示意圖        

我曾經在一個縣級市的醫院工作了一段時間,那一陣搞計畫生育很嚴格,但是如果是農村戶口可以生兩個孩子。90年代初期,大家重男輕女的思想也很重。那時候,基本上第一胎是男孩,第二胎就隨便生。第一胎要是女孩的話,第二胎非要想盡辦法生個男孩不成。如果二胎都是女孩,他們有人會把二女兒的戶口上到別人家,或者是交罰款,再接著生。

農村裡大部分人都沒有產檢的意識,基本上是感覺不行了,就來醫院生產。那時候見識過很多次的悲喜劇。

有一次,一個孕婦在她愛人的陪伴下來到醫院,後面還跟著兩個小姑娘,一看就是第三胎。孕婦的肚子特別大,一看就是肚子裡是雙胞胎。

「大夫,我老婆要生了。」
       

Advertisement        
我們很快準備產房,孕婦宮口都開了。那時候即使是多胞胎,我們也不會輕易就剖腹產,因為多胞胎孩子普遍都小,順產也是可以的。        

孩子們很健康,更讓人驚喜的是,這是三胞胎,而且兩個女兒一個兒子。這是我進入婦產科以來,第一次見到多胞胎,還是龍鳳的。當時整個醫院的人都知道。

我們把孩子抱出來之後,家人很高興,三個孩子輪著抱來抱去的。但很快,實際的問題把高興沖散了。這是很普通的一家人,要養活五個孩子,實在太艱難了。

這家人考慮再三做了這樣一個決定:一天清早,護士被門外孩子哭鬧的聲音驚醒。打開門,門外一個盒子,兩個漂漂亮亮的女孩兒躺在裡面嗷嗷大哭,還有一張紙條:好心人,請收養兩個女娃吧。我們養不活了。上面還有兩個女孩兒的出生年月。

那家人把男孩兒抱走了,留下了這對雙胞胎的女兒。

因為這件事很多人都知道,大家紛紛來看這對女孩兒,可是要收養卻麻煩了。雖然那時候收養的手續不健全。但是很多人已經有了孩子,不允許收養孩子了,而沒有孩子的人更不願意收養了。

我們科裡沒辦法了,只能是幾個醫生輪流把孩子帶回家,喂點奶粉,照顧一下。

大概一週左右,一對夫妻找到了我們。他們9歲的兒子因為意外事故離世了,兩個人悲痛欲絕。妻子的妹妹是我們醫院的護士,她告訴他們,我們醫院裡有這樣一對雙胞胎女兒,他們決定收養這兩個女兒。

這一對小丫頭也重新回到了爸爸媽媽的懷抱。因為她們的小姨在醫院,她們的養父養母也在附近居住,所以兩個小丫頭經常跑到醫院的花園裡玩耍。大家都覺得這對夫妻和這對小丫頭得來的這份幸福十分不易,所以對她們的身世都絕口不提。因為第一個孩子的離開,夫妻倆經過申請後又生了一個兒子,但是對這兩個女兒依舊十分關愛。三個孩子也彼此照應,雖然經濟上略有拮据,不過一家五口人過得其樂融融,

大概在她們上五年級的時候,妹妹突然開始咳嗽,甚至開始咳血,她們的小姨帶到醫院來檢查,檢查出是肺結核。這也不是什麼大病,但是要住院的時候,小丫頭的生父生母突然間出現了。她的生父生母這兩年做生意掙了不少錢,在當地也開了豪車住了別墅,聽說自己的女兒生病了,非要接回去自己治療,似乎是覺得孩子的養父養母害的孩子得了這個病。

兩個十歲的小姑娘正是敏感的時候,突然間就多了一對父母,親生父母非要帶小丫頭去北京治病,養父母覺得只要孩子能治好就行,所以就讓小丫頭跟著他們去了。大丫頭還跟著他們。大丫頭每天問自己為什麼又多了一個爸爸媽媽,養父母只能告訴孩子真相,只是告訴她,你們很幸福,有兩個爸爸媽媽喜歡。

小丫頭治好病了回來了,親生父母卻要把兩個丫頭都要帶走,原因是他們可以給她們提供更好的學習生活環境。養父母不願意,自己不是自己親生的,但畢竟也是自己養大的,最後為了孩子好,還是同意經常讓他們把孩子帶回去住。親生父母每天給這兩個丫頭買各種好吃的好穿的,帶她們去大房子裡住,而且和她們說什麼時候想回去看養父母都可以。

兩個小姑娘也不太知道原因,只是覺得還有個爸爸媽媽對自己好也不錯,也經常跟他們住在一起。養父母看到女兒高興,不好說什麼,只是一有時間就到親生父母家裡問,能不能接孩子回去住兩天。

這樣的時間持續到了孩子們上初中,叛逆期的女孩子很有性格,再加上從小不是跟著他們,也慢慢地從各種親戚口中知道了自己的身世,知道了自己是被棄養,而養父養母又這樣對自己好。兩個丫頭又回到了養父養母家裡。只是節假日過去問候一番。

到現在,兩個丫頭也都大學畢業了,當年的小縣級市,也變得和大都市一樣了。大丫頭被分到了我們醫院做了眼科醫生,小丫頭則在一所中學當老師。

因為一直都認得這兩個孩子,再加上還是我給接生的,所以大丫頭來醫院實習的時候,還做過我的學生。她正式入職之後,還專門來找過我。有時候碰到,大丫頭總是會和我聊聊。

她在說起自己養父養母的時候,都會稱呼「爸媽」。很少說起自己親生父母,偶爾提起也只會用「他們」來代替。她說和妹妹一樣,基本上不怎麼和那邊往來了,「我是我爸媽養大的,我得孝順。我親生父母最開始對我們好,就是想彌補,後來發現是不是自己養大的畢竟不一樣,後來對她們也就愛管不管了。真心對我們好的還是我爸媽。」

她說她有點恨她親生父母,不是恨曾經放棄了她們,而是恨為什麼要打擾她的生活。如果不是她們突然闖入自己的世界,她肯定和別的人一樣。爸媽,有一個就夠了。

我說可能他們心裡也不踏實,畢竟是自己的親骨肉。大丫頭笑著擺擺手,「藥老師,您不知道。如果真不踏實,當時就不會把我和妹妹放進盒子裡扔在醫院門口。兩個孩子,拉扯拉扯也能養大。我爸媽條件不好,不也把我們姐弟三個人拉扯大了?放棄就是放棄了,找再多的藉口也是放棄了。」

最近,大丫頭結婚了,她的養父母坐在台上笑靨如花。聽說大丫頭也告訴了親生父母,但是我看了一圈也沒有找到。可能他們會想,如果當時的決定不是拋棄兩個孩子,坐在台上的應該就是她們了。


via
本篇文章摘取自網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