鳴人表現得特別喜歡小櫻,都是在第一部,人物設定是12歲。疾風傳之後人物設定15歲,這個年齡段感情才開始顯露,而從這時候開始,第七班更多講的是友情和羈絆,小櫻對佐助的感情沒變,但是已經很少提到鳴人對小櫻的喜歡了。

火影講述的是一個追趕的故事,鳴人追趕佐助,雛田追趕鳴人,後人追趕前輩等等,很多人說鳴雛結局是雛田苦等這麼久換來的,錯!這個結局是雛田自己爭取來的,是她用自己的努力贏得了鳴人,追上了鳴人。下面說說岸本對於鳴雛早就埋好的伏筆。

要提鳴雛肯定就要說告白這一話
       

Advertisement        
很多人說這裡跳出來的是雛田而不是小櫻,就是小櫻的一大黑點,其實並不準確,當時小櫻在為傷員治療,而且隔得比較遠,因為這個黑小櫻比較牽強。其實 這一話只是為後面鳴人爆九尾做個鋪墊而已,跳誰出來都可以,只不過這個人要恰到好處的合適,所以只能落在雛田的身上,岸本下了一手好棋。        

整整這一話,雛田的大鏡頭篇幅特別的多,jump裡面每一期漫畫的篇幅是有限的,在作者不是故意拖劇情的前提下,每一幕都相當寶貴,大版面很佔篇 幅,但是留給重要的劇情和人,是非常有必要的。整個火影看下來,雛田留給我最深的三個鏡頭,這裡有兩個。一個是雛田跳下來救鳴人,也就是上圖,動畫裡面給 了整整兩秒的一個靜止鏡頭做特寫,光影銜接特別完美,給了雛田一個極其震撼的開場,然後就是下面這張圖。


       

疾風傳之後,主角們的年齡在15歲左右,是對感情比較敏感的年紀了,岸本處理起這些青少年的感情特別謹慎,像第一部小李把喜歡小櫻掛在嘴邊,疾風傳 已經沒有了,鹿丸手鞠的一些小互動,疾風傳壓根不讓這兩人碰面,包括鳴人對小櫻的感情也極其淡化,轉而對佐助的羈絆,只有小櫻對佐助的感情依舊,再就是雛 田對鳴人的感情,這說明岸本一開始就已經想清楚了,這兩對是絕對的官配,動不得的。

這一次更是用整整一話的篇幅,講雛田為鳴人犧牲,並且把「我最喜歡的就是鳴人」這句話清楚的說出來,給了個大特寫,沒有一點隱晦,相當直白。

然後我們再說說岸本前面巨長的鋪墊,直到這一話讓雛田表白的用意。

雛田出生名門,父母雙全(後面似乎是母親過世了),宗族的繼承者,萬千寵愛於一身,和鳴人本來應該是沒有一點交集和共同點的。但是父親的壓 力讓雛田非常自卑,過於溫柔平和也導致她不太適合當一個忍者,雛田進入忍者學校成為忍者,參加考試大部分是為了完成父親的希望,直到中忍考試和寧次對戰, 被鳴人鼓勵,才找到目標。目標這個東西在火影裡是個非常重要的東西,就相當於你迷茫中被人點亮了路燈,指引了方向。但是這個時候雛田,還是在追逐鳴人的背 影,直到迎戰佩恩,才真正追上了鳴人。直到這個時候,保護鳴人成為了雛田的目標,她終於站在了鳴人的身邊,用了疾風傳前面整整兩白話的空白,追上了鳴人。

雛田倒在鳴人面前,鳴人直接爆了六尾,幾乎是沒有任何掙扎。從前面看,鳴人被九尾完全控制意識,一般是還要掙扎一下的,這一次是一步到位,直接爆了六條尾巴,和九尾什麼對白都沒有。事後鳴人回想起來也是這麼說的,看到雛田倒在自己面前,就什麼都不顧了。

告白是襲擊木葉這個劇情的關鍵轉折點,如果沒有雛田的犧牲,鳴人不會險些被九尾控制,也不會見到四代火影,進而擊敗長門。可以說岸本在如此關鍵的劇情轉折點,把雛田放在了這麼重要的位置,對於雛田的態度已經是不言而喻了。

三大漫死哥哥這個梗已經玩爛了,不過98比較有良心,白哉領了便當又回來了,另外三位是真的死了。寧次之死爭議很大,這裡就不說了,單從影響來說, 寧次決定了戰役的勝利。在寧次死後,帶土開啟嘴遁差點就把鳴人說崩了。之前還說著絕不會讓同伴被殺的鳴人,環顧四周已經是屍橫遍野,臉都被打腫了,面對一 個如此強大的敵人,將所有東西都扛在自己身上還是打不過,帶土伸手的那一刻相信鳴人肯定是要崩潰了的,不過這時候有人出手了。不是敬佩的卡卡西老師,不是 曾經喜歡過的小櫻,也不是親如兄弟的佐助,而是一直在身邊雛田。

雛田說的那些話,相信很多人看懂了,但是沒理解過來,我自己的理解是這樣的,一直把重任扛在自己肩上,覺得即使犧牲自己也不能讓同伴犧牲的鳴人,負 擔太重。就像鼬說過的,如果你一直把同伴推開,不讓同伴跟隨,什麼都自己扛,那就和斑一樣了。雛田把寧次犧牲的意義解釋了出來,這個時刻,所有的夥伴都連 為一體,犧牲的不是別人,就是自己,拯救的不光是別人,也是自己,任何犧牲都是有意義的,這樣才不會枉費同伴的犧牲。

鳴人從這個時刻,才真正的從狹隘的英雄主義,成為了一個真正的領袖和英雄,因為他明白了同伴的意義。這也是為什麼鳴人對雛田說,謝謝你一直在我身邊。


       

想要跟隨救世主是很難的,即使是女主小櫻,也是以第七班一員的身份成為了最終決戰的核心,而佐助和鳴人是宿命對決,仔細看小櫻和鳴人,到了後期,除 了承諾和友情,反而真的是沒有其他了。雛田以一個女配的身份,從一開始站的遠遠的看鳴人,到追逐他的腳步,到為他挺身而出,直到最後和鳴人並肩而戰,這個 結局是雛田用努力和愛換來的,她贏得的也不只是鳴人對愛的回報,更是理解和愛。我想說,雛田真的是最瞭解鳴人的。

火影是個關於傳承的故事,裡面一直在強調火的意志的傳承,前輩的意志傳承下去,就好像先人的精神不死,一直與我們同在。所以結尾的那幫小孩子出來,並不是毫無意義的,否則火影才是真正的爛尾了。

佐櫻在我看來其實也是官配,只不過因為第一部主角們還小的時候,穿插了不少鳴人喜歡小櫻的事情,讓大家覺得這好像是個三角戀,實際上不是的,疾風傳開始就很淡化了,著重講的還是小櫻對於佐助的等待。要分析佐櫻就要先從佐助離開木葉,小櫻的表白開始。

 

小櫻這個表白,要和之前說過的雛田的告白連起來看。我們先簡單分析一下。        

雛田對於鳴人的表白,主要意思就是一直看著鳴人的背影,鳴人給了自己力量,自己慢慢訓練變得強大,不希望一直站在鳴人身後,想要有一天能夠追上鳴人,站在鳴人的身邊牽著她的手。

小櫻這裡表白的意思也是差不多,小櫻知道了佐助復仇的事情,表達了自己的想法,甚至說就算報仇,跟著佐助一起去也沒關係,因為佐助離開會讓自己覺得孤獨(似乎完全忘記了鳴人?)

整體上來看,雛田和小櫻的表白是沒什麼問題的,但是表白的對象有巨大的差異,也導致了結果的不同。

鳴人的目標是火影,得到全村人的認同並為此而強大;而佐助的目標,前期是為了殺死鼬,中期是為了殺死團藏,後期是為了殺掉眾影和鳴人建立新世界而強大,目標的不同讓這兩個人千差萬別。

雛田追隨鳴人的腳步是光明的,抬頭就能看到鳴人的背影,迎著的是陽光,而小櫻想要追隨的佐助,前面是黑暗的,看不到光明,只有復仇和殺戮。鳴人知道 雛田喜歡自己,也為雛田追隨自己而感到高興,但佐助不行,且不說佐助那時候是否喜歡小櫻,單是作為同伴,佐助也不可能讓小櫻和自己一同墮落,於是小櫻和雛 田的差別就體現出來了。

雛田為愛在追趕,小櫻為愛在等待。

如果火影是一部黑暗動漫,那麼不用說,結局一定是鳴人和佐助以敵人的身份一戰,而且鳴人必須殺掉佐助以換的世界和平,到時候就是雛田追愛成功,小櫻獨守空房。不過這是個熱血動漫,岸本讓結局大團圓,所以雛田不僅追愛成功了,小櫻的愛情也等到了。

佐助注定是要洗白的,所以投入黑暗之後必將重回光明,這也是小櫻等待的必要之處。其實結尾處,小櫻收拾房間,佐助在森林行走,差不多可以看出,即使兩人在一起了,佐助依然在尋找追逐忍道,而小櫻做的,依然是在等待,因為佐助注定是要回來的,這裡有愛人還有女兒。

岸本對於小櫻這個人物的刻畫有很多矛盾的地方,比如作為世界第一組闔第七班,在其中實力不如鳴佐,定位尷尬,有心變強卻總被保護,喜歡佐助總被拒絕 等等。不過也可以看出,岸本對於這個女主的心思花的足夠多,說小櫻是動漫最糟糕女主有點刻薄了,只是不夠完美而已。岸本自己也說,對於愛情方面你的東西, 自己不太擅長,這也導致了小櫻在疾風傳之後,黑點不斷,這裡也簡單分析一下這些刻畫小櫻略微失敗的地方。

這個約定對鳴人有多重要呢,至少在終結谷之戰之前,推動鳴人挽回佐助,這個約定是大部分的動力,以至於鳴人見到佐助,詰問最多的也是,你這樣做怎麼 對得起小櫻。當然隨著劇情的推動,鳴佐兩個人羈絆更加深,這個約定的份量也就逐漸減輕了。但是小櫻很失敗的地方就在於,她一直沒有發現這個約定對鳴人產生 的影響,甚至還在之後,誤解了這個約定產生的影響。

還原一下事情始末。

佐助被五影列為格殺勿論對象,木葉十二小強商議對策,佐井和鹿丸覺得事情這麼發展下去會無限循環,一旦佐助被殺,小櫻鳴人肯定要找人報仇,鹿丸寧次小李他們肯定不會袖手旁觀,報仇犧牲了自己爸媽也會去報仇,報仇成功了對面又回來找自己報仇,子子孫孫無窮盡也。

解決的辦法就是,木葉的人自己解決掉佐助,就算有犧牲也是內部事情,不會因為報仇引發戰爭,所有人達成一致,最主要是要說服鳴人。

這時候問題就來了,小櫻居然一點都不瞭解鳴人,以為鳴人依然和三年前一樣,是因為喜歡自己,對自己做出了承諾,所以才執意挽回佐助,因此也做了接下來的蠢事

不得不說岸本描寫愛情真的是不太擅長,之後小櫻一連串的舉動,非但沒有讓我們覺得,她獨自忍受痛苦,欺騙鳴人欺騙自己的犧牲精神,反而給人感覺,這丫頭特別的矯情。

因為小櫻這一系列的動作給人的感覺就是:你一直喜歡我,現在我說我喜歡你了,是給你面子,你反而不領情了,這不是讓我難堪麼?

到這裡,小櫻整個人物的刻畫變得非常矛盾且失敗。
via
本篇文章摘取自網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