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a        

昨天是荊州電梯事故死者向柳娟「頭七」 她的3歲兒子尚不知母親去世家人不願再揭傷疤        

電梯無法吞噬的母愛        

一個三歲孩子的問題,難住了全家人,令他們不敢正視,也無法回答:「媽媽呢?媽媽掉進電梯裡了,怎麼還不回來?」

這個孩子現在還不知他所經歷的一切對自己的未來會產生何種的影響:在被扶梯吞噬前的最後一刻,他被媽媽拋了出去;隨後,他眼瞅著媽媽消失在扶梯裡——這一切,只佔用了孩子一生之中的9秒鐘。
       

Advertisement        
孩子還無法感受到痛苦,但現在,孩子的家人們卻感受到了無以言狀的痛苦,他們不知道何時能夠告訴孩子:7月26日,荊州安良百貨商場,他的媽媽向柳娟,用盡最後的力氣,完成了自己的責任——她對孩子的那份母愛,永遠定格在那9秒鐘,定格在她那最後的一拋之中。        

昨天是向柳娟頭七的日子,「傳說頭七的晚上死者是會回家的,我怕姐姐回去的時候家裡沒人,也怕姐姐找不到家在哪裡,她都還沒有入土。」向柳娟的妹妹向柳婷說。

村莊里突然的來電        

7月26日,上午10點鐘,荊州公安縣埠河鎮群英村。

58歲的柳中桂和妻子正忙著給家裡5000多隻小鴨子餵食。柳中桂,傳統的農民,在經歷了多年的清貧且艱難的生活後,對當下的生活充滿了希望。原本家裡靠2畝半的水稻和2畝半的棉花過日子,現在雖然田沒有了,但養的這些小鴨子目前的市場價就有十餘萬元,一切順利的話,今年的收入不會太差。

更重要的是,兩個女兒的生活也越來越安定,這讓為父母的總算能夠放下心來。

柳中桂的二女兒向柳婷在荊州沙市區的工作也算安生,她工作的地方是一個大企業——「安良百貨」,一家2011年12月31日正式營業的購物中心。

而已為人婦的大女兒,不僅人長得漂亮,性格也跟父親一樣忠厚、樸實。未來,她按照自己的想法或許會開一個服裝店,但現在大女兒最重要的事情就是照顧自己的兒子,不到三歲的明明(化名)。柳中桂就覺得這個外孫子根本離不開自己的大女兒,只要大女兒在,孩子就不會吵鬧;要是離開時間稍微長一些,孩子就要問媽媽哪去了。

這個大女兒名字叫向柳娟,今年30歲。

突然,一個電話,擾亂了柳中桂的心神。電話是女婿張偉打來的,聲音聽上去很緊張,也很慌亂。張偉告訴柳中桂,向柳娟從商場裡摔了下來,受傷了。柳中桂意識到孩子的傷不會太輕,可能會很嚴重。

柳中桂的妻子也在詢問著出了什麼事情。望著妻子,柳中桂沒有說實話,只是說大女兒在商場裡摔了,自己要去看一下。他知道自己的妻子因為小時候的身世,所以性格比較剛硬,也更關愛孩子。他擔心女兒萬一真受了重傷,會對妻子是一個打擊,畢竟妻子也已經58歲了。

柳中桂沒有耽擱,騎著摩托趕到了鎮上,坐上了去往沙市區的公交。



via        

監控錄像還原        

生離死別的9秒        

32歲的張偉,也沒有說實話。

就在一個小時前,張偉帶著妻子向柳娟和孩子在「安良百貨」閒逛,打算給這娘兒倆買幾件衣服。在六樓轉了一會兒之後,他們來到了通往七樓的自動扶梯口。其實,通常,很少有人會上七樓,那裡除了有個VIP室以外,並沒有什麼。但是,不到三歲的孩子喜歡坐扶梯,向柳娟準備帶著他上了七樓以後,再坐扶梯下來。

張偉沒有跟她上去,只是在電梯口等待。他望著妻子和兒子,原本一切正常,但就在剛到七樓的時候,突然,妻子掉進了電梯的踏板下,幾個工作人員一團的慌亂。

「我眼睜睜地看著她掉了下去。」事後,他這樣對別人說,不過,他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妻子和兒子到底怎麼了。


       

via        

當時事發的監控錄像在後來告訴了人們那一刻的情景:向柳娟踩到了已經出問題的踏板,隨即掉進了扶梯裡,在最後一刻,她把孩子託了出去,保住了孩子的性命。從她踩到踏板那一刻到最後人消失在電梯裡,時間只有9秒鐘。

張偉當時的頭腦發懵。他事後在接受採訪時說,他先是以為妻子和兒子都掉了下去,所以在現場一陣慌亂後,跑到下面去尋找,再又跑上七樓,發現兒子沒事以後,趕緊打電話報警。

沒有人能夠知道和感受到張偉當時的心境,後來他也不願意再對外人提起這9秒中的回憶。向柳娟的妹妹向柳婷說她趕到商場看到張偉時,張偉給人的感覺是很難再撐得住了,他臉色蒼白,瘦弱的身體似乎隨時就要倒下去。

「我姐夫平常挺'依賴'我姐姐的,什麼都聽她的。」向柳婷說,「原本,他們打算逛完商場就回家的,姐姐還要親自做飯的。」



via            

我的命            

為何落在外孫身上            

大約12點左右,柳中桂趕到了「安良百貨」。一到這裡,他便感覺不對了。

「我已經做好了思想準備,孩子肯定是摔傷了,但沒想到是這樣……」柳中桂看到了張偉,看到了封閉的現場,看到了救援的消防,他感覺到自己如果不是靠著牆,或是有人扶,就要癱軟在地上了。

向柳娟是從六樓的電梯處被拖出來的,不過柳中桂是在殯儀館才看到女兒最後一面的,「他們沒讓我看女兒的全身,只是讓我看了孩子鎖骨以上……」

然而,柳中桂的妻子卻到現在都沒有能看到自己女兒的最後一面。由於女兒死去了,柳中桂不得不通知了妻子,並讓人把老伴接到了殯儀館。

晚上趕到殯儀館時,柳中桂的妻子幾乎要暈過去了。她不住地說「自己的命為何又會落在了孫子身上」。

向柳婷說自己媽媽兩歲的時候母親去世,四歲的時候,父親也亡故,一直由親戚養大。所以她一直要把兩個孩子教成懂事、聽話、能夠自立的孩子。同時,媽媽也更懂得愛孩子,心疼孩子。

「其實我的性格很像媽媽,比較剛硬,姐姐的性格更像爸爸,比較溫良。」在向柳婷的心裡,比自己大六歲的向柳娟很多時候不是一個姐姐,而是一個媽媽,不僅在照顧她,還能夠容忍她所有的缺點。例如當她先跟姐姐惹事,隨後離家出走,姐姐不但沒有怨她,反而因為柳婷不接電話而偷偷地哭泣。

現在,讓向柳婷難過的是,在她生命裡的兩個「母親」——姐姐突然地離世,而自己的媽媽又住進了醫院,陷入了抑鬱之中。

在荊州第一醫院15棟樓的病房裡,五六位親戚陪著向柳娟的媽媽:「她用頭撞牆,老有輕生的念頭,我們天天都在醫院裡陪護著她,不敢離開。 」

母愛            

卻被個別網友質疑            

7月26日,晚。

網絡上一種異樣的聲音襲來,打擊著這個剛剛遭受突變的家庭:向柳娟的母愛,在被電梯吞噬後,又被個別網友質疑了。

「明明已經勸告了還非要上去,為什麼電梯一個人沒有?為什麼後來抱著孩子,為什麼售貨員一直等著?人卷下去了說是母愛?母愛就是帶著孩子做這麼危險的事情?出了事親戚愛特一堆記者不就是為了把賠償的數額……」


           

這讓這個家族裡另一位女人不得不開始面對壓力——張偉的堂妹,微博上的網名KKCAKE。

KKCAKE是最早把「安良百貨電梯傷人」一事發到微博上的,因為她希望事情的處理能夠公開、透明,同時也是因為嫂子對侄子的那最後一托,深深地感動了她:「看到大家轉發和祈福,內心感恩……在媒體平台上曝光這些只是希望更多的人看到危險就在我們身邊,她是偉大的母親!」

然而,那一夜,她卻想不通了。她不知道質疑的人來自何處,也不明白為什麼嫂嫂那出於母親本能的一托會被人懷疑,在那個時候她也不知道真相到底何時能公佈。

在27日凌晨3點17分,她在微博上發布了一篇文章,名為《不眠夜,深省》。文中這樣寫道:「帶著孩子做危險的事情。嫂子是個善良溫順的女人,從寶寶的來臨到現在一直是全職媽媽的角色,寶寶就是她的全部。兩年多來她可以沒有化妝品,沒有漂亮衣服,但朋友圈裡無一例外的全是寶寶。所以,你質疑她明知有危險還帶上孩子,對不起,我不信。

網路,可以帶給人希望,但同時也伴隨著一雙無形的手,掐住我的脖子。我不發布事情的具體情況,因為我們在等官方的最終結論,我不去一一回應質疑,因為相信清者自清……網友們為嫂子留下的蠟燭,和給我的指點、幫助,在這裡我一併謝過,謝謝你們願意給善良的嫂子作證,她是偉大的母親。」

孩子現在            

總會問媽媽哪去了            

7月27日晚上9點30分,當荊州市安監局局長陳觀鑫在新聞發布會上最終說出「湖北安良百貨集團有限公司機械傷害一般事故屬於安全生產責任事故」這句話的時候,不到三歲的明明在家裡正跟著視頻高聲朗讀著英文單詞。

向柳婷用手機視頻拍下了這個場面。在鏡頭里,孩子沒有任何的不適感,也沒有刻意的擺個姿勢。也許,這個孩子早已經習慣了媽媽對他的拍攝,因為在向柳娟的微信朋友圈相冊裡還留存著孩子大量的照片和小視頻,記錄著他的成長。僅僅在7月份,就有2日、3日、9日、13日、20日……其中13日這天,向柳娟一下拍了9張照片,並寫道:「第一次看電影,居然沒鬧……」

不過,向柳婷在朋友圈裡轉發孩子讀英文的時候,還配上了一段話:「跟著視頻練完英文字母后立馬高興地對我說:'媽媽,拍……發現不對後停了一下又對我說:小姨拍拍手……我只能當不知道。」

的確,如何面對孩子,面對孩子的提問,現在成為了每個大人最頭疼的問題。28日的時候,家里人便開始尋找心理諮詢師來尋求破解。KKCAKE也發微博說:「今天在家陪著寶寶,他是除了真相之外最重要的存在。尋求過心理諮詢師的專業意見,希望我們在面對寶寶詢問時將傷害降到最低。」

孩子現在總是會問媽媽哪去了,我要媽媽。」一位家屬說,「孩子甚至會說'媽媽掉進電梯了,現在媽媽怎麼還不回來?'我們真的不知道如何面對孩子,更不知道那些場景將來會對孩子有什麼樣的影響。」

頭七            

我怕姐姐找不到家            

從7月28日開始,無論張偉家還是向柳娟家,都沒有人願意再跟不相關的人去提那件事情了。一方面,他們越來越忙碌了,在家裡陪著孩子;跟「安良百貨」的人商談賠償的事情;在殯儀館招待前來弔唁的人們;在醫院裡陪護情緒不穩定的老人……然而更重要的是,在經過了一番媒體的狂轟濫炸之後,他們內心深處不願意再去揭開那個還沒恢復好的傷疤,他們不敢再「看」到那9秒鐘的場景。

然而,就在7月31日的晚上,向柳婷給我發來了這樣一段話:「不知道您是否了解頭七?頭七的晚上死者是會回家的,我怕姐姐回去的時候家裡沒人,也怕姐姐找不到家在哪裡,她都還沒有入土。我從來沒想過姐姐會是這樣子的結局,她還這麼年輕,這麼如花似玉,好容易把小孩最難帶的日子度過了,為了照顧孩子沒有睡好一個晚上,每天半夜都會起來照顧孩子上廁所以免尿床,早晨孩子醒了就得跟著醒來給孩子穿衣做早餐,姐姐太沒福氣了,好日子眼看就要來了,卻無福享受,我真的好難過。」
via
本篇文章摘取自網絡


加入賺錢

2.jpg


1.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