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年,村裡來了一對要飯的母女,母親沾憨帶啞,女兒挺聰明伶俐的。村裡人看她倆可憐,無論要飯要到誰家,都沒有不給的。誰知,她倆竟住在村頭一處廢棄的磚瓦窯洞裡不走了。不走就不走吧,誰也沒有在意,沒事的時候,女兒就和村裡的小孩們一起玩耍。


這一天,本該是玩的時候,女兒卻突然跑回窯洞,非要媽媽送她去上學。原來,女兒像往常去找小朋友玩的時候,一個小朋友告訴女兒,她要上學了,不能陪女兒玩了,又問女兒為什麼不去上學。於是,女兒就跑回窯洞要媽媽送她上學。

第二天,媽媽就領著女兒到學校去,要為女兒報名上學。因為她倆既沒家又沒戶口,也說不清自己的名字和老家,學校不敢收,媽媽跪在地上哭著求老師收下,但老師也很為難。最終,媽媽領著女兒一步三回頭地離開了學校。

學沒法上了,媽媽就領著女兒改撿破爛了。哪天,母女倆撿破爛來到鎮上,在一家門口,女兒停下來不走了,靜靜地聽著從裡面傳出的優美琴聲,媽媽使勁地拉著女兒走了。後來,每次路過那家門口,女兒都要站在那兒靜靜地聽到被媽媽拉走。

那次,女兒正閉目站在門口聽著,突然從裡面躥出了一隻大狼狗,狂叫著撲向女兒,眼看就要咬著女兒,這時,正在一旁撿破爛的媽媽仍掉手裡的破爛,迅速沖到女兒面前,一把抱住了女兒並用胳膊驅趕狼狗,被狼狗咬住了胳膊不鬆口。這時,從裡面跑出一位中年婦女,連忙大聲呵斥狼狗,狼狗才灰溜溜地跑一邊去了,媽媽胳膊上被咬出了一排牙印,流出了殷紅的鮮血。中年婦女連忙扶起了母女倆,連聲說:「對不起,對不起。」並拉著母女倆到她家裡要給媽媽包紮包紮。

母女倆跟著中年婦女來到家中,一個比女兒稍大的女孩正在聚精會神地拉著小提琴,女兒湊上去,羨慕地看著女孩拉琴,默默地聽著,不時地露出幸福的微笑。媽媽看到了,中年婦女也看到了。中年婦女摸著女兒的頭,問女兒:「你很喜歡小提琴嗎?」女兒點點頭,「那你願意跟我學琴嗎?」女兒便使勁地點頭。原來,中年婦女是鎮上私立藝校的老師,那個女孩是她的女兒。


老師問女兒幾歲了,叫什麼名字。女兒說不知道,因為媽媽沒說過,去問媽媽,媽媽說了半天,老師也沒聽清楚。於是,老師就說:「這樣吧,我給你起個名字,我女兒叫美美,那你就叫麗麗吧,以後就和美美做個伴,你倆一起學琴。」麗麗高興地笑了。於是,老師就對媽媽比劃著說要女兒留下來跟她學琴,媽媽懂了,留著淚跪下給老師磕了個頭,就走了。

不久之後,麗麗媽媽竟給老師送來了3000元錢,用她撿破爛的布袋裝著,全是毛票,這分明是給女兒當學費的。麗麗媽媽流著淚,比劃著,要老師收下這些錢,表達對老師的感激之情。老師也跟著掉了淚,但她一分也沒收,而且還為母女倆上了戶口,讓麗麗上了小學。

一年後,麗麗參加了縣裡舉辦的少兒藝術大賽,並獲得了獨奏曲少兒一等獎,一曲淒美的《梁祝》被麗麗拉得深深地透入到每個觀眾的心裡,獲得了全場觀眾的熱烈歡迎,而這時,一身破爛衣裳,站在劇場外使勁往裡看的那個人就是麗麗的媽媽!

之後,麗麗更加拚命地學琴,連續多次在省市和國家級藝術大賽中獲得一等獎,在她們住的那個破磚窯洞裡,窯壁上一張挨一張地貼滿了麗麗獲得的獎狀。因此,麗麗也獲得了一位小提琴大師的青睞,要將麗麗帶走到省城深造。媽媽沒說什麼,只是一遍一遍地指指天,再拍拍自己的肩,麗麗聽懂了,媽媽是在說:「你往高處走,媽媽支持你,就踩著媽媽的肩膀上吧。」麗麗哭著抱住了媽媽,說不走了,要陪在媽媽身邊。媽媽沒法,就去找她的老師。在老師的勸解下,麗麗才依依不捨地流著淚去了省城。

去了省城的麗麗,在學琴之餘,便利用自己的特長,做起了家教,就這樣有了不小的收入。而這時的媽媽還在撿破爛,麗麗就希望媽媽能跟她去,和她一起住好房子。但是,去了之後的媽媽,沒住幾天,就因為閒著和住好房子不習慣,非要回窯洞不可。臨走時,媽媽比劃著對女兒說:「不要老想著媽媽,好好學琴,你出息了,媽媽就高興。」

幾年後的一個秋天,麗麗帶著她的幾名學生一起到京城參加全國青少年優秀藝術人才選拔賽,麗麗和她的一個學生都獲得了一等獎。麗麗高興得落下了眼淚,她想到了媽媽,為參加這次比賽,已經有半年沒有回去看媽媽了,她要趕快把這個好消息告訴媽媽。

當麗麗高興地回到窯洞時,媽媽已經靜靜地走了,留給麗麗的只有後悔的淚水伴著無盡的思念。

在媽媽的遺物中,麗麗發現了媽媽生前撿破爛用的那個破不袋,裡面裝著一厚遝毛票錢和一個漂亮的包裹,包裹內裝著一張麗麗的照片和一封發黃的信。從信中麗麗才知道,自己是媽媽多年前在要飯途中撿來的……

「媽媽呀!媽媽……」 麗麗的哭喊著撲在了媽媽身上,泣不成聲。

而為了「媽媽「這兩個字,這個女人為此付出了一切,做完了她認為該做的一切,沒有人知道她的姓名,但許多人都知道她叫媽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