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太太拿到自家老頭的肝癌晚期的診斷書,哭著跑到醫院門口公話亭給女兒打電話。手機關機,家裡電話沒人接。老太太擦乾了淚回到病房對老頭說沒事的。人老了機器難免出點問題養養就好了。


           


辦完出院手續回到家,老太太繫上圍裙準備做晚飯。老頭說別忙活了我們到外面下回館子吧。老太太點了頭拿了老頭的外套跟著走了出去。老頭點了3個菜:一個是暴炒腰花,老頭愛吃的。一個是酸辣馬鈴薯絲老太太愛吃的 。還有個是糖醋裡脊寶貝女兒愛吃的。老太太太看著菜忍不住哭了。

女兒打小喜歡吃糖醋裡脊。每到週末老頭下班回來總是變戲法從包裡掏出一份糖醋裡脊,老兩口看著女兒狼吞虎嚥的樣子一筷子也舍不的動。

這樣的幸福從幼兒園小學中學到大學,一直到出嫁前。如今,女兒的兒子已經讀小學二年級了,父母的糖醋裡脊已失去了吸引力。生活在一個城市裡,年初的時候女兒帶著外孫來了坐了一上午就走了,還是中秋節前女婿拎了一兜子蘋果過來臨走擱下5000元錢說:「爸媽有事給我們打電話」,如今已到了年關了再也沒見他們的面連個電話也沒有。

 

老兩口默默的吃著飯誰也沒說話,誰也沒動那盤糖醋裡脊。回到家,老太太打好洗腳水準備給老頭洗腳。老頭把老太太按在椅子上坐下說我給你洗吧。水嘩嘩地在一雙老腳和老手中移動。老頭看著水盆哭了。他說,可能這是我最後一次給你洗腳了。

 

第二天一大早老頭出去了,到中午才回來,看著急成一團的老太太說:「給我,那個東西咱昨天看的。」老頭從懷裡掏出一個精緻的盒子小心翼翼的把它放了進去並落了鎖,把鑰匙掖在最貼身的衣兜裡,漫不經心的說我去過嬌嬌的單位了她說這兩天過來 。

 

當天女兒的一家子就來了。老頭子躺在窗上對女兒說:;孩子,爸沒多長時間了,我和你媽這些年攢了點積蓄留給寶兒將來出國用吧。然後摸出鑰匙塞到老太太手裡說:「這東西我走後你媽不能動,你媽走後你們再打開。記住我的話要不我死不瞑目。」老頭沒能熬到年關,女兒哭的死去活來。人們說這閨女沒白疼。一晃10年過去了老太太跟著女兒過了幸福的10年。寶兒臨進高考老太太送飯途中發生車禍,被送進醫院。女兒女婿聞訊趕來。老太太抓住女兒的手老淚縱橫。孩子我對不住你們。老太太太顫顫的解下隨身帶著的鑰匙,就嚥氣了。女婿飛快的奔回家取來盒子打開裡面有一封信信紙已經發黃。

嬌嬌:            

當你看到這封信的時候爸媽已在天國團聚。這一輩子爸媽唯一的快樂是你,唯一的牽掛是你,唯一的歉疚也是你——在這裡爸媽請求你的諒解。這些年我們家除供你上大學外沒有多少積蓄,你成家後,爸媽吃藥看病沒多少錢,所以沒給你留下一點兒遺產。在這封信下面裝的是你媽的奶水。

當時藏著它隻是出於好奇,因為我覺得乳白色的液體真是神奇,竟能把如此嬌嫩的小生命滋潤成一個亭亭玉立的大姑娘……爸爸查出病的那天夜裡我們找東西竟無意間翻出了這瓶奶水,也是大吃一驚——奶水經過40年的沉積已經變成了紅褐色,儼然是一瓶血水。



但天下又有幾個孩子能明白自己是被母親的血水養大的?有的人總是對父母發脾氣什麼!父母用他們的心血養育了我們!但是我們能給父母什麼呢?            


請点击下面到專頁按個讚吧,不會令你失望的!

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