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從來沒有想過,人生會是這樣的不可捉摸。短短幾分鐘,一句話、一個真相,便會把我自以為是的幸福化為泡沫。

至今無法忘記那天,9月7日,弟弟來我家借錢。這已是今年的第三次,他投資了一個小工廠,孤注一擲地投進了所有積蓄,工廠的效益卻不像他預期的好。老公一直不看好這項投資,不止一次勸他維持現狀,伺機轉手。這一次,老公還是老生常談。

沒想到弟弟著了急,紅著臉甩出一句:「不借就說不借,你用不著假心假意!」這話一出,最先生氣的是我:「你都30歲了,怎麼這麼不知好歹!你姐夫是為了你好,不然誰會跟你說這些話。」老公有些尷尬,在中間打著圓場,這讓我越發地生弟弟的氣,逼著他道歉,說話更是有些口不擇言。弟弟退到門邊,把我的胳膊一甩:「你才是不知好歹!當初你難產,醫生問保大人還是保孩子,要不是我搶了把刀逼著他,他爹媽讓他簽字保孩子他就簽,你以為他對你多好!就你傻!」

說完這些話的弟弟氣呼呼地摔門走了,傻掉的是站在客廳裡的我,那麼響的關門聲也沒能讓我醒過神來。

同老公戀愛4年,結婚7年,在我的心裡,這個男人忠厚、有責任心,任何時候都可以讓我無條件的信任。3歲的兒子,剛開始上幼兒園,對爸爸更是無比的崇拜和依賴,在他小小的心裡,他爸是戰無不勝的英雄。公婆對我也不錯,「雙面膠」對我來說似乎是另一個世界的故事。一直以來,我是個簡單的女人,我以為,這樣的丈夫、這樣的家庭,是很多女人渴求的幸福。

客廳裡很安靜,時間像是靜止了,全然不顧我心裡翻天覆地地亂。坐在沙發裡的老公很久沒有說話,讓我心裡越發的涼。我問他這一切是不是真的,問的時候,心裡還存了一絲希望:不是這樣的,怎麼可能是這樣呢?這是我要過一輩子的男人,說過不離不棄、白頭到老的男人,他怎麼會在那個時候丟下我?

可是,眼前的男人支支吾吾,我的心一點點地碎。最終,他幾近囁嚅地說:「當初是嚇傻了,爸媽說的時候,我沒反應過來。」




一晚上,我追著他問一個真相。天將明的時候,真相將我逼進了冰窟。老公家三代單傳,懷孕的時候,公婆便很忐忑孩子的性別,瞞著我找了在醫院工作的朋友,在我孕檢的時候順便查清了是個男孩,公婆那叫一個歡喜,我懷孕期間更是無微不至地照顧。
                                                         
羊水破得早,孩子的到來比預產期提前了一個月,送往醫院的路上便出現了危險。到了醫院,大夫問他們,是保大人還是保孩子。公婆猶豫了一下,最終做了決定:保孩子。那時,我的爸媽還在趕往醫院的路上,公婆讓老公簽字,並曉以利害。公婆一催再催,我的男人便傻呆呆地反應不過來,準備簽字。

這時,我的家人趕到了,弟弟看到這樣的狀況,一下子急了。旁邊候診的一位家屬正在削蘋果,弟弟一把奪過了他的水果刀,架在老公脖子上,說:「你要是敢不保我姐的命,我就一命換一命!」我媽當時就給婆婆跪下了,哭著說:「你怎麼能這樣,我的女兒也是我辛辛苦苦養大的,將心比心啊!」婆婆或者被弟弟嚇到了,或者為母親的話愧疚了,終於同意保大人。最後的結果很圓滿,母子平安。

3年了,沒有人再提起這件事情,大家都以為,兒子出生,我在死亡線上走過一遭,家裡等於迎來了兩個新生命,那些陰霾都過去了,日子理所當然地要好好過。

隔壁睡著公婆,沙發上坐著一臉愧疚的老公,這些在幾個小時前,我還認為最親的人,一下子變成了最陌生的人。屋子裡的一切都沒了意義,甜蜜的婚紗照、精選的窗簾家具、床頭上那對接吻的小人,全成了諷刺。那樣的時刻,我孤零零一個人躺在手術台上,而我以為相親相愛了11年的男人、常常說待我如女兒的公婆卻要放棄我的生命。到底是什麼,可以讓平日的溫馨在一瞬間只剩下自私和冷酷。

而我,這麼多年都生活在自以為是的幸福裡,待公婆像是待爸媽一樣親,對老公更是千般好,家裡的菜總是迎合他的口味、衣櫥裡的衣服總是他的最多,為了更好地照顧家裡,我連工作上的陞遷機會都放棄了。

這之前,每次回娘家,總是會說起這一家人的好,一是為了讓爸媽放心,二是自己真的覺得幸福。每次,弟弟聽到了總是一臉不屑,有時候還話裡帶刺。那時候還生弟弟的氣,總是在媽媽面前嘮叨他不懂事。

這一切,是多麼傻。

天微微亮,我抱著熟睡的兒子,坐城市裡的第一班公交車回娘家。從家到車站,丈夫一直跟著,不停地重複著一句話:「那時候我急傻了,一下沒了主意,這些年我怎麼對你的,你還不明白嗎?」

我一句話不說,自顧自地往前走。他們對我的這些好,到底是因為愧疚,還是因為我給他們家添了個男孩?多少真情在其中?我已不想知道。老公要跟著我上車,我說:「如果你跟我回家,我們只有離婚一條路。」丈夫被逼得下了車,車走出去好遠,他還在原地站著。




憋著一口氣回家,見到爸媽,便是千般的委屈,淚一層層地爬上臉來,哭著問他們為什麼不告訴我,又怎麼捨得在這樣的事情發生後,把我再塞回這些不顧我死活的人家裡去生活。

爸爸氣得哆哆嗦嗦地打電話叫弟弟來。弟弟剛進門便迎了一巴掌,弟弟不服氣地吼:「早該告訴她真相,讓她知道誰對她才是真的好!」爸爸氣得脫了鞋,朝弟弟的肩膀就抽下去,媽媽左右攔著,兒子被這樣的陣勢嚇得直哭。媽媽好不容易把爸爸的怒氣平息了,把我帶到臥室,使勁兒拉著我的手勸:「閨女啊,都過去了,別計較了,以後好好過日子比什麼都強,一輩子咱不也就生這麼一回嗎,也沒有下次了。」

一整天,母親都在做我的工作:「他們當時是過分,但是想想這之前之後的,對你確實也不錯,實心實意。想想他們家三代單傳,那時候又急,你就當不知道吧,難得糊塗!」

婆婆到了晚上才知道我回了娘家,趕緊打電話給媽媽。她說當初都是她的錯,是她迷了心竅,不關她兒子的事。剛掛了電話,老公就來了,進門便給爸媽鞠了個躬。

爸爸一個勁兒地給弟弟使眼色,讓弟弟去倒茶,媽媽在臥室裡收拾我的東西,兒子坐在老公的腿上摟著他的脖子直撒嬌。我站在客廳門口,有點兒恍惚,大家都好像什麼也沒發生過,好像只有我一個人在較著勁。

我還是跟老公回了家,公婆掛著笑臉做了一桌子菜,我也跟著笑了笑。我試著說話,試著放鬆,但我發現做不到原來那種真心實意的好了,話裡話外都帶著刻意的客氣。我和他們說到底隔著肚皮,我之前還以為他們像爸媽一樣無條件地喜歡我,現在好了,現實狠狠地嘲笑了我。

日子過得變了味兒。

再看老公,也不再是原來那個人。或許人灰了心就會在意很多事情,不想再像原來那樣毫無保留地付出。現在,洗衣做飯我都帶著一絲不情願,工資也不再全部放在家庭存摺上,很久沒有在他的懷裡躺過,即使睡覺醒了是面對他的,也會刻意轉過身去。對公婆更是遠了又遠,在家裡,我學會了沉默和隱藏。煩了,壓抑極了便跑到網上去找個陌生人好一頓訴說。一家人的話越來越少,甚至吃飯的時候,連先前嘰嘰喳喳說個不停的兒子也不再多言多語。
                                                         
老公一直在容忍著我的怒氣,最好的朋友也來勸我:「你日子過得比別人強多了,你看看多少人過得兵荒馬亂的,你老公要事業有事業,對你又好,人又老實,大家都羨慕死你了,你還非要跟自己過不去!」

每次被勸導過後,也會平了心、消了氣。再怎樣說,過去日子那麼多的好也不能全是假的,很多回憶都帶著香甜。離開他,更像是離開自己的一部分,哪兒能不疼?可是,再回到那個家,心便又是縮成一團的冷。與自己日夜守在一起的愛人是關鍵時刻沒主見、不顧自己性命的男人,鄰屋住著的公婆是重男輕女、不在乎自己性命的公婆。朝夕相見,還要做出合家喜慶的效果,我不是專業演員,我做不到。

心裡,一直就梗著這麼一根刺。動一下,就是生生地疼。

第一次徹頭徹尾地大吵提到離婚,是為了我在床上的冷淡。丈夫說,他每次都像和一個木頭人做愛。我說:「如果不是還有那麼一絲感情,還掛著你的名分,我連木頭人都不想做。」

是!這句話傷了他,可是,要我說什麼呢?每次親密接觸都會讓我想到那時,想到當初自己躺在產床上失去意識,這個同我合二為一的男人卻抱著一顆遠之又遠的心,權衡著甚至想放棄我的生命。這樣的男人,這樣的歡愛,還祈求什麼樣的熱情呢?

老公說:「你怎麼還放不下,咱倆不是要過一輩子的嗎?」「一輩子」這三個字深深地紮了我的心,我歇斯底里地對他吼:「什麼叫做一輩子,你真正想過我們倆會過一輩子嗎?一個你想過一輩子的女人,死了你都不管,你怎麼配說『一輩子』這三個字!」

夜很深,爸媽家離我十幾里的路程,卻不能去。最近一段時間,他們為了我不能扭轉的執拗已經有些焦急,每次都會責怪我太計較,身在福中不知珍惜。去了兒子的房間,看到兒子熟睡的臉,心裡又是一緊,是為了眼前的小人兒,他的爺爺奶奶和爸爸就無所謂我的生死了,若他是個女孩子,日子又會是怎樣呢?

原來以為的那些愛情,那些溫暖,是不是只是徒有其名,我分不清。

我起草了離婚協議書,搬到了單位,在辦公室裡臨時搭了張小床。這個舉動驚動了很多人,父母、公婆、朋友,甚至我的領導,每個人都曉以利害。他們說,為了這樣一件事情離婚,真是幼稚的舉動。離開這個生活了這麼多年的、對你知疼知熱的男人,你就能遇見比他好的嗎?

父母再著急的時候,我便把積了的火都發出去,責怪他們當年,為什麼不讓弟弟告訴我?若是當初便告訴我,不用等到出醫院,我就會把婚離了,現在這麼多年了,離婚倒變成我的不是了。母親一臉淚水:「難道我們當爹媽的,能夠看你剛生了孩子就離婚,讓孩子沒爸?」

沒有人覺得我的舉動是對的,33歲的年紀,每個人都知道離異對我意味著什麼。在他們的眼裡,這樣的理由根本不值得離婚,幾年前的事情,忍一忍,騙一騙自己就當作過去了。現在的日子這麼好,就算為了孩子也不應該分開。

我知道自己是較了真兒,但為什麼沒有人懂得我?為什麼所有的人都怪我?那麼多年,把一顆心完完整整地給了一個人,享受著自以為是的美好,到頭來現實卻是千瘡百孔。離開或者留下,何去何從,最終都是無法言說的疼。

到最後,留還是走?似乎都是錯。我站在分界點上,不知道何去何從。姑娘們,以後生孩子這事,除了自己和自家父母外,不要把自己的生命交給沒有血緣關係的人手中,哪怕是你的丈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