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有人抱怨,愛情途中會遭遇到各種艱難和阻礙,也會有人恨透了落後的包辦婚姻。可是,你要明白,愛情,只要你愛得夠真,願意執著地付出,就會有奇蹟發生。做老闆管著數十人挺威風,可婚禮上新娘被人搶走就太窩囊了!但怒火萬丈的馮小貴卻忍下了這口氣——        


外出打工多年,我積讚了一點錢,回鄉創業,在鎮子附近開了一家磚瓦廠。這些年,農村到處建新房,所以生意不錯,廠子逐漸擴大,有了二十多號工人。雖然做了個讓鄉鄰羨慕的小老闆,可我的終生大事一直沒解決。一來生意太忙,二來鄉下的年輕人大多外出打工了,根本沒有認識姑娘的機會。


去年夏天,鄉里有名的陳媒婆突然來找我,說鄰村的姑娘春蘭被父母叫回來相親,問我想不想見一下。春蘭我認識,上初中時,她雖然低我一個年級,可她長得太漂亮了,我還經常偷偷看她哩。我們在父母的陪伴下見面相親,雙方都沒什麼意見,很快就定了下來。經過一段時間的交往,我們決定春節就結婚。春節的時候,外出打工的人都回來了,才熱鬧嘛。


雖然定下了婚期,可我偶爾還是覺得,我對春蘭的瞭解不夠。我們定下親事以後,春蘭也不再外出打工,而是在磚瓦廠幫我管理一些賬目。春蘭性情溫和,待人接物都很得體,做事也很有條理,可以說是我的賢內助。可我總是覺得,她好像有什麼心事,經常沒事對著窗子發呆。她不說,我也不好多問。
 


婚禮在正月初六那天舉行,我專門到縣城去請了婚慶公司幫忙操辦,找哥們借了十多輛好車接親,又在鎮上包了酒席,搞得很隆重很喜慶。可就在主持人高聲宣佈我和春蘭的結婚典禮開始時,圍觀的人群中突然衝出一個衣著襤褸,滿臉泥灰的男人,高聲喊著春蘭的名字,撲上來拉住她的手嚷嚷:「春蘭,你不能跟他結婚!我們一起走,好不好?」


我當時就懵了,趕緊一把掀開他,喊道:「你他媽什麼人?滾開!」大概用力太猛,他被我一把掀倒在了地上。我正要伸手護住春蘭,沒想到她看了我一眼,低聲說了聲「對不起」,彎腰拉起那個男人,擠出人群就跑了。        



       


這都什麼情況?我一聲喊,幾個哥們立即跟著我追了上去。攆了一條街,總算把他們給攔下來了。春蘭跟那個男人的手,竟一直緊緊牽在一起。幾個哥們沖上去就要打那個男人,沒想到春蘭咚地一聲就跪在我面前了:「馮哥,我對不起你!求你放過他吧!」我已經大概猜到了是怎麼回事,嘆了一口氣,揮手讓哥們不要動手,讓她站起來說。


原來,這個流浪漢一樣的男人,是春蘭在城裡打工時的男友,已經在一起兩年了。




但由於他老家跟我們這裡隔了兩個省,家住貧窮的大山裡,而他工資又低,所以他們的戀情遭到了春蘭父母的反對。去年夏天,春蘭父母以生病住院為由,把春蘭騙了回來,要求她跟男友分手,並在老家相親找對象:「我們就你這麼一個閨女,怎麼忍心讓你嫁到那麼遠那麼窮的地方去?

就算你們在城裡,可他工資那麼低,你們今後怎麼過日子啊?」春蘭自然不願意,但她母親找了瓶農藥擺在床頭,說只要春蘭敢再去城裡,她就喝農藥自殺……春蘭無奈,只好跟打電話跟男友提出分手,並我答應了跟我的婚事。


沒想到春蘭的男友卻鐵了心要跟她在一起,於是立即辭工來找她。由於不知道具體地址,在車站又被小偷把錢包給偷了,一路乞討走了三個月,才找到地方,竟正好趕上我們的婚禮。


我真的不知如何是好。畢竟,我是真心喜歡春蘭的,而且,新娘子在婚禮上被人搶走,這簡直就是奇恥大辱,這事兒很快就會傳遍全鎮全縣,讓我以後怎麼混啊?可是,我也知道,就算我把她留下來,她心不在我這裡,婚後的日子恐怕也過不好。
 


雙方父母都趕了過來,春蘭的父親更是沖上去要打春蘭,我連忙攔住他,對春蘭說:「春蘭,我馮小貴當著這麼多親友的面,給你兩句話,第一,我是真心喜歡你,想娶你做妻子!第二,你願意跟著誰,你自己選擇,我不攔你!」春蘭的父親在旁邊吼道:「你要敢跟這個叫花子走,永遠都別回來,我們也不認你做女兒了……」親友們也都勸她別做傻事。



       


可是,我看到,他們的手一直緊緊牽著,一刻都沒有鬆開,心裡頓時涼了,只好艱難地說:「算了,你們走吧!」又回頭對圍觀的親友們高聲說:「走吧,大家還是回去吃酒席!今天,就算我馮小貴請各位鄉鄰親友團年了!」然後轉身大踏步往酒樓走了。可我的心卻在滴血,我也知道,身後有無數異樣的目光,無數指指點點閒言碎語,可是,有什麼辦法呢?感情的事,怎麼勉強得來?算我倒霉吧!


聽說第二天,春蘭就和那個男人出去打工了,還給我發來一條微信:「馮哥,謝謝你的大恩大德!將來有機會,我們一定會報答你!」我苦笑著回了她一條:「有什麼好報答的呀。只要你們能過得好好的,你馮哥這啞巴虧就算沒白吃,面子也算沒白丟了……」

所謂「大肚能容萬物,微笑看破群生」加油!,就憑你這肚量,一定會找到屬於你的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