達始終相信有一天丈夫會醒過來。
功夫不負有心人,在格特露達耐心地照料下,丈夫終於在沉睡19年後醒了過來。望著身邊笑呵呵的丈夫,看他會自己摸頭,會移動身子鍛鍊身體,格特露達有時甚至不敢相信。從不在丈夫面前流淚的她,終於忍不住哭了,而這是幸福的淚水。        

大腦一直在工作
揚回憶說,在臥床期間,他的腦子事實上一直在工作,眼睛可以看,耳朵可以聽。他說:「那時我知道身邊發生了什麼,只是不能動,不能說,每天只能躺著,很著急。當看到妻子一個人不辭辛勞的照顧我,當看到孩子放學回家在我身邊晃來晃去,當聽到隔壁我的孩子們結婚的嬉鬧聲,當看到我的孫子女們的可愛模樣,我很著急,因為我無法表達。現在,我能慢慢的把以前的事情回憶起來了。」
揚說:「我知道東歐發生了劇變,我知道波蘭變化很大,從電視上看到波蘭總統大選。但是我只能躺著。」

慢慢認識世界的變化
揚甦醒後,妻子推著他去了一次附近的超市。
當他看到妻子一進門拿了一個購物籃把要買的東西扔進去時,竟然驚訝地問道:「你要做什麼?」因為在他的記憶中,商店買東西要排很長很長的隊伍,然後購物付錢。妻子問他想要為自己買點什麼東西時,他選了一件印有「Spider」的黃色T恤。


對於揚來說,世界的變化在他躺在床上時就通過電視瞭解到了,但真正要重新開始認識它的時候,還是忍不住驚嘆。
揚說他知道所有的事,「我知道東歐發生了劇變,我知道波蘭變化很大,從電視上看到波蘭總統大選,看到現在的領導人卡欽斯基。」
現在的揚是快樂的,他的每一句話每一個動作都讓格特露達感到興奮和欣喜。當妻子說「晚安」時,他央求說:「你躺在我的床邊,陪我說說話。」現在的揚每天都在笑,似乎要補償近20年來的喜悅。他激動的對記者說:「我感謝我的妻子,直到生命的最後一刻,她一直陪著我幫我,為我做一切。沒有人能像她這樣做。」
看來,以為長期昏迷不醒的病人就像一根木頭一樣,沒有知覺、沒有意思、沒有情感、沒有思維、沒有記憶,所以把這樣的病人叫作植物人,這個觀念在醫學界看來得改一改了。
via
本篇文章摘取自網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