丈母娘生日我沒錢送假玉鐲 最後結局令我感動

 

俗話說,怕什麼來什麼。這不,在我最窮困的時候,准丈母娘的生日到了。            

女朋友小娟跟天下所有的美女一樣,也是很愛面子的,她早跟父母通報過了,準備在她母親生日那天讓我閃亮登場。唉,看來這份見面禮我是免不了了,不僅要送,還要送得轟轟烈烈皆大歡喜。

去她家的前一天,我把積蓄全翻了出來,可是,我正在發憤圖強準備考研,能有多少錢?包括硬幣在內,勉強湊齊了五百大元。早上一上班,小娟的電話雷打不動地來了,她一針見血地問:「錢夠不夠?要不要我送點過來?」

小娟這姑娘什麼都好,就是不懂男人的心,當著這麼多同事送錢給我,這不是毀我的形象嗎?我沒有絲毫猶豫,立刻豪情滿懷地提高嗓門:「夠了夠了!放心吧,保你滿意!」


           

圖翻攝自toutiao.com 下同

中午,我來到一家不大的珠寶店,這裡的老闆是我小學同學,不太熟,但總算認識。我一眼掃過櫃檯,立刻發現了問題,有兩隻看似一樣的翡翠玉鐲並排放在一起,標價都是2800元,拿出來仔細一看,一隻是天然的顏色,而另一隻是經過後天染色的。懂行的人都知道,翡翠貴就貴在顏色上,這兩隻玉鐲一真一假,看起來差不多,但實際上有天壤之別。

走進經理室,寒暄過後,我拍著老同學的肩,把剛才的發現說了出來。老同學很驚訝,不知道我怎麼有如此能耐。我哈哈一笑:「知道我正在報考什麼專業嗎?珠寶鑑定!老同學,你櫃檯裡有些東西太假了,稍微懂行的人就能看出來,膽子也太大了吧。」一番話說得他啞口無言,衝我直挑大拇指。

從珠寶店出來時,我口袋裡裝著那隻染色玉鐲,本來,這位奸商同學是要送我的,但一來我不想欠他人情,二來價錢也不貴,就按進價買下了,才200元。我要了個精美的盒子裝好,按照我的要求,售貨單上一分不少,整整齊齊地填著2800元。

小娟看到玉鐲的價格時,感動得一個勁地掐我胳膊,歡天喜地地領著我往她家走。說實話,我畢竟不是個職業騙子,帶著假貨上門,一路上惴惴不安,剛走了一半就心裡發虛了。路過超市時,我忍不住對小娟說:「再買點別的東西吧。」

小娟杏眼一瞪:「還買,兩千八了還不夠?算了算了!」




           

可我還是再三堅持,花光了身上的錢,買了幾大袋東西提在手上,才稍稍安心了一些。

由於心懷鬼胎,在小娟家裡,我一直表現得謙遜謹慎彬彬有禮。小娟見我遲遲沒有動靜,便上前從我口袋裡掏出見面禮,鄭重其事地說:「這可是他花了好幾個月工資買的。」小娟父母聽了,都嘖嘖地說:「太破費了!太破費了!」尤其是小娟媽,眼角眉梢裡都是笑,把我從頭到腳誇了個遍。

常言道樂極生悲,事情壞就壞在我身上了。不知是良心不安還是腦袋發昏,我竟然鬼使神差地脫口而出:「聽說現在的假玉器多得很,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此言一出,小娟趕緊飛身補救:「你不是學這個的嗎,這還看不出來?肯定是真的!」

「對對,真的真的。」我如夢初醒,連忙閉上了這張臭嘴。

面試結束後,小娟小鳥依人地挽著我出門,顯然,她的父母對我很滿意。但是一路上我卻樂不起來,初次行騙,我總感覺心裡發慌,似乎隨時都有被揭穿的可能。我拐彎抹角地提醒小娟,翡翠玉器很容易碰斷,最好還是收起來別戴,另外不要給外人看,摸的人多了會影響光澤……

 

小娟笑嘻嘻地掐了我一把:「怎麼了,捨不得了?放心吧,這麼貴的東西我媽才不會戴呢,肯定收起來了。」

做賊心虛啊!我在心裡暗暗祈禱,老天保佑!僅此一回,下次再也不敢了!

過了幾天,我去找小娟,家裡只有她一個人。我問她父母去哪了,小娟嘴一撇,說:「都是你那句話鬧的,什麼假玉器多得很呀,弄得我媽一直疑神疑鬼不放心,這不,今天一大早拖著我爸去做鑑定了,聽說鑑定費要好幾百呢,這不是浪費錢嗎!」

完了!我像是挨了當頭一棒,一屁股坐下來呆若木雞。小娟不解地問:「你怎麼了?鑑定就鑑定唄,花錢買個放心。你是學這個的,不會上當吧?」

我苦笑著說:「哦,這個……上當肯定不會的,就是覺得鑑定費太高了。」

「這怕什麼呀,我媽說了,如果是假的,她就去消協投訴,找老闆退貨!」

天哪!我怕的就是這個呀!真要鬧騰起來,我還有臉活嗎?事不宜遲,我得搶先趕到珠寶店去,只有求老同學替我背黑鍋了,可是,聽說賣假貨要加倍賠償,還要罰款,就算他肯,這錢都要我來掏呀,我哪來這麼多錢……正胡思亂想的時候,門鈴一響,小娟父母回來了。

小娟嘴快,剛開門就一連聲地問:「怎麼才回來呀,鑑定了嗎?真的假的?值多少錢呀?」

出乎意料,門口竟然響起她媽樂哈哈的聲音:「真的真的,鑑定師說是好東西呢,純天然的。」

怎麼回事?我腦袋一時間轉不過彎來,直到小娟將一張鑑定書放在面前,我才確信真的渡過了這場大難。我拿過玉鐲細細一看,咦,這不是櫃檯裡那隻真的翡翠玉鐲嗎?怎麼會到了我的手裡?我想來想去,終於恍然大悟,一定是營業員當時拿錯了。阿彌陀佛,老天保佑呀!

大難不死,必有後福。經過這件事,我充分得到了小娟父母的信任,也成了她家的座上客。事實證明小娟是有眼光的,兩個月後,我考上了地質大學珠寶鑑定專業的研究生。臨行前,小娟全家設宴為我送行。小娟和她媽在廚房裡忙碌,我跟她爸在客廳裡邊喝酒邊聊。她爸多喝了幾杯,滿臉通紅,突然,他把酒杯往桌上一放,用手一拍我的肩膀,推心置腹地說:「小夥子,要認真學習,有真本事才能有出息啊。」

我沒有聽出他的話外有話,只是點頭如蒜:「對,對,您說得對!」

小娟爸盯著我看了半天,看得我直發毛。他又壓低聲音道:「別淨買假貨。知道吧,上次那玉鐲是染色的,我背著小娟她媽,另外又買了個真的換了。」


           

「啊!」我的腦袋嗡的一聲,差點沒從椅子上栽下來,嘴裡喃喃地問,「您,您看出來了?」

他的臉上似笑非笑,喉嚨裡發出嗯的一聲。
 

 

我愣了片刻,忽然想起小娟曾經說過,我這位岳父大人,早年曾是地質學院的高材生。老天,買鐲子的時候我怎麼就把這事給忘了呢,原來我一直都在班門弄斧啊!

老頭像是看出了我的心思,苦笑一聲,湊到我耳邊說:「不瞞你說,為了這個鐲子,掏光了我幾年的私房錢呢,記住,下次千萬別再買假貨了!」            

這時,小娟端了一大盆剁椒魚頭上桌,招呼我們道:「趁熱吃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