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a        

新聞背景        

土耳其營救人員9月2日在海灘發現了一具3歲男孩的屍體,源於一艘難民船的沉沒。小男孩來自敘利亞,因國內戰亂和家人搭船前往歐洲避難,卻不幸發生翻船事故,他的哥哥和媽媽也死去了。小男孩躺在海灘上的照片已傳遍世界。



via        

土耳其警察在旁看著這個屍體
       

Advertisement        



via        

然後被土耳其警察抱走

之後不到48小時,3 歲敘利亞小男孩 Aylan Kurdi 的屍體照片震撼全球,令無數人傷心難過,更有人認為這幅照片將會改變歐洲,甚至改變世界與政治,讓持續一段時間的難民人道災難,首次成為最重要議題。

攝影師:我的首要任務是使悲劇讓人看見        



via        

與此同時,亦有質疑的聲音,問為何報章、網站會刊出這照片,甚至攝影師本身,在拍攝這照片的時候,到底有何感覺。

發現這小孩的是土耳其攝影師 Nilüfer Demir (上圖),她在 9月2日大約早上 6 時,看到屍體的當下,全身石化僵硬了,非常震驚而難過,但當時她知道,自己最重要的工作,就是讓小孩的悲鳴被更多人聽見,以她的照片為小孩「發聲」。

而攝影師亦在大約 100 公尺外發現了 Aylan 的哥哥 Galip,同樣身上沒有任何救生衣、助浮物,顯示沉船意外是非常突然的。

如果穿上救生衣…他們是不是就不會死了?


       



via        

兄弟遺照

Nilüfer Demir採訪        

Q:你是偶然發現這個小男孩的嗎?這張照片是怎樣拍到的?

Nilüfer Demir:也不算是偶然。作為一個供職媒體的攝影師,我經常在博德魯姆半島的沙灘上拍攝。我所在的媒體會定期報導難民們的情況。事發當天我在現場拍攝一群坐上橡皮筏離岸的巴基斯坦難民,才發現了那些敘利亞難民的遺體。

Q:看到小男孩的時候你有什麼感覺?

Nilüfer Demir:我整個人瞬間就無力了,後來我才知道他只有3歲啊。但在當時,攝影師的天職沒時間讓我想那麼多,我就舉起相機按下了快門。



via        

土耳其多安通訊社(DHA)的攝影師Nilüfer Demir

Q:這張照片很快就散播全球,對此你有什麼感覺?

Nilüfer Demir:坦白說,我真希望我拍到的不是這一幕,我更寧願拍到下Aylan在沙灘上奔跑玩耍的身影。現在那可怕的場景還會讓我夜裡無法入睡。

但另一方面,我很慶幸這終於引起了全世界的關注。我希望我的照片能改變大家對歐洲移民的看法,希望再也沒有人死在逃離戰火的路上。

Q:現在很多人在討論這張照片該不該登出來。你的看法是怎樣的?

Nilüfer Demir:如果這張照片能讓歐洲改變它對難民的態度,那刊登出來就是正確的做法。以往我也拍過很多難民悲慘的照片,沒有一張能引起這麼大的反響。

當然了,我希望再也不會有這種照片出現了。

男童心碎的葬禮…他的容顏還是那麼美好…

via        

讓人心碎的永別,在下葬之前,阿卜杜拉‧庫爾迪看孩子最後一眼。

為躲避戰火,向著新生活逃亡,卻落入另一個噩夢——3歲敘利亞男童艾蘭(Aylan)在偷渡途中溺亡,伏屍土耳其海灘的照片震驚世界,而與他一同溺亡的還有他的母親拉赫曼(Reham)和5歲的哥哥加利普(Galip)。

當地時間4日,事件中唯一倖存的父親阿卜杜拉‧庫爾迪回到敘利亞的科巴尼地區,埋葬他的妻子與兩個兒子。

就在這座他們逃離的城市,3個月前,極端組織「伊斯蘭國」的一場屠殺,已經讓阿卜杜拉失去了11個親人……這位傷心的父親已經決定再不離開埋葬妻兒的祖國,只期望「悲劇不再在敘利亞上演,讓和平降臨到我們身邊。」



via        

在葬禮後,阿卜杜拉表示,他不會再離開自己的祖國敘利亞。

傷心父親回鄉埋葬妻兒

阿卜杜拉告訴BBC記者,和其他背井離鄉的敘利亞難民一樣,一家人一心想到海外尋找新生活。當時他和家人從土耳其乘船前往希臘科斯島,船離岸沒多久就遭到了巨浪的襲擊,而船長卻棄船逃逸了。

「我試圖抓住我的孩子和妻子,但是我根本做不到。他們一個接一個被大浪吞沒。」

艾蘭的屍體於第二天被衝到土耳其博德魯姆的海灘上。當天,兩艘傾覆的船共導致12名敘利亞人喪生。船上的敘利亞人大多來自被「伊斯蘭國」侵佔的科巴尼地區。

去年以來,那裡的敘利亞難民陸續越過土敘邊境來到土耳其,準備乘船赴歐。

「我的孩子是世界上最漂亮的孩子。世上還有不珍惜自己孩子的父母嗎?」阿卜杜拉說,「他們每天早上會把我叫醒,和我一起玩耍。天底下還有比這更美好的場景嗎?然而一切都結束了。現在我只想守在家人的墓旁,以平息我內心的痛楚。」



via        

「我的孩子是世界上最漂亮的孩子」

此前11名家人被IS屠殺

遇難男孩的外公告訴新聞週刊記者,「就在幾個月前,我們失去了11個親人,現在是他們。現在我的女兒和外孫們也成為了科巴尼的殉難者」。

6月被殺死的是遇難男孩的堂兄弟,還有他們的姑姥姥,有的人是在自己家中被射殺的。

庫爾迪的親戚蘇萊曼什在葬禮後表示,阿卜杜拉不再考慮離開敘利亞,當初是為了孩子們有更好的生活才去歐洲,但現在他們死了,埋在科巴尼,他只想留在他們身邊。

在葬禮後,阿卜杜拉表示,他不會再離開自己的祖國敘利亞。

「當初是為了孩子們(過得好)才去歐洲,」阿卜杜拉的叔叔蘇萊曼說,「但現在他們都死了(埋在故鄉),他只想留在他們身邊。」

「作為一個失去孩子的父親,我自己已對這個世界別無所求,」阿卜杜拉說,現在唯一想要的就是,「讓這種悲劇不再在敘利亞上演,讓和平降臨到我們身邊。」

4涉事嫌疑人被帶到法院

當地時間4日早上,一支所謂的人販子隊伍被帶到土耳其博德魯姆法院——有的哭喪著臉,有的面露羞慚之色——因涉嫌組織這次「殞命之旅」被捕。

四名嫌疑人坐在法庭外,其中一人名叫哈山‧阿里‧薩裡汗,他的母親薩利赫女士淚流滿面地解釋說,她的兒子也是無辜的,她丈夫在敘利亞衝突中喪生,她和兒子只是想逃離到安全的地方。另一個男人,穆斯塔法‧哈利勒一臉羞愧之色,低著頭走進了法院。他的母親也稱其沒有參與販賣人口,是自己想去歐洲。

法庭發言人說,「他們還沒有被指控,根據土耳其法律,我們稍晚會有一個不公開的聽證。」

藝術家們履行使命        

這張敘利亞3歲兒童Aylan Kurdi的照片也打動了全世界各國的藝術家們,他們紛紛用自己的畫筆,根據這張照片進行再創作,為照片裡這個可憐的孩子畫出了各種不同的場景,以此來表達他們的觀點,來履行他們作為藝術家的使命,這些漫畫讓人心碎。

天使離開了



via        

他的故事應該是這樣



via        

他本是天使,卻生在地獄



via        

離開這糟糕的世界



via        

上帝與你同在,小天使



via        

只是睡著了



via        

被沖上岸的人



via        

睡吧,孩子



via        

不應該是這樣嗎?



via        

在另一個世界,會有溫暖的懷抱



via        

事實上,敘利亞內戰爆發以來,已經有超過400萬敘利亞人逃往國外,是25年來最嚴重的難民危機。此外,敘利亞國內還有760萬人流離失所。



via        

2015年頭6個月試圖通過地中海前往歐洲的13.7萬名難民中,三分之一來自敘利亞,很多人通過蛇頭冒著生命危險偷渡。



via        

報導稱,土耳其境內的180多萬敘利亞人是世界上最大的難民群體;其次是黎巴嫩,有117萬;約旦、伊拉克和埃及分別接納了62.9萬、25萬和13.2萬敘利亞難民,還有2.4萬人可能在北非地區安了新家,申請到歐洲避難的敘利亞人在27萬左右。



via        

敘利亞兒童的遭遇也多次受到世界關注。 這是一名敘利亞一月大幼童在通過土耳其阿克恰卡萊口岸進入土耳其之後睡覺的照片。



via        

一名敘利亞女孩在通過阿克恰卡萊口岸進入土耳其之後接種疫苗。



via        

一名敘利亞男孩在通過阿克恰卡萊口岸進入土耳其之後吃食物。



via        

去年,還有一張敘利亞兒童的照片震驚了世界。



via        

這張是攝影師奧斯曼‧薩厄爾於2014年12月在敘利亞阿特梅赫的一個難民營中拍攝的。小女孩以為攝影師手中的相機是武器,便舉起了雙手。

祈禱這世上的孩子,都能擁有本該屬於他們的幸福童年,而不是戰爭和貧困…更不該是失去性命…
via
本篇文章摘取自網絡